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 太玄母剑灵光
    凌冲剑到中途,杨天琪一剑袭来,自生感应,真气自然变化,剑诀上扬,直指www..la这一招攻敌之所必救,杨天琪无奈,只得收剑回守。谁知凌冲剑势一发不可收拾,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剑诀连指,所用剑法皆是精妙之极。

    杨天琪越打越是憋闷,凌冲之剑法他心中有数,乃是太玄剑派入门三十六剑的剑招。少阳剑派千年以来,虽未到手太玄剑派根本剑诀,但这等入门心法剑术,早就烂熟于心,甚至他学剑之时,还有长老专门用这太玄三十六剑与他喂招。

    按理凌冲施展这套剑法,以杨天琪的资质法力,举手便当破去。无奈凌冲剑招之中比杨天琪所见的太玄剑法多了一丝不明之物,每当他自信满满,要破去一招,凌冲却陡然变化,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偶尔还夹杂几招凡间江湖之上普通剑招,初时剑招之间颇不连贯,破绽百出,只是杨天琪方欲破去,凌冲反应快极,已然变招,令他追之不及。

    数十招过后,凌冲剑招越变越奇,剑势之间衔接亦如流水,破绽大大减少,连杨天琪自负眼界超群,也不似方才那么容易能寻到剑中破绽了。杨天琪心中焦急:“这小子短短时间,怎地剑术进步如此之快?他分明用的是太玄剑派入门剑法,最是普通不过,为何我就是不能将之破解?难不成我不用法力飞剑,还真要输在这小子手中不成!”

    心头发狠,将一丝法力运于指尖,运劲一震,将凌冲剑指震开,得了这一丝喘息之机,杨天琪登时精神大振,一口气连发三招,立时将凌冲剑势压制。他心头暗道一声:“惭愧!”究竟还是动用了法力,虽是只有一丝,但这以大欺小的罪名却是坐实了。

    上官云珠自凌冲发声长啸,气贯周天,一双妙目便直盯着凌冲观瞧,即见凌冲以指作剑,竟逼得杨天琪这等少阳剑派剑术大师不得不回剑自守,美眸中更是异彩涟涟。

    凌冲此刻对身外之事丝毫不知,眼中所见,意中所思,便唯有那三十六招太玄守山剑法。又将平生所学之剑法尽数化入其中,只觉这三十六招剑法,越是品味,越是奥妙无穷,似乎天下剑术之精华尽数囊括其中。一颗剑心逐渐通灵,恍如明镜去尘,映照大千。无论杨天琪剑招如何变化,太玄三十六剑之中总能生出对应招式,将之破解。到得后来,他已分不出太玄三十六剑与其余剑招之分界,毕生所学剑法尽数化为三十六剑之中,成为统御周天剑招之枢机。

    凌冲紫府泥丸宫中,本是一片虚无混沌,忽有一道剑光自虚空中生出,劈斩斫伐,极尽杀伐之意,接着又有一道剑光飞出,与最先一道剑光交相击刺,演化无穷剑术之道。虚空连震,宛如天地初开,又有三十四道剑光依次飞出。这三十六道剑光矫矢腾挪,变化无穷。剑气千幻,有的首尾互逐,有的交战连天,各自演化无穷剑法剑术剑招。

    三十六道剑光蓦然合为一处,化为一团耀目光华,倏然自泥丸宫中沉降,直落丹田之中,鲸吞海吸,将凌冲所修太玄真气一口吞光。得了同源太玄真气之助,三十六道太玄守山剑剑光越发光芒璀璨,内中似蕴有无数剑光,演化周天剑意,以至无穷。

    太玄守山剑亦名太玄母剑,内中藏有一个绝大秘密。这三十六招剑术便囊括包含了太玄派所有剑术之根本剑意。若有人将这套剑术修到极致,便会演化这一团太玄母剑剑光。无论何等剑招剑术,皆不脱此道光芒之藩篱,无论何等剑招,皆于此道光芒之中藏有破解之道。

    可说这道太玄母剑剑光乃是天下千万剑道之祖、之母。太玄派创派祖师天纵之才,以无上剑道修为,创下这三十六招剑法,将毕生剑意招式藏于其中。唯恐后人得之太易,不加珍惜,又易招感天妒,引来无穷劫数,这才将之分散打散,化为一套入门剑法。

    历代太玄弟子之中,唯有掌教一人知晓这个绝大秘密,皆不曾宣诸于口。只看哪位弟子有此缘法,修成这一道太玄母剑剑意,便会加意培养,作为日后掌教人选。此是历代掌教不落文字之隐规。连叶向天也不知晓。

    只是欲要修成这道太玄母剑剑光,所需条件太过苛刻。非但弟子要天资绝艳,于剑术一道极有天分,还要日夕锤炼三十六路剑法,明了其中真意。太玄门下弟子如今十分浮躁,早将祖师一片苦心抛却东海之中,人人只当这一套剑法不过是用于令弟子打磨真气,熟稔飞剑剑招之招,因此所有人几乎真气有成,便弃了这套太玄母剑,专修更加“高深”的剑道法门。千年以降,竟无一人从太玄母剑之中,领悟无上剑意。

    凌冲亦是机缘巧合,本身身具通灵剑心。这通灵剑心乃是每个剑修之辈所梦寐以求之物,凡是剑术剑道,一学便会,便如修炼了十几载一般,且对剑术的理解远超他人,可谓天生学剑之奇才。也是靠了这通灵剑心,凌冲方能在万中无一的情形下,将太玄守山剑三十六招融会贯通,练成太玄母剑剑光,成为太玄门中千年以来第一位修成此道的弟子。

    杨天琪此时指剑连晃,幻出数十道剑影,宛如分化剑光一般,齐齐向凌冲罩落。凌冲视之不见,丹田中太玄母剑剑光自生感应,内中数十道剑光飞舞,凌空刺击,居然与杨天琪所发剑势一模一样。又有一道剑光自下而上,如神龙摆尾,彩凰展翼,剑势轻柔之极,不带丝毫烟火气息,只迎着漫天剑光,一抹一切,便将数十道剑光尽数打灭!

    凌冲心神完全沉浸于太玄母剑剑光之中,剑光飞起之时,通灵剑心自生感应,右手剑诀也自下而上飞起,迎着杨天琪所幻化剑光,轻轻一抹,居然将他剑势尽数封死,数十道剑光看似恢宏浩大,实则没了后劲,便即湮灭无闻。

    杨天琪一惊之下,剑势不免一缓。方才那一招是灵犀剑指中一记杀招,若以少阳剑气催动,再辅以他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足可将一位金丹修士击破真气防御,当场斩杀。即便不用少阳真气,只剑势而言,亦足以斩杀金丹之下一切修士,谁知却被这少年轻描淡写的一剑,便即破去!

    杨天琪越来越是瞧不透眼前的少年,练气士练气士,玄门之中素来以练气为本,只有采纳天地元气化为自身真气越多,功力也越见浑厚,以此催动剑术、法术才会威力倍增。

    便是少阳剑派、七玄剑派两大剑仙宗门,亦教导门下弟子,以练气为本,其余皆为旁枝末节。便是剑招百变千幻,遇上练气有成之士,举手便可破去。因此杨天琪虽然苦心钻研剑术变化之道,但平日还是以练气为宗。

    “我枉自修成金丹境界,自以为剑术之高,已足可与叶向天、沈朝阳这等掌教弟子比肩,谁知今日遇上这个小子,虽然不用真气,但剑术变幻竟是处处针对我少阳剑派剑法,难不成太玄剑派居心叵测,封山百年之中,集合全派之力,钻研出专门破解我少阳剑术的法门不成!”

    杨天琪越想越对,禁不住冷汗直冒,若是太玄剑派当真思索出破解少阳剑派剑术的法门,对少阳剑派而言,当真是灭顶之灾!“无论如何,今日不能让这小子逃脱,便是叶向天来了,也要将他带回山去,交给父亲,逼问出破解本门剑术的大秘密!”

    杨天琪作如是之想,便息了剑术争胜的念头,指剑附着少阳真气,漫天遍洒,化为滚滚热浪,直袭凌冲面门。上官云珠本是笑吟吟瞧着二人对剑,这等比试在她而言,也十分新奇。一个是真气贯通周天,以武入道的毛头小子,另一个则是年纪轻轻,修成金丹,前途无限的道门高徒。双方不用真气,纯以剑招放对,惊险回旋之处,却不亚于修道人的斗法厮杀。

    及见凌冲剑气千幻,无论杨天琪使出何等少阳派精妙剑招,尽皆在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剑术之下,被破解的干干净净,这才有些惊诧起来。“这少年不过十几岁年纪,听闻郭纯阳那一辈的掌教长老已有百年不曾开山收徒,此次太玄重光,也是命叶向天一辈的二代弟子挑选门人,传授剑术。”

    “这少年未拜太玄祖师,居然便被叶向天引为同辈弟子,辈分之高,直追我与杨天琪,小小年纪,居然凭着一手太玄入门剑法,便将杨天琪逼到如此境地,假以时日,若是学会太玄剑派上乘法门,岂非又是一个叶向天?这万年温玉玉匣我是志在必得,这小子也就留他不得,若是将玉匣带回山去,便是杀了这小子,师傅他老人家也必会出面回护于我,说不得还是一件大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