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五 后天阴阳炼血光
    沈朝阳喝道:“诸位师弟助我!”常洪与赵、钱三人也知危急之时,事关性命,尽皆拼命将本身真气注入玄赤光圈www..la连秦钧也将少的可怜的真气注入。五人同门修行,真气同源,玄赤两色光圈得了真气灌注,立时大发神威,一口气冲破血河包裹,直入云天。

    那血河长老已然渡过数重劫数,法力凝练之极,若他全力对付沈朝阳四人,早已将他们尽数吸干精血。但他绝大部分法力皆用来对付叶向天与莫孤月等人,无暇顾及正一道四人,这才被他们一冲而出。

    那血河长老道号血幽子,本是与上代掌教血痕子同辈,当年太玄剑派杀上血河宗之前,血痕子便已推算出本门将有大难,连带自己亦劫数难逃。因此分遣长老弟子将事关血河宗传承的一干宝物与典籍尽数携带了出去。

    那血灵剑便由另一位长老带走,谁知短短二百年时光,非但法宝之中灵识被人打散,便连剑身也被击断。血幽子所携乃是血河宗另一件法宝聚血魔旗,此宝攻防皆不出色,但唯有一点,便是可将天地元气转化为血河真气,供给血河传人修炼本门法力。

    血幽子二百年前不过初初练成婴儿,就是得了此宝之助,日夕苦修,二百年时光已然渡过数重劫数。他暗中打探,得知太玄剑派自上代掌教荀真人化去,便有末座弟子郭纯阳接掌大位。这郭纯阳素来深藏不漏,太玄山上又高手众多,他也没胆量孤身前去报仇。

    恰巧癞仙遗宝出世,他便打算半路截杀几个有缘之人,先得手几件宝物,也好增厚实力,再图复仇之事。只是赶来中途遇事耽搁,这才令其余四家有缘人安然离去。血幽子原本只想抢夺癞仙遗宝,一见太玄弟子在场,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再者本门至宝血灵剑居然亦在此处,更是意外之喜。按捺不住,登时强自出手!

    血幽子将七八分精力对准了叶向天与莫孤月,二人压力比之沈朝阳四人要大的太多。血河涌来之时,叶向天便即色变,大袖一挥,青、黄、赤、黑、白五色奇光升腾,将凌冲与张亦如护住。

    凌冲在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光笼盖之下,眼瞧光壁之外,血光层层激涌,浊浪冲天,触目皆是一片血色。鼻中忽闻一缕血腥之气,立感全身真气飘摇欲飞,登时惊骇不已。

    身旁张亦如更是不堪,他虽得叶向天十年传授,学的也只是扎根集的内功坐功之法,对敌经验远不如凌冲丰富,一缕血气如身,立时周身入沸,张口欲喊,却发不出声音。

    叶向天冷冷说道:“这便是血河妖孽神通,血光一经入体,便会吞噬真气精血,你二人速运本门心法,固元守一,将血光逼出体外!”

    凌冲忙调集体内太玄真气,抱元守一,果然真气便即宁定,任它血气再剩,也丝毫引动不得。其实还是仗了叶向天运用灭道真光护住二人,不然以凌冲这点微末修为,粘上一丝血光便要化为血幽子的养分了。

    张亦如却比凌冲大是不堪,连运几次心法,只是心旌摇动,不可自持,根本入不得静,愈是焦急,结果便愈是相反。眼见血气勾动自身真气,便要引火**。

    凌冲见了,忙即伸手,将太玄真气运至指尖,在他面前一晃,张亦如身上血光如蚊闻血,立时抛下张亦如,疯狂往凌冲指尖用来。凌冲冷笑一声,任由血光侵入丹田,方欲作怪,不妨那团阴阳气旋往上一扑,连带许多太玄真气一同吃下,补益自身去了。

    凌冲引动血光入体,本拟似当初一般,以太玄真气将之合练,化为后天阴阳二气。谁知阴阳气旋自从吞噬了沈朝阳、程素衣、叶向天三人所发异种真气之后,越发壮大起来,逐渐不得安分,一见血光便如老饕见了美味,半点渣滓也未留下,倒是大出凌冲意料之外。

    叶向天本是瞧瞧自家弟子在危机之中如何表现,谁知却是如此不堪,心下恚怒,却也不能坐视爱徒身死,正要出手搭救,谁知凌冲轻描淡写,居然就将血光炼化。虽知后天二气奇异之极,却也忍不住惊诧非常,暗思:“这后天阴阳二气果是玄妙,凌师弟有此缘法,亦是天大的好处。我太玄剑派得了凌师弟,只怕重光有望!”

    张亦如于生死之间,胸怀大乱,得凌冲相助,方才脱离险境,他脸薄心傲,感激之语便说不出口,只点了点头。心头却想这位便宜师叔也不似方见时那般可恶了。

    叶向天默运真气,灭道真光层层生出,将血光牢牢抵住。飞剑之道,只合攻坚破锐,斩斫切劈,遇上血河真气这等随灭随生之法,便力有不逮。如抽刀断水,毫无建树。因此这等生生不息之真气法术恰为天下剑修之克星。

    好在叶向天所炼灭道真法,只需对手不曾跳出五行,便要受他克制。血河真气善能污秽法力飞剑,生生不灭,但本质却仍是一股水系真气,不脱先后天五行藩篱,正为灭道真光所克。只是二人道行相差太大,血幽子真气凝练,灭道真光亦只能如蚂蚁啃树,一点点一丝丝的将之磨灭。但饶是如此,血河真气再即猖狂,也依旧攻不进灭道真光圈之中。

    血幽子将元神藏身于无边血河之中,冷哼一声,说道:“小辈莫要以为练了狗屁的灭道真法,老子便奈何你不得!看我破你法术!”血河浪潮翻涌,如潮汐起落,层叠次进,狠狠拍在灭道光圈之上,光圈所受压力何止增强了百倍?

    血河之中又生出无数夜叉、恶鬼、修罗,或三头六臂、或獠牙突出、或面色靛蓝,种种凶恶之处不可尽数。齐齐怒喝,手持无数法器,劈头盖脸杀来,只将灭道真光圈敲打的涟漪阵阵,又有猛鬼趴在真光圈之上,磨牙吮血,备诸凶残。

    凌冲道心坚凝,根本不为所动,反倒思忖如何用阴阳气旋给这血幽子一个狠的。张亦如少年心性,不免有几分惧意,却也勉强不曾失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