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五 闭门养伤
    拂意道人本也打定了主意,护送上官云珠回转清虚道宗之后,便即坐死关,要么修成纯阳长生,要么就此老死,以破釜沉舟之心,行最后一搏之事。

    拂意道人忽觉巨灵神掌与两尊金甲神将失去了感应,心头一痛,回首望了望金陵城方向,冷笑一声,说道:“叶向天强横霸道,削端杨天琪一条臂膀,断了他长生之路,少阳剑派必不会善罢甘休,尤其那万载温玉玉匣更是必得之物,少阳剑派与太玄剑派本有宿怨,这一次只怕要大兴干戈之事。”

    思及自家长生之路还缥缈难测,此回回山闭关,不知前途如何,忽然心灰意冷,对这些勾心斗角之争也失了兴趣,说道“老道回山之后,便会禀明掌教师尊,闭坐生死关,不修成纯阳境界,绝不出世。今日之事,你自家对你师傅去说,看他如何区处罢。”

    上官云珠陡然一惊,生死关乃是清虚道宗独有一种闭关之法。乃是以虚实两相之法,开辟一处空间。若是修为到了待诏境界,停滞数百年不曾突破的长老,可进入其中。生死关中,有前代祖师运用绝**力与域外相连通之通道,可招引域外天魔降临。

    这域外天魔可并非只引来一丝投影分身,而是本尊降临此处世界。域外天魔秉承他化玄阴之气而生,颠倒阴阳,错乱生死,迷离道途,最善以种种魔念欲念,玷污修士道心意识,若是不小心为天魔所惑,非但一身修为为天魔所夺,连本我意识也要永世沉沦魔念之中,成了天魔傀儡,惨不可言,比身死道消还要来的凄惨。

    生死关亦称生死幻境,修士进入其中,便要面临成千上万域外天魔侵扰诱惑,若能纯以本身道心道力抵御撑过,心境之上便即圆满,修成纯阳道果便有了九分把握。这生死关在清虚道宗之中,可谓人人谈之色变,许多长老高手宁可寿元耗尽,也不愿进入其中淬炼道心,只因一旦把持不住,后果委实不可承受。

    拂意老道执意入生死关中,实是身具大毅力、大勇气,上官云珠只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良久才道:“师侄只能预祝师叔修成纯阳道果,破关而出了。”

    拂意道人点头,袍袖之中飞出飞宫云阙,初时不过三寸大小,晃眼间化为百丈高下,他再一挥袖,众人便飞入云阙之中。铜鹤衔香,灵龟伏地,四周花木扶疏,云影清清,一派仙家气象。拂意老道望着云宫道:“这云宫飞阙乃本门至宝,平日封存门中,日后还有大用。今日若是用以对敌,必会伤及根本,得不偿失,罢了,还说它作甚!去休!去休!”打出一道法诀,那云阙飞宫一声雷响,陡然撞破虚空,瞬时不见。

    无边黑暗,犹如身处幽冥,陡然一道剑光生出,眨眼化为三十六道剑光,各自演化太玄剑法,三十六道剑光刺击追逐,渐渐所演剑法不局限于太玄守山剑之藩篱,连平生所学一些江湖凡间的招式也自施展了出来。

    其中一道剑光锵然鸣响,裹挟无边少阳之气,矫矢腾挪,行云流水般施展一套剑术,正是杨天琪所练的少阳剑法,三十六道剑光演化的剑招愈来愈是繁琐,剑术也越变越奇,犹如神龙升天,永无休止。

    三十六道剑光也自分化无穷,化为一片剑光世界,忽闻一声轰雷响彻,这一片剑光世界陡然收缩,化为一团光丸,星丸跳掷,往自己面门上撞来!

    凌冲长呼一口气,陡然惊醒。游目四顾,却见自家躺在床上,四周景象再也熟悉不过,正是凌府中自己的房间。他努力回想发生之事,只记得自己运集真气与杨天琪的少阳真气苦斗,之后不知怎的,居然真气自发运转,贯通周身穴窍,反哺丹田,跟着以指作剑,与杨天琪斗起剑招变化。

    “对了!太玄守山剑法!我分明记得太玄守山剑法共有三十六招,我次第施展,最后,最后,好似化为一道剑光,似有包容万法,破尽剑术之妙。不错,是在丹田之处!”凌冲好容易整理思绪,忙即内视丹田,却见一团阴阳气旋有豆粒大小,悠然高挂,慢吞吞周转不易。

    其下原本的太玄真气被一团剑光吸收取代,凌冲沉定心神,往内中一弹,耳边似有轰然鸣响,眼前已进入到一片剑光世界!这片世界纯有剑光阻止,无数剑光正自施展不同剑招剑势,凌冲放眼观瞧,这片剑光世界所演化之剑法只有三十六招太玄守山剑术、凌冲少时所学一些江湖剑法、以及从杨天琪出偷师学来的几招少阳剑法。

    偷学的少阳剑法,因无少阳剑派本门心法真气催动,所以显得似是而非,翻来覆去便只是那几招,再有便是当日他与杨天琪斗剑之时,因势而成,自行悟出的几招克制少阳剑法的招式,只是东拼西凑、只鳞片爪,不成体系。

    这团剑光世界似乎无时无刻皆在推演剑招剑路,将凌冲毕生所学囊括其中,甚而以此为根基,不断推陈出新,创造种种相克制之剑术。

    凌冲心神归窍,暗忖道:“我似是因祸得福,这一团剑光之中包罗万有,囊口我毕生所学,甚至还能自行推演其中种种变化。只是似乎限于我所学太浅,有许多变化便推演不出,若是日后我剑术再上层楼,达到一个新的境界,这团剑光世界只怕也会变得更加玄妙。”

    忽觉周身剧痛,三百六十五处穴窍如要撑胀裂开一般,这才记起之前为了冲破杨天琪真气束缚,狠命吸纳天地元气淬炼太玄真气,不顾一切反攻丹田,却误打误撞,练就这一团太玄剑光,将周身真气吸收的涓滴不剩,但穴窍曾被充溢之极的真气撑开,此时正是后果显现,只痛的他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