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六 宿世孽缘
    杨天琪走了片刻,抬头一望,果然便是望月楼三个鎏金www..la踩梯上楼,往日这楼上定必十分喧嚣,今日却是落针可闻,一个主顾也无,却是被人包了场子。杨天琪迈入酒楼,便有一位白衣少女婷婷走来,娇声笑道:“杨公子,我家小姐正在楼上恭候。”

    杨天琪大笑一声,似是十分欢愉,挟着凌冲迈步上楼。那侍女见了凌冲窘态,忍不住掩口娇笑。凌冲心下郁闷,被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瞧见自家的丑态,着实太也难堪。好在掌柜与伙计俱都不在,若是被那些老熟人瞧见了,凌冲宁可一头撞死算了。

    杨天琪来至顶层,便见桌椅俱都挪开,楼上中央摆着一张八仙供桌,围有四把大椅子。一位绿衣少女落座椅上,面上有十分慵懒之色,仿佛沐浴刚过,娇弱无力。她身后三位侍女,俱是白衣打扮,加上方才引路的,共是四名侍女。

    那少女正是拂真老道女徒,清虚道宗的小祖宗上官云珠。她昨夜自癞仙金船之中取了前世所炼宝物,拂意老道出手助她炼化,如今已可运用自如。依着拂意老道的意思,即日便要启程赶回清虚三山。

    只是上官云珠自小在清虚道宗之中修持,委实憋闷的坏了,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暗自打定主意,要借机痛快游玩一番。趁着拂意老道打坐运气,便带了最心腹的四名侍女,离了飞宫云阙,直投金陵城而来。

    那四名侍女自小长在清虚道宗,虽然修为不错,却也对人间无甚见识,只道听途说这处望月楼菜品做的十分可口入味,便撺掇小姐将望月楼包了,谁知上官云珠挑肥拣瘦的吃了几筷,皱眉说道:“这算甚么美味?烟火之气太重,这望月楼也是浪得虚名。”

    她却不想自己在清虚道宗之中,每日价吃仙果,饮灵水,涤荡九虫,无垢无尘,冷不防尝到这人间烟火滋味,却是有些不适。那四个侍女少女脾气,唯恐天下不乱,闻言先将掌柜的、跑堂的、连带后厨的厨子,一起臭骂了一顿,之后一顿乱棒打了出去。此时上官云珠正端着一杯清茶,慢慢啜饮。那清茶之上云雾翻腾,凌冲只吸了一口,便觉通体舒泰,显是了不得的宝贝。

    杨天琪身为少阳剑派掌教之子,修成金丹之后,曾奉父命,前往清虚道宗,拜谒拂真老道,偶然遇见上官云珠,也是前世姻缘,立时惊为天人,自此情根深种。

    玄门修士所求便是长生大道,但万万修士之中,修成纯阳长生者又有几人?大多数修道之人在半途不是因劫数陨落,便是自家资质不够,领悟不得上乘道法,因此也有人得了玄门传承,却不以长生为念,只修成法力,延寿百千载,便即广纳姬妾,纵情享乐。

    又有修士立身颇正,一心求索大道,无奈宿孽纠缠,为情爱所困,情丝纠结,终身无望正果。却也有修士相互爱慕,结为道侣,相互提携,虽则不曾双双证就长生,却也携手渡过许多磨难,合籍双修,留下许多佳话。

    玄门各派对自家弟子结成道侣之事十分看重,必要门当户对,还要两情相悦,否则修道人动辄数百年寿元,若无真感情在,哪能数百年中相看两不厌?

    拂真老道也算出上官云珠与杨天琪实是前世情孽纠缠,今世情缘强拦也是无用,若是清虚道宗与少阳剑派结下姻缘,还多了一大臂助,在正道六派中拥有绝大势力,也乐得撮合二人。早与杨天琪之父暗中商量妥当,杨天琪数次前来,每次逗留许久,拂真老道便派了上官云珠招待。

    也是数有前定,上官云珠见了杨天琪,也不觉此人碍眼,却也并非一见倾心,两人在清虚道宗三山之上游山玩水,感情与日俱增,只是上官云珠的态度始终云遮雾言,杨天琪几次暗示,欲结成道侣,都被她支吾过去。杨天琪见佳人无意,也只得罢了。

    此次癞仙遗宝出世,杨天琪得了一柄合乎心意的飞剑,用了一夜时间将之炼化,忽然得知上官云珠居然也来求取遗宝,这一喜直是非同小可,连忙赶来。

    正巧上官云珠西嫌弃拂意老道碍手碍脚,设计将他摆脱,自己带了四名侍女偷跑出来,二人以秘法联络,约定在望月楼上汇合。杨天琪兴冲冲赶来,却在半路遇见一位少女,本是擦身而过,谁知那少女居然其心不良,往他身上下手偷盗。

    杨天琪好歹也是修成金丹之辈,乃是正道年轻一代中有数高手,金丹修士动念之间,便有丹煞罡气护身,寻常之人莫说动手加害,便是稍一动念,便会吃丹煞罡气震得粉碎。

    杨天琪原拟对方不过是个小女孩,不予计较,还特意收回几分护身罡气,只打算将之震晕了事,谁知那少女亦是修成法力的修士,出手迅捷,真气充沛,杨天琪大意之下,险些吃个大亏。不由大怒,一道剑气飞出,往那少女头顶落下。

    那少女心知不妙,也不知用了甚么法术,左一晃,右一闪,居然避开他飞剑,撒腿便逃。如此一来,勾动杨天琪怒火把脚追赶。少阳剑派传人修炼少阳真气,本身火性便旺,性子冲动暴躁,唯有修至脱劫之境,自身少阳真气借劫数磨去棱角,方可去了燥性,心地清明。

    杨天琪虽然修成金丹,但远远未到心性通透之境,肝火大作,非要追上那少女,给她一个好看。路遇凌冲,见他明知那女子下落,却挺硬不说,一怒之下,这才出手将他制住。否则以杨天琪平日脾气,便算胆大妄为,也绝不敢私自扣押太玄弟子。

    杨天琪上得顶楼,随手一按,凌冲不由自主坐在椅上。上官云珠身后一位侍女见凌冲生的唇红齿白,十分可喜,笑道:“杨少爷却是从何处寻了这样一位俊俏少年回来?难不成是要收作弟子,自己调教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