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九 佳人赠书
    齐瑶儿所知只是只鳞片爪,那云文全称为云文天篆,乃是道教传道专用之语,谓其乃先天之神所传,古奥深远,道尽乾坤之妙,阴阳之变,可谓大道玄妙尽在其中。自古精通此道者莫不是道教中有名真仙,仙班有位。到了今时今日,传承凋零,早已不复古时盛况,许多精妙道法皆断了传承。至于这云文天篆则已成绝响,莫说凡人,便是得道之士知晓的也不多,更别提精通了。

    太古之时,修道之士以师传徒,落于文字典籍皆用云文天篆书就,盖因这云文组合在一起,可有无穷变化,看似相同的二字,以不同手段来解,得到的结论却是大相径庭。没有本门独特的解字手段,绝不可能窥得着书之人的原意。可以说只有掌握了云文天篆,才有资格了悟种种长生手段,参悟上乘道法。

    这部《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乃是上古之时,一家叫做太清门的道家门派所传。太清门乃是专修符箓之中,门中所传制符之术,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最盛之时,号称有十万门徒,八百金丹,声威一时无两。一符之出,劾神役鬼,统御天地,只是忽有劫难降临,门中高手长老数次大战之下,死伤殆尽,余下弟子亦是风流云散。偌大一个玄门正宗大派,一夕之间,便即湮没无闻。

    而太清门所传精妙符箓之术,也自失传,成为绝响。这一部《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本是太清门中专供入门弟子修炼之符法汇编,所录符法至金丹境界而止。门中弟子若有人凭此道术修成阳符金丹,便可直入内门,被本门长老收为弟子,传授更上乘之符术。

    可惜道书犹在,太清门一众高手传承却已成绝响。也不知癞仙是如何将这部道书入手,又被齐瑶儿所得,辗转之下,落入凌冲之手。这其中秘辛,便是癞仙也不全晓得,更莫提凌冲与齐瑶儿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了。

    凌冲从未学过云文或是推算之道,因此脑力不足以推演出这部道书所藏之妙,但他也瞧出这部阳符经实是非同小可,内中似是记载了一门极厉害的符术,若能修成,威力实不下于太玄剑派之剑术。

    他翻看阳符经时,丹田之中太玄母剑剑光毫无动静,似是对符术全无兴趣,令他十分失望。“看来这道剑光世界仅能吞吐太玄真气,用以推演剑术之中的种种变化。换做符箓之术便不成。”至于阴阳气旋则更是不成,自从望月楼上,阴阳二气将他周身穴窍中太玄真气刷了一遍,去芜存菁之后,再无动静,对新练成的太玄真气亦是爱答不理。

    凌冲将阳符经依旧放入玉匣之中合好,推到齐瑶儿面前,说道:“齐姑娘,凌某才疏学浅,不能破解其中云文所载道法,还请姑娘收回此宝。这部道书所载当是一门精妙符术,若能修成,当不在我太玄剑术之下。姑娘善自惜之。”

    齐瑶儿嫣然一笑,又将阳符经玉匣推了回来,笑道:“我果然不曾瞧错人,你是正人君子,不贪图我这点微末之物。如此我更要将此物放在你手中,太玄剑派乃是玄门大派,门中必有精通云文之高手,还请凌少爷帮小女子求解此物,其中符术凌少爷亦可修习,只求你将符术另录副本,再交与我便好。”

    凌冲一愣,脱口道:“你就这般放心,不怕我将道书拐跑了么?”齐瑶儿笑道:“一来你是太玄剑派弟子,门中自有无数直指长生的妙法,不会贪图一本符经,二来我这几日在周遭也曾打探,你这位凌家二少虽是风闻不大好听,但却从未做过仗势欺人之事,算的一位好人。若是你真将道经拐跑,也只能怪我遇人不淑了。”蓦地发觉遇人不淑四字似有不妥,面上也颊飞红霞。

    好在凌冲似是一无所觉,沉吟片刻,点头道:“既然如此,这本道经便先寄放我处,待我返回太玄,拜师之后,再寻精通云文之人,为姑娘注解此经。”

    齐瑶儿登时喜出望外,笑道:“真的?太好了!”跟着小拳头一挥,鼓起腮帮,气呼呼道:“我本想去求少阳剑派看看,能不能解出这部经书秘奥,你可不知少阳剑派之人有多可恨!这些年来,常有高手暗中监视我们齐家,还不许我们私授弟子道法,说是若有察觉,便即诛除,不知有多么霸道可恨!我若是将此经拿了出去,只怕非但不会为我详解,还要恃强夺走。你若是能助我解得此经奥妙,我们齐家便尽数转修符法,弃了那劳什子的少阳道法不要,也不稀罕甚么狗屁少阳弟子的身份!”

    凌冲笑道:“齐姑娘有如此志向,当真巾帼不让须眉。既然如此,凌某也乐得做件善事,在此答允姑娘,便算我太玄门中无人精通云文之道,凌某遍访天下,也必定为姑娘解出这一部道书,助齐家重兴!”

    齐瑶儿大喜,一扫顽皮之色,郑郑重重躬身一礼。凌冲知她心意,也不阻拦,坦然受了。齐瑶儿笑道:“既如此,便拜托凌兄了。我家住雍州襄阳城外三十里齐家村,若是凌兄解出道书之秘,便请往之一叙。”忽然面上飞红,嗫嚅道:“便算解不出,小妹也盼凌兄有暇之时,大驾光临。齐家必扫榻以待!”不敢再说,急忙忙转身便走。

    凌冲心下也自有几分异样,随她出门,见齐瑶儿身形一展,化为一道剑光飞起,冲他点点头,面上似嗔还喜,将藕臂一摇,冲宵而去。

    凌冲待她剑光不见踪迹,忽有几分惆怅之意生自心底,似是失去了甚么,仔细回想,却又茫然无知,摇了摇头,自语道:“凌冲啊凌冲,你有此不世仙缘,拜入太玄门下修行道法,哪有还能有别的心思?唯有勇猛精进,修成长生境界,方不负这一世之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