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三 易宝
    一来一去,潇洒自在,直视七位星神如www..la莫孤月眼中神光大作,只盯着叶向天,一言不发。叶向天收了那道剑气,不慌不忙说道:“莫兄莫要恼怒,这道剑气乃是这玉匣所发,并非叶某暗算。这玉匣乃是本门前辈高手以元命剑匣祭炼,内中所盛该当是我太玄剑派之宝。”

    此言一出,莫孤月登时动容,说道:“可是玄机百炼元命剑匣?”叶向天点头:“不错,正是这道法诀。”太玄剑派门中流传数道剑诀法门,传言条条皆通纯阳。这玄机元命剑匣的道法便是一位前辈别出心裁所创。

    玄机百炼元命剑匣顾名思义,便是当做本命之宝祭炼之法。乃是以秘法真气在丹田之中祭炼出一只剑匣,这剑匣便是本命法宝,随着功力增强,剑匣之中便可孕育无量剑气,对敌之时一口气放将出来,几乎无往而不利。

    方才那一道剑光便是太玄剑派前辈高手在玉匣之中封存的一道剑气,以元命剑匣之法温养了不知多少时日,一朝放出,自是威能逆天,连莫孤月那等法力之辈,都险些吃了大亏。

    萧厉却是心下忐忑,原本一步登天,被乔依依收为弟子,他还有些窃喜,谁知转头来得的却是这么一件鸡肋,玄门道家之物与星宿魔宗功法不和,乔依依便再神通广大,也绝无可能以玉匣中宝物练成甚么法宝或是惊天动地的神通。若是她一怒之下,一掌将自己毙杀,又或是将自己逐出师门,皆是糟糕已极。

    叶向天说完,便不再言语,只心下暗自盘算。玄机百炼元命剑匣在千年之前,太玄剑派弟子贪图其斗法之能,修炼之辈甚多。但千年以降,历代掌教有感此法杀戮太盛,虽然斗法犀利,但极易迷失道心,便不许弟子过多修炼。

    如今太玄门中修炼此法成就最高者,便是三长老百炼道人。他自入道之时便修炼此法,甚至自家将道号也改作了百炼二字。如今已是脱劫修为,但这方玉匣所发剑气,深奥古朴,玄机剑匣祭炼之法千年以来已有不少改进。因此这道剑气断非百炼道人所修,甚至并非当世之物,起码也是千年前的古物了。

    他虽出身玄门正宗,但绝非迂腐之辈,反而行事顺应本心,见这玉匣以元命剑匣之法封存宝物,其中必是太玄剑派重宝,无论如何誓不能让莫孤月带走,正要出其不意出手强夺。

    忽听凌冲说道:“莫先生,贵派修炼星斗元神,虽亦有练剑之法,怕是所传法门与我太玄剑派大相径庭。此宝本属我太玄所有,不知为何落入癞仙之手。今日又被贵派得手,我太玄剑派也是要脸面的,绝不容许本门之宝流落外人之手。不若如此,若是莫先生首肯,凌某愿以掌中血灵剑与先生易换如何?”

    此言一出,莫孤月与萧厉固然出乎所料,叶向天也颇感意外。那血灵剑乃是血河宗之宝,内中自生灵识,即便只剩半截,亦是妙用无穷。那玉匣封禁之宝究竟为何,谁也不知,凌冲贸然用血灵残剑交换,着实出乎几人意料之外。

    叶向天皱眉道:“凌师弟,那血灵剑是你所得,回转山门之后,长老前辈们也不好意思要你的,你留着此剑还有许多妙用。那玉匣之中宝物即使你换了到手,日后亦要交还本门,等如你平白损失了一件法宝,你要思虑周全才好。”

    凌冲一笑说道:“叶师兄多虑了,小弟回转本门,便要精心修持太玄妙法,这血灵剑与本门心法不合,催动起来颇耗真气,且小弟玄门弟子,日日手持邪派法宝,传了出去没得惹人耻笑。再者小弟新入山门,正愁无有进身之礼,恰好将这玉匣献上,也算为本门尽上一份心力。”末了微微向叶向天靠了靠,小声道:“本门郭掌教也是有头有面的人物,想来也不好意思白拿弟子的东西罢?”

    叶向天嘴角微微一抽,默然不语。张亦如暗暗骂道:“我当这小子为了寻回本门宝物,才甘愿舍弃血灵剑,谁知早就打算妥当,连掌教师祖也算计了进去!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莫孤月见凌冲居然舍得以血灵剑来换玉匣,亦是事出意外。凌冲所言不差,这玉匣落入星宿魔宗手中可说毫无用处,若是强用法力开启,只怕内中物事便会被所藏剑气摧毁,来个玉石俱焚,反而不美,但他也不好明说此物乃是乔依依定下的,他也做主不得,正自沉吟之间。

    萧厉忽然满面异色,悄声道:“莫师兄,方才乔恩师传信与我,命你用此玉匣将血灵断剑换了过来。”莫孤月望他一眼,乔依依乃是与星帝同辈长老,神通广大,瞒过自己给萧厉传音不过举手之劳,且萧厉纵有天大胆子,也绝不敢在此事上欺瞒自己。

    莫孤月将玉匣在手中颠了颠,掌心吐劲,居然轻易便抛给了凌冲。凌冲略吃一惊,忙即伸手将玉匣接住。玉匣触手微温,忽有一道暖流起自玉匣,直入丹田,凌冲所炼太玄真气方才被程素衣涵渊重水所封,还有些运转不灵。这道暖流与太玄真气相合,登时活跃起来,且比之前更见灵动。

    凌冲大喜:“无论玉匣之中是何样宝物,只这玉匣本身既能助长太玄真气之力,便已是罕见的宝贝了。”毫不迟疑,将手中血灵剑抛了过去。莫孤月伸手接剑,食中二指在剑脊之上一抹,血灵剑立时锵鸣不已,一道血光自剑身冲出,道道血煞之气环空。

    莫孤月朝凌冲点点头,说道:“凌小哥果是信人!”将血灵剑收入脑后星光之中,也不与萧厉商量。萧厉面上一无神色,便似不曾瞧见一般。

    凌冲将手中玉匣把玩了一阵,便双手呈到叶向天面前,说道:“还请叶师兄将此宝收好,回山也好转呈掌教。”叶向天却不便收,说道:“此宝是你以血灵剑换来,便是你之物。回山之后,你可自行转呈掌教。”凌冲眼珠一转,笑道:“既然如此,小弟便先保管几日。”将玉匣贴身藏好。玉匣所发气息对太玄真气大有裨益,正好多把玩几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