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十四 拂意道人 上官云珠
    那《周天星宿魔典》本是星宿魔宗的镇派典籍,其中所载诸般星宿真法,皆是精妙无双。只是修炼星斗元神委实太过艰难,每一尊星斗元神皆须沟通本命元星,采纳星光真气,不住凝练,继而与魂魄相合,期间采纳周天星辰元气,每日不可间断,还要用功吐纳,提纯精炼。

    要知星斗精气绝无定法,与自身魂魄相合之时,诸般受想行识,五蕴齐来,或纯阳、或玄阴、或冰寒刺骨,冻裂元神、或奇痒难耐,犹如万虫噬咬。又有域外天魔窥伺,那天魔无形无相,来无影去无踪,心念所至,犹如电闪,来不知其所来,去不知其所去,象由心生,境随念灭,现诸恐怖,瞬息万变。稍一着相,便生祸灾,备具万恶,而难寻迹。乃是天下所有修道之人,无论正邪,所最畏惧之事,极难凭借法宝抵御,唯有依凭自身道力道心,与之相抗衡。

    星帝凝练周天三百六十五尊星斗元神,便等如与域外天魔争斗三百六十五次,其间艰难险阻,委实不可想象。尤其星神一成,举手投足,便具极**力,挟山超海,不过翻掌之易耳。

    星帝有如此成就,除开星宿魔宗创派祖师之外,别无他人,彼时他法力之深湛,已然力压同侪,登时将当时魔宗掌教惊动,亲自出关,收为弟子,传授《天垣紫薇大洞帝章》一部。

    周天星辰之中,除开二十八路星宿之外,便是天垣为三,分别为紫薇垣、太微垣、天市垣。此三垣统领群星,化御周天,为万辰之祖,诸星之源。而星宿魔宗三垣传承之中,便以紫薇垣为首。这《天垣紫薇大洞帝章》顾名思义,练至最高境界,便可修成一尊周天帝御紫薇大帝化身。

    这尊紫薇大帝化身一成,便是纯阳、玄阴果位,长生不灭,万劫不磨。更能统御周天星力,乃是星宿魔宗一脉传承之最高境界,天生便对星宿魔宗诸般星辰元神有着压制之力,因此这部法门历来唯有星宿魔宗掌教方有资格修习。

    当时星宿魔宗掌教如此做法,便是已有了传位之意。星帝果然不负其望,以三百年时光,修成紫薇帝御真身,当时星宿魔宗掌教当即传以大位,自身则隐居不出,亦有传闻是挣脱了这一方天地束缚,遨游星河,逍遥自在去了。

    星帝接掌魔宗大位,也无心经营,只是闭关修法,以期修成更高境界的法力。魔宗之中一干俗务便有之下的几位长老打理。这位乔依依虽无资格修炼三垣真法,却也是修成十几尊星斗元神之辈,法力之深湛,亦足以惊人。

    莫孤月见乔依依开口,不敢怠慢,当下便按着吩咐,将《周天星斗秘典》全本传了萧厉,将他带来探取癞仙遗宝。萧厉昂首挺身,一步一步走向癞仙金船,过得半个时辰,已然踏入金船金光之中。他是有缘之人,那封禁金光并不会加害于他,反而将他须眉照的如同金染。

    萧厉心中平静,多年逃亡生活,离乡背井,暗无天日,早已令他习惯了心思阴沉,不行于色,便是得了莫孤月接引,入了星宿魔宗,得了魔宗真传秘典,也不能令他的内心有丝毫涟漪。

    “星宿魔宗果然不愧是此界魔道第一大派,所传道法委实玄妙之极。以我资质,定能有所成就,到时我就要杀光靖王全家,再将大明江山尽数推翻,说不定还能尝一尝做皇帝的滋味如何。”

    “那凌家二少爷居然也拜入了太玄剑派,听闻这一家剑宗飞扬跋扈,十分不好招惹,连魔道之一的血河宗也覆灭其手。他与我有仇,必会倾力前来取我性命,不若我修成法力,先下手为强,灭了他的族门,等他道心失守,方寸大乱之时,再以逸待劳,便可将他轻易杀死。还能得了太玄剑派一份传承。”萧厉心头冷笑,暗自盘算,身形渐渐消逝于金船之中。

    矮木林中,大幽神君豁然起身,怪笑道:“罢了,还差一人,本座却是该当去也!”雪娘子忙道:“冤家,你此去可定要助我夺得那移情丹啊!”大幽神君伸手在她柔嫩的面上狠狠一抓,淫笑道:“本座出马,定必万无一失。只是那移情丹却要你拿《六欲化情魔典》来换,你可记清了!”大笑声中,周身腾起无穷黑雾,黑雾之中又有无数冤魂厉鬼,惨嚎嘶吼不已。

    大幽神君在黑雾包裹之中,重霄之上,化为一团黑光直扑癞仙金船而去。他这边声势浩大,自然引起了沈朝阳诸人的注意,常洪恨恨道:“是大幽神君那厮!”沈朝阳点头:“师弟稍安勿躁,只能他取了宝物,再去寻他晦气。”

    张亦如沉吟道:“那癞仙遗宝分明便是不分善恶好坏,只凭癞仙一己之喜恶而定。如此一来,若是魔道中人得了宝物,恃之为恶,岂非作恶更甚?如此说来,那癞仙的为人却是颇堪玩味了。”

    那钱师弟笑道:“那癞仙已是飞升九天仙阙之人,至于他为何要设下金船取宝之事,如今已然无可稽考了。不过金船出世几次,的确有不少魔崽子得了宝物,仗以为恶的,但我正道中人得的宝物却是更多,魔道再猖獗,也要屈服于我等正道之下!”

    忽然虚空之中有人喝彩道:“说得好!”但见无数天花飘落,香气便闻,瑶琴韶萧并奏,丝丝缕缕,发人幽思。一座巨型宫阙轰然撞碎虚空,换换飞驰而来。这座飞宫长宽各有数十丈,几乎遮蔽了半边虚空,飞宫周围尽是云环雾绕,隐约可见其中金庭玉柱,明珠挂壁,耳中亦能听闻鹤舞凤鸣之声。

    这座飞宫一出、沈朝阳、程素衣、叶向天面上皆是神色不愉,赵师弟惊呼一声:“云阙飞宫!清虚道宗?他们怎么来了!”这座飞宫唤作云阙飞宫,正是正道第一大派清虚道宗有名的宝物,乃是以诸般天材地宝,用天火、地火、人活,十祭十炼,一座飞宫要足足耗费百年时光,方能炼成。

    以清虚道宗之雄厚根基,也只炼了三座,只因太过招摇奢侈,便被门中长老制止。这飞宫云阙已有数百年不曾现世,沈朝阳等人皆是耳闻而已,不成想今日居然有幸在这楚山脚下,灵江江边得见。只是这云阙飞宫炼制不易,且唯有三座,其中一座据闻只在清虚道宗掌教绝尘真人手中。另外两座早被长老封存,轻易不许动用。只不知这一座究竟是何人带了出来。

    那飞宫一路飞驰,虽是慢慢悠悠,却与人一种迎面压迫之感,凌冲还是初次见这等庞然大物,只觉呼吸都为之一顿。飞宫悬停于灵江江边,四周云雾升腾,气势之盛,比之癞仙金船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飞宫之中陡然飞出十二名少女,俱是身着白纱,足下一道灵光托举。手中或捧香炉、玉瓶,或提灯笼,或举玉扇。这十二名少女俱是面容姣好,体态盈盈,尤其难得的是居然都是一般修为,练成一股玄门正宗真气,放在一些小门户中,已足可成为传法弟子,却被这飞宫主人当做奴婢使唤,气派排场委实大极。

    这十二名少女出得飞宫,便一起用娇滴滴的嗓音喝道:“清虚道宗少主驾临,诸人还不施礼恭迎!”此言一出,赵、钱二人登时勃然大怒,钱师弟喝道:“放屁!你清虚道宗便是再势大,也需瞧瞧同道的面色。我等皆是玄门正宗,不在你清虚道宗之下,何况有三派掌门弟子在场,你若是绝尘、拂真两位亲临,老子二话不说,下跪行礼,你家少主算个甚么东西,也敢如此呼喝我等!”、

    他所言拂真道人正是清虚道宗当代掌门弟子,绝尘道人首徒。绝尘道人已然得道三千载,辈分之高,正道之中无人出其左右。只是绝尘道人已有千年不曾出世,门中掌教之位虽是不曾正式传位,但一应门中事务,俱是拂真道人打理,千年以来,拂真道人之威严亦是根深蒂固。

    拂真道人辈分亦尊,论起班辈来与正一道、玄女宫、太玄剑派三家掌教同辈,其实其中郭纯阳辈分最是尴尬,若是正经推算,他的师尊荀真人方能与拂真道人论个平辈,只是太玄剑派地处极西之地,轻易不与外界交接,郭纯阳此人又是神秘非常,封山之后从未与人动手,盛名不显,这才无人提起此事。

    钱道人破口大骂,程素衣清冷依旧,叶向天一语不发。沈朝阳皱眉道:“住口!如此口出恶语,成何体统!”钱道人登时不敢再骂,口中辩道:“我就是瞧不惯他清虚道宗目中无人的样子,直将在场几位同道当成自家的小厮一般呼来喝去了!”他却是聪明,知晓言语之中拉上叶向天与程素衣二人,使之生出敌忾之心,三家齐力,对抗飞宫主人。

    飞宫云阙之中,中枢阵法汇集之处乃是一座大殿,殿上金堆玉砌,条条瑞霭横空飞舞。殿中宝座之上正有一位少女端坐。这少女生的明眸皓齿,双眉弯弯,肌肤吹弹可破,乃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此时正满面不耐的听着一位老道教训。

    那老道身披玄色道袍,须发洁白,正说道:“云珠啊,咱们好端端来取癞仙遗宝,你去招惹那三家传人做甚么?”那少女笑道:“拂意师叔,弟子也是一片好意吗!那些同道便算取了癞仙之宝,回山半途也必受人截杀,弟子差人呼喝了一阵,正可试试他们道心气度如何。若是一言不合便自嗔念灌顶,弟子却要劝他们还是早早放弃宝物,回转山门保命要紧。”

    那拂意老道腹诽道:“试人道心也不是如此个试法,再者敢来取癞仙遗宝之辈,必是根基深厚,再差也有师门派遣高手一路护持。那几人之中分明便有太玄、玄女、正一三教掌教弟子在场,若无意外,数百年后,便是那三人执掌大教,你一句话将人得罪的干干净净,却又如何收场?”心中恼怒,却也不敢行诸于色,只是好言劝诫。

    这拂意老道辈分极高,乃是拂真道人师弟,绝尘道人师侄。原本在山门之中修行道法,日子过得逍遥自在。谁知被派来伺候这么一个小祖宗,着实苦不堪言。

    这少女来头极大,乃是清虚道宗掌教绝尘道人俗家后人。绝尘道人俗家姓复姓上官,天资绝艳,被上代掌教收为弟子,不过区区百年便展现出无匹才华。入道三千载,威震玄魔两道。但只有一点遗憾,自他之后,萧氏家族再未出过适合修道之人。

    绝尘道人也曾寻精通先天神算之人推演,言道他修道成就太高,一人将上官氏一族的气运几乎占尽,唯有静待时机,方会再有修道种子降生上官家。这一等便是三千年,绝尘道人偶尔心血来潮,算出自己有一位后人出世,天生百脉俱通,乃是天生的修道种子,大喜之下,命拂真道人遣人下山,将之引渡回清虚道宗。

    拂真道人顺着乃师心意,亲自收这女婴为徒,传授道法,便是如今这位了。拂真道人亦有数百年不曾收徒,如此山门一开,登时震动全宗,都晓得自家道场中出了个辈分奇高的小祖宗。

    上官云珠在这等环境中长大,眼看后辈一大群。总有些满头花白的老道喊自己师姑、师姑祖、还有师奶奶的,自然养成一副骄奢脾气,除了自家老师和那位几乎从不露面的远祖,便自不惧任何人。

    这一次癞仙遗宝出世,上官云珠正自打坐练气,忽觉心头狂跳,似有何物在极远之处相招。大惊之下,忙去寻自家师尊卜问。拂真道人运神推算之后,说道:“徒儿不必惊扰,此是你前世入道之时所炼之宝,被癞仙封存于金船之中,此时应劫出世,呼唤你这位前世真主。你不必惊慌,为师遣人护送你下山,将那宝物取到手便是。”

    命拂意道人跟随下山,一路照拂,去取那有缘之宝。拂意道人暗暗叫苦,师兄之命却是违抗不得。只好捏着鼻子认了。拂真道人还恐有何差池,便将掌教封存的一座飞宫云阙取了出来,又调了十二名练气有成的弟子随侍听用。那十二名少女俱是天生灵骨,也唯有清虚道宗这等正道第一门户,方能一下调集如此多的灵秀少女。

    上官云珠自小便给憋在山上,这一次恩师放行,登时如鸟入山林,龙归大海,星光灿烂的一塌糊涂,一路之上游遍山水,迤逦而行。只苦了拂意老道,那上官云珠脾气执拗,每每做事鲁莽非常,他还要忙里忙外的收拾残局,短短几月时间,在他却是度日如年一般。

    这一日眼见终于到了灵江江边,遥遥可见金船虚悬,金光照耀。本来只需上官云珠本本分分往金船出一钻,自可取了宝物出来,再由拂意老道运使法力,飞遁回山。以拂意老道道行法力,等闲之辈根本不敢招惹,便是星宿魔宗要半路截杀,也需掂量掂量清虚道宗的怒火。

    但这位小祖宗不知怎的,非要将飞宫云阙放出,自家躲在其中,摆出一副俗世皇帝出游的排场,又命小婢出言不逊,将江边正道一行人得罪了个净尽。只吓得拂意老道暗暗叫苦,苦苦劝说小祖宗现身出去,当面致歉。

    上官云珠总是懒洋洋的不睬,说得急了,便顾左右而言他,丝毫无有致歉之意。末了拂意老道也自厌倦,说道:“罢了,得罪了便得罪了。想来那三人俱是掌门弟子,养气功夫乃是一流,也不会为些许小事便自记恨。”

    便对上官云珠说道:“云珠师侄,如今时辰不早,七位有缘之人,只余你一个不曾入得金船,还是快些前去,早日取得癞仙遗宝,也好回山复命。”上官云珠小声道:“好容易下山游玩,怎么这么快便要回去?这癞仙遗宝也真不晓事,晚出世些时日不好么!”

    拂意老道哭笑不得,催道:“云珠师侄,时辰已到,还是快些出手罢!”上官云珠轻叹一声,说道:“真是无趣,好罢,待本小姐取了那件宝物再说。”轻轻起身,足下自生烟云,晃眼将她周身笼盖。上官云珠一声轻叱,已然身化烟岚,飞出云阙之外。

    钱道人正自憋了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却见一团烟岚飞出,直投金船而去。哪里还不知道是飞宫之中的正主现身,大喝一声:“好啊,你这狂妄的小辈,你家钱道爷叫你知道如何尊长敬老!”伸手一抓,掌心之中一道灵符闪现,正要将之打出。

    只听飞宫之中一个苍老声音喝道:“几位稍安勿躁,待老道来给几位陪个不是如何?”一道法力飞出,直投钱道人掌中灵符。沈朝阳见师弟取了灵符,欲给那飞宫主人一个教训,心知不妥,正要制止钱道人,却见飞宫之中一道法力飞出,这道法力醇纯厚正,余味悠长,正是玄门正宗路数。

    沈朝阳心念电转,便改了主意,食中二指捏作剑诀,凌空一划,一道剑气飞出,往那道法力斩去。拂意道人不肯以大欺小,免得落人口实,日后正一道长老逼问起来,面上须不好看。因此只用了一道金丹级数的法力,眼见沈朝阳一道剑气横斩,呵呵一笑:“沈师侄却是考校老道了!”

    心念微动,那道法力陡然化为一条灵蛇,吞吐灵信,张口便将那道剑气吞下。沈朝阳心内冷笑,他这一道剑气非比寻常,乃是以自身混元龙虎剑符金丹所发。正一道乃玄门中符箓派正宗传承,门中一部《上清玄真元符宝箓妙法经》乃是玄门道家符箓一系法术集大成之作。便是以清虚道宗正道魁首之地位,绝尘道人旷古绝今之修为,亦要赞叹一声。

    正一道符建双休,门中除了这一部《上清玄真元符宝箓妙法经》之外,另有一部《太清龙虎总摄万御伏魔剑经》,专述玄门溅到。沈朝阳心高气傲,一心只想修成旷世法力,因此便将两部经文同修,正一道历代祖师之中,亦不乏天纵奇才,创出符剑双修之法,有前人遗慧,沈朝阳再以自身道力推演,终于寻到洽和法门,修成一粒混元龙虎剑符金丹,一举突破金丹境界。

    那道剑气便是《太清龙虎总摄万御伏魔剑经》所载一门龙虎混阳剑法,讲求将龙虎真气刚柔并济,运炼成剑,可大可小,随着修士心意任意变化,可谓是一门极上乘的剑术。

    拂意老道法力所化灵蛇将龙虎混阳剑气一口吞入,沈朝阳心念一动,剑气爆发,便欲将那灵蛇炸碎,狠狠落老道一个颜面。哪只拂意老道修为多年,火性早退,一身法力已是度过数重劫数,圆融无暇,心念电闪之间,那灵蛇一声低嘶,周身发火,居然将龙虎混阳剑气烧了个涓滴不剩,自身也自泯灭虚无。

    这一下法力运转之精妙圆熟,着实令沈朝阳大开眼界,钱道人手中灵符未发,见自家师兄一道得意剑气居然被人举手破去,也是惊得呆了。

    拂意老道现出身形,先命那十二名少女回转飞宫待命,稽首笑道:“老道清虚门下拂意,沈师侄法力好生高妙,一粒金丹融汇贵派两门真传,着实立意精远,老道十分佩服!”这老道自报家门,沈朝阳便是一惊,清虚道宗绝尘道人以下,拂字辈的道人也只寥寥数人,但无一不是渡过劫数的玄门前辈高手,便是自家师尊来了,亦要执礼甚恭,小心应对。

    沈朝阳急急还礼,躬身道:“不意竟是拂意师叔当面,弟子沈朝阳方才失礼,还请师叔恕罪!”拂意老道摆手道:“不知者不怪。再者理屈的也是老道这边,方才那位乃是鄙门拂真师兄新收的关门弟子上官云珠,自小任性惯了,心地倒还不错。只是与诸位开个小小的玩笑,请诸位道友瞧在老道的薄面上,就此揭过罢!”

    钱道人无故被人戏耍,心下愤愤,但也知这老道功力深厚,难惹之极,只能按捺怒气,一语不发。沈朝阳说道:“既是老前辈如此说,方才之事便算揭过。敢问师叔,方才那位师妹亦是癞仙遗宝的有缘人么?”

    癞仙遗宝自癞仙飞升九天仙阙以来,已然开启数次,玄魔两道各大门派之中可谓皆有因此受惠者。但独有两家门派从无有缘之人现世,一是太玄剑派,另一个则是清虚道宗。也不知向来最爱提携后辈的癞仙为何不对这两大门派青眼有加。亦有好事之徒大发臆想,言道想必癞仙求道之时,并未拜入这两家宗派之中学的法门,这才将两家门派排除于遗宝秘藏之外。

    拂意道人亦是面色古怪,咳了一声:“不错,老道那云珠师侄儿,确是癞仙有缘之人。”眼光在叶向天面上一转,续道:“这位想必便是叶师侄了罢?不知尊师郭道兄一向可好?”拂意道人班辈与郭纯阳相当,入道年限却又早于郭纯阳。只是郭纯阳如今乃是一教之尊,执掌一方大教。因此拂意道人口称“道兄”。

    叶向天打个稽首,说道:“托拂意真人之福,家师身子康泰。百日之后,便是我太玄剑派山门重光之时,掌教师尊派遣弟子分赴正道各派,恭呈请柬。真人若是有暇,亦请驾临鄙派观礼。”叶向天并未如沈朝阳一般,口称“师叔”,而是言语之中有一种淡淡的疏离之感。

    拂意道人只作不觉,抚须笑道:“此事早已传遍正道各派,尊师卧薪尝胆百年,定必是功力大进,连带门下弟子亦为正道各派翘楚。此刻那请柬说不得已然到了清虚三山之上,只是兹事体大,老道纵然有心前往,亦要看拂真师兄派哪个前去,不好乱了班辈次序。”

    眼光转到莫孤月面上,似笑非笑说道:“这位莫先生不在星宿魔宗之中纳福,怎的也跑来这灵江之上。尊师星帝老道心慕已久,只可惜始终缘悭一面。”

    莫孤月脑后星光明灭不定,面上亦是云淡风轻之色,淡淡说道:“拂意老道你还是莫要遇到家师为好,家师素来手下不受情面,你这老道修行千年不易,轻易丢了性命,魂不超生,岂非冤枉?”

    拂意老道涵养再好,也不由的面上紫气一闪,眼角抖动,说道:“老道资质愚钝,修行千年,也只在这几日方将本门一部气道法门修成,正要寻天下同道品评一番。尊师星帝的紫薇帝御化身传说之中威能无穷,老道恰欲一试。”

    莫孤月微微一笑,说道:“若是你这老道非要见识我星宿魔宗绝学,莫某不才,也练就了几尊周天星斗元神化身,不如放将出来,陪你玩玩。”言下之意,你拂意老道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何提与我恩师动手?

    拂意老道白眉一挑,他本不愿以大欺小,只是清虚道宗身为正道魁首,早欲将星宿魔宗连根剿除,只要星宿魔宗一倒,余下个魔道邪派便不足为虑。只是星帝为人机警,已有数百年不曾离开星宿魔宗老巢,清虚道宗几次下手,却总是苦无良机。

    星宿魔宗的老巢传闻之中并非在这一方世界,而是建在虚空之中,与天辰为伴,每时每刻不停变换方位,又有两座先天护山大阵守护。这两座大阵经过星宿魔宗万载祭炼,已然神变通灵,便是清虚道宗倾尽全力攻打,亦要落个灰头土脸。

    拂意老道今日偶见莫孤月,临时起意,出言激将,试探一番星帝的行踪,莫孤月轻描淡写,全不受力。拂意老道暗忖:“星宿魔宗所传魔功凌厉非常,修成一尊星神便可横行天下,更何况这莫孤月居然修成数十尊,资质之高,委实可畏可怖。老道本不想以大欺小,但良机难得,不如趁此机会,将他诛杀,也算斩去星帝一条臂膀!”

    方欲动手,只听叶向天说道:“星宿魔宗修行之法与我玄门大相径庭,只需修成一尊星神,便可成就法相境界神通,莫兄修成数十尊星神,不知如今已脱去几重天劫?”此言一出,拂意老道登时心下一凛:“不错,莫孤月若是修成数十尊星斗元神,只怕法力之大,绝不在我之下,手中若再有几件法宝,只怕老道还要栽在此处。”心知这是叶向天好意提醒,不禁大大感激。

    莫孤月瞧了叶向天一眼,面上似笑非笑,说道:“莫某不过练就了几尊星神,遵照家师吩咐,还在打磨法力,还未渡过天劫。前几日曾与叶兄交手,叶兄的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着实惊艳非常,可惜尚未尽兴,不知叶兄今日可否赐教?”

    叶向天说道:“有何不可?只等七位有缘之人去了癞仙遗宝,你我再尽兴一战便是!”太玄剑派本是剑仙门派,练剑之人讲求的便是一剑在手,劈开桎梏,于争斗杀伐之中,窥见一丝天道运转之机。因此练剑之人最是不怕斗法,亦最是好斗。尤其叶向天这等高手,能得莫孤月这样魔道中杰出之士磨砺剑光,正是求之不得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