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一 玄天观 太玄下院
    碧霞和尚笑道:“叶施主乃是太玄剑派不世出之天才,所修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乃是天下五行道法的克星。那血河余孽法力虽高,叶施主胜之确是极难,但若要遁走,却也并非不能。只是最后出手之人,乃是星宿魔宗长老乔依依,只以一道神通将血幽子惊走,未下杀手,亦是顾忌魔道六派同气连枝之意。血幽子之事,昨夜贫僧已用本寺心光神通,传信于本寺方丈,静候发落。”

    凌冲暗自点头,昨日血幽子以血河真气困锁众人,沈朝阳施展三阳雷火飞剑之术,莫孤月则露了四灵四象真法,唯独叶向天始终以混元灭道真光对敌,连飞剑也未出。凌冲修为浅薄,自是瞧不出这位大师兄法力深浅,但叶向天游刃有余确是不假。

    凌冲道:“血幽子与我太玄剑派有深仇大恨,此次出世怕是便要纠结人手,对我太玄门下弟子不利。尤其山门重光之时,此事叶师兄早有安排,我也只听命行事罢了。”乔百岁与王朝侍立一旁,凌冲与碧霞所言,皆是修道界中秘辛之事,二人也听不懂许多,便知趣不曾插言。

    凌冲又问:“昨夜我也曾见到萧厉,那厮已然拜入星宿魔宗门下,修炼《周天星宿魔典》,如今已随莫孤月回返魔宗。”

    碧霞和尚沉吟道:“星宿魔宗门规严苛,若是弟子入门,数年之内不能将《周天星宿魔典》练至气贯周身,一意达窍之境界,便要取其性命。萧厉既是拜入魔宗,无有数年苦功,怕是出不得魔宗山门。自然也就无暇来寻师弟一家的麻烦了。”

    凌冲点头,说道:“此事我与大师倒是一般想法。因此我已与叶师兄约好,不日便要启程,先随他去东海神木岛,求取先天乙木精气,再回转太玄山门,拜师修行,不修成惊世法力,也不会出世了。”

    碧霞和尚笑道:“师弟有如此雄心,日后必成正果,纯阳可期。贫僧在府上叨扰良久,既已无事,明日便返回寺中。师弟可放心往太玄山中修道,府中之事,贫僧亦会照看一二。”

    凌冲登时大喜,碧霞和尚何等身份法力?既已出口答允照料自己一家老小,那萧厉便不足为惧,当下深施一礼,谢道:“大师高义大德,容后图报!”碧霞和尚笑道:“师弟天生剑心,日后必为玄门一代宗师,却是贫僧高攀了呢!”

    凌冲得了碧霞和尚许诺,心满意足,当下告退。领着王朝往自己房中落座,取出那方玉匣,笑道:“王叔,这便是我灵江之行,所得宝物了!”

    王朝伸手抚摸那玉匣几下,只觉触手温热,十分舒适,连带丹田中郁结之真气也有几分活络之意,奇道:“少爷,此宝似是能推动真气运行,若当真如此,可算得一件异宝了。你用那妖异之极的断剑换了此宝,却是划算得很呢!”

    凌冲笑道:“这玉匣之中乃是太玄剑派之宝。单瞧这玉匣神妙之处,可知其中宝物是如何的惊天动地了。不过连叶师兄也开启不得,还要回山请掌教发落。那血灵剑在我手中一无是处,落入莫孤月这等魔道巨擘之手,怕是如虎添翼。我倒是颇为担心此事。”

    王朝笑道:“少爷多虑了,那血灵剑便算落入莫孤月之手,他所修道法与之不合,想来要炼化以为己用,也有许多碍难。若是你实在担心,不如当面求教太玄掌教。听闻那位郭真人已是半仙之体,这等小事自是手到擒来。”

    凌冲点头笑道:“王叔说得不错。来来来,趁着此宝还在我手,且用上一用,莫要暴殄天物。这玉匣既能活络真气,再由我一旁护法,王叔借它醇和之气,将周身经脉打通。我也好放心离家,去太玄山求道。”

    日过晌午,凌冲胡乱吃了几口午饭,便即出府。他花费两个时辰,借助太玄玉匣之力,为王朝导气归元。那玉匣着实神异之极,一股真气绵绵润润,冲和温静。王朝亦是数十年修行,今日机缘成熟,非但将郁结真气梳理顺畅,顺带将任督二脉,先天之桥打通,真气修为更上层楼。

    凌冲留下王朝继续入静,继续细细体悟真气运转之力。他则怀揣玉匣,施施然赶往城外玄天观。玄天观在金陵城外之东,与碧霞寺恰是南辕北辙。凌冲出城之后,施展轻身功夫,向东投去。以他脚力,已可日行千里,两头见日。奔了不过半个时辰,便见一座小小土丘,其上一座小小道观,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凌冲一气上山,来至观门之前,举手大门。不旋踵间,一位小道童推开木门,瞧了凌冲一眼,低头施礼道:“可是凌冲师叔祖当面?弟子还清有礼,师叔祖请进。”凌冲见这小道童不过十一二岁,生的十分讨喜,便笑问:“你为何唤我师叔祖?难不成你也是我太玄弟子?”

    还清偏着头想了想,说道:“太玄二字,弟子从未听说。只是师傅吩咐了,今日会有一位凌冲施主入观,乃是弟子的师叔祖,要弟子好生招呼,不可失礼。”

    凌冲点头暗道:“看来此处乃是太玄剑派一处下院,也是,那楞伽寺在金陵城外有碧霞寺一所下院,太玄剑派亦是千年大派,俗世之中也必有些暗哨势力。”随着还清入内。

    那道观比之碧霞寺,可谓小巫见大巫,不过三进的宅院,第一进黄幔垂地,当中一座神像,供奉的却是道家玄天大帝。相传这位大帝成道极早,乃是一缕先天紫气化身,传下许多道统。玄门之中多有供奉,十分尊崇。

    凌冲拈了一柱清香,躬身三拜,这才随着还清往二进院子行去。一面笑问:“还清啊,你师傅是何道号,你又是如何在这玄天观中出家的?”

    还清挠头道:“师傅便是师傅,甚么道号的弟子不知。至于出家么,自弟子记事起,便在这观中了。”凌冲心头可怜:“看来这小道童乃是孤儿,被玄天观观主抚养长大。只是不知可曾修炼太玄法门?他既是叫我师叔祖,只怕这观主比我还小着一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