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四 心灰意冷
    只是郭纯阳果然不愧奸狡之极的人物,临行之前,运用法力将这道先天庚金之气炼为一道剑光,非但能给自家徒儿防身,还省去自家的一道神通法力。当真算计精明之极。拂意老道心头恨极,却又无可奈何。剑修之道,素来以杀伐凌厉著称,尤其郭纯阳这等剑道至尊,虽非真身到此,但凭借先天庚金之气无坚不摧的特性,一击之下,便算拂意老道修成纯阳,也绝讨不了好去。

    拂意道人亦是决断非常,立时带了上官云珠与杨天琪望风而走,其实便是不战而逃,连自身法力所化的巨灵神掌与两尊金甲天神也顾不得了。那先天庚金剑气无坚不摧,若是拂意老道再有半点犹豫,只怕今日真要饮恨于此,这可不是作耍子的事情。

    拂意老道大袖一挥,身化云气而走。叶向天只微微冷笑,也不阻拦。那道先天庚金剑气先是绕着巨灵神掌轻轻一转,偌大的巨灵神掌立时被斩作两段,化为元气法力四散。拂意老道仓皇而逃,无暇分神操控巨灵神掌与两尊金甲天神。先天庚金剑气斩破巨灵神掌之后,只绕空三匝,又复向两尊金甲天神杀来。那两尊金甲天神表情木讷,反应迟缓,只略略伸手抵挡,便吃先天庚金剑气拦腰一剑,被双双斩杀。临死之时,还发出两声惨叫,宛若真正的生灵一般。

    那巨灵神掌与两尊金甲神人何等盛气凌人,似乎吃定了叶向天,但先天庚金剑气一出,轻描淡写之间便将之尽数击破,摧枯拉朽,痛快之极。前后相差之大,令人可发一笑。

    巨灵神掌与两尊金甲天神被斩,化为磅礴元气法力,充斥望月楼之中。若是任凭元气爆发,整座望月楼便要被夷为平地。叶向天望着那道庚金剑气躬身一拜,恭声道:“请恩师成全!”先天庚金剑气化为一道十数丈的剑虹,只在望月楼上凭空一转,巨灵神掌与两尊金甲天神所化元气便被收敛了去,一丝一毫也不曾泄露。

    先天庚金剑气发出嗡嗡之声,依旧化为一缕剑丝落在叶向天后脑。半空中一枚圆珠落下,叶向天伸手接在掌中,摊开瞧时,只见是一枚滴溜溜的小珠子,龙眼大小。莫看这珠子十分晶莹可爱,内中却蕴含了拂意道人一只巨灵神掌、两尊金甲神人的全部法力,足可匹敌三位寻常金丹修士毕生所修元气了。

    叶向天瞧了瞧这枚珠子,将之放入袖中,将手一挥,地上现出两块金锭,权作毁坏财物的赔资。伸手拿起八仙桌上太玄剑法残谱与另一件物事,扛起凌冲,慢慢下楼。金陵城外,灵江之畔,一阵香风飘过,拂意老道面色铁青踏了出来,一挥袖,上官云珠与杨天琪二人便现身出来。杨天琪依旧昏迷不醒,上官云珠伸手将他横抱,方才只见一道金光飞起,拂意道人面色大变,抓了两人便走,此时问道:“师叔,那道金光是何来路?”

    拂意道人全没了飘逸出尘之气,恨恨道:“那道金光乃是一道先天庚金剑气,被太玄剑派掌教郭纯阳练成一道剑光,交给叶向天护身之用。我若要抵御这道剑光,便需将三百五十九尊诸天群神尽数放出,如此一来,金陵城必要生灵涂炭,此事断不可为,因此挟了你二人来此。”

    上官云珠见他颇有些气急败坏之意,暗自忖道:“拂意师叔素来气定神闲,养气功夫极为了得。正合我清虚道宗清虚无为之要旨,因此一身修为乃是本门老掌教与师傅之下,第三高手。所修《九极昊天统御众神归真经》,更是真气磅礴,不在星宿魔宗《周天星宿魔典》所凝聚星斗元神之下。却为何不敢与区区一道先天剑气放对?难不成自知不是对手,这才退却?传闻之中,太玄剑派那位神秘无比的郭纯阳掌教不过是脱劫修为,便算这百年之中再有精进,修至待诏境界,也不过与拂意师叔相若。为何一道区区一道剑光便令拂意师叔如此惶急逃走?”

    拂意道人却是心下暗恨:“郭纯阳好深的算计,我若拼尽全力,不难将那道先天庚金剑光打散,只是我自身苦修所练的诸天群神化身,也要死伤大半。无有三百年苦修,绝练不会来。我活了千年之久,若是再蹉跎三百年,今生便绝无踏入纯阳境界之望。歹毒!当真歹毒!”

    修道练气之士,寿元也自有限,一般而言修成金丹之辈也不过五百载寿元,而修成脱劫或是待诏境界之士,也只有千年寿元,其间若是修士服食了某种天才地宝,寿元还会大幅增长。只是一般而言,脱劫、待诏之修士若是寿过千载,还未能修成纯阳长生,除非有极大机缘,否则此人长生之途便即中断。

    修成纯阳,得享长生,乃是每一位修道练气之士毕生之追求。寿元之限乃是先天命数,谁也更改不得。修道之士,除去绝了上进之心,仗着数百年寿元,整日吃喝享乐之辈,莫不奋力争先,一意修持,争夺那一线生机,以期修成长生,得享逍遥。

    纯阳、玄阴、真如,过得去,便是一片坦途,长生不死。过不去,便有天**力,移山倒海,到头来依旧是白骨一堆,黄土一坯,落得个凄凉下场。修道之士,入道不易,修道更难,但凡心性刚毅之辈,莫不珍惜这一场机缘,努力上进。

    拂意道人困于待诏境界已有数百年,全无寸进,眼见寿元将近,若是再修不成长生境界,这千年修为便要尽付流水。郭纯阳以先天庚金剑气相逼,拂意道人便不敢放手一战,这等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勾当,在如今的拂意道人看来,是最为得不偿失之举,要牺牲自己最后冲击长生之境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