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七 四灵四象真法
    而祭炼法宝所用法诀,便是操控御使这件法宝之关键www..la祭炼血灵剑所用法诀,便是血河宗镇宗根本法门《冥河血神吞天法》。传闻之中血河乃是生自虚空冥河之中,此法若是由生灵修炼,最高境界便是将自身修成一尊血神子,纵横无极,吞尽生灵精血元气,成就魔道至高道果。

    血幽子虽不精通,但恰好修炼过这一道法门,因此催动冥河血河法,遥相呼唤血灵剑。血灵剑灵识蒙昧,却有一灵不灭,感应到血河法召唤,立时躁动起来。它本能知晓若是落入精修血河法之人手中,自己还有回复灵识,重归法宝的一天。因此挣扎之力绝大。

    莫孤月察觉于此,立时以北斗劾死戮魂禁法将之禁锢。北斗劾死戮魂禁法虽是杀戮妙法,但用以禁锢虚空灵识,却别有一番妙用。但如此一来,七尊北斗星神便被困在小洞天之中,不得解脱,只能尽力镇压血灵剑。

    血幽子屡次发动冥河血神法,血灵剑虽有呼应,却似被甚么法力禁锢,难于到手,喝道:“莫孤月,你手中乃是我血河宗至宝,若是乖乖交了出来,老子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便吸干你的星斗元神!”莫孤月默然不答,身上腾起一团稀薄星光,将血河真气阻挡在外。

    血幽子大笑道:“若是你师傅星帝在此,老子自然二话不说,拔腿走人。你不过一个修成金丹的小辈,仗着几尊星神,也敢与我做对?还是交出血灵剑,免得伤了你们两家和气!”

    星帝纵横天下一千载,为人心狠手毒,与他做对之辈大多做了孤魂野鬼,也唯有清虚道宗绝尘道人那等大能,方能活的逍遥自在。若非必要,血幽子实是不欲得罪他门下弟子,但血灵剑委实干系太大,由不得他不出重手。

    又等了片刻,见莫孤月冷冷不理,血幽子也自发了性子,喝道:“既然如此,莫怪老子心狠手辣!将你炼成血河真气滋补我的法力!”血河翻涌之间,条条血气贯空交织,结成一朵血焰莲花,往莫孤月头顶落来。

    这一朵血焰莲花内蕴血幽子五成功力,压力绝顶,更兼有炼化污秽之能,还未到莫孤月顶上,便已发出一股绝大吸力,要吸扯着护体星光往血焰之中投去。

    莫孤月暗叹一声,脑后星光陡然大盛,此时已是夜半三更之时,周天之上群星之中,共有四座星宫为他脑后星光引动,明灭之间,陡然降下四道粗大之极的星光,汇入莫孤月体内。莫孤月一声轻吟,脑后飞出四道星光,化为四尊星神。这四尊星神并非人形,而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即是民间所称的四灵。

    莫孤月此人心思阴沉之极,他所修炼的根本功法并非北斗劾死戮魂禁法。那北斗星君化身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之用,他的根本道法乃是四灵四象真法,亦是从《周天星宿魔典》之中演化而来,这套法门威力至大,不在北斗阵法之下。

    莫孤月苦心修炼,便在星宿魔宗之中,除了师尊星帝之外,也无人知晓他的根本道法居然这一部四灵四象真法。但今日阴差阳错,血幽子摆明要将自己诛杀,夺取血灵剑,北斗星神要镇压血灵剑元神,生死威胁之下,唯有使出这一部根本道诀。

    四灵四象真法取象于周天星宿中的东方青龙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合为二十八宿。分为:东方苍龙: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玄武:斗扣女虚危室壁。西方白虎: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左青龙,名孟章。卯文。右白虎,名监兵。酉文。前朱雀,名陵光。午文。后玄武,名执明。子文。四象则是太阴、少阴、太阳、少阳,与四灵相合,便可变化无穷。

    莫孤月为了修成此法,费尽无穷心里,用尽手段,终于将四尊星神炼成,本拟星帝退位之时,以此法震慑同辈同门,坐上掌教的宝座。此时被血幽子逼迫施展,内心之愤恨可想而知。因此这四尊星神显化,立时动用全力,北方青龙七宿星光化为一条巨大青龙,摇头摆尾,长有百丈,盘坐蛇阵,张口巨口一吸,将漫天血河吸入腹中。

    南方朱雀七宿化为一只朱雀神鸟,翼展千里,高声厉鸣。朱雀乃是南方神鸟,秉承南明离火之精而生,专司破邪诛魔,乃是阴郁之气天生的对头,尤其对上血河真气,更是天生的克星。

    那朱雀羽冠华美之极,张口吐出一派火光,正是先天七大真火之一的南明离火。血河真气一遇南明离火,立时被焚化殆尽。虽然四周血河仍旧大浪滔天,却再也不能随灭随生。北方玄武七宿化为一只玄武神兽,高有千丈,其相为龟蛇相缠,所御为北方壬癸神水,此水亦为先天神水,自生阴阳五行,别有妙用,善能抵御天下诸火。壬癸神水一出,便化为一道晶莹壁垒,将涛涛血河排除在外。

    西方白虎七宿化为一只插翅白虎,仰天长啸,周身泛起凛凛白气白光,刀光剑光逡巡往来,先天庚金之气汇聚,化为一道剑网,血河真气遇上,便被切割的不成样子,要么被朱雀的南明离火所烧,要么被青龙收取。

    四灵四象真法一出,正是血河宗法力克星。血幽子惊怒之下,急忙调集法力,血河之中升起无数血魄神雷,又有七道化血刀光刺破虚空,往返杀来。血幽子本拟此番动手,只是几个不入流的小辈,将本体四成功力化为滔滔血河而来。谁知接连遇上硬茬,屡攻不下,这才有些心焦。

    碧霞和尚端坐凌府,沏了一杯香茗,惬意非常。癞仙金船出世也好,飞宫云阙也罢,众有缘人得宝而归等等,皆是泰然处之。等到血幽子血河飞来,这才微微色变:“居然是血河余孽!此人神通厉害,已是渡过几重天劫的人物,只怕叶向天等人应付不来。”正思忖要不要出手助叶向天等人一臂之力,忽然眉头一挑,自语道:“好,管闲事的来了!且看一山二虎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