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十二 太玄玉匣 百炼玄机
    凌冲本是一心要斩杀高玉莲这个败坏门风,不守妇道的***因此将全副精神尽数投入掌中之间,只觉眼中事物逐渐虚化,唯余一点剑尖,满心杀意如天雷鼓噪、巨岳悬空,渐有不吐不快www..la正要鼓力一击,任它天崩地裂,我只一剑挥出,谁知剑势将发未发,却感一道寒冰真气上身,奇酷寒烈,立时将剑势封冻,就连周身真气都有些运转不灵。

    凌冲立时从那种玄妙之境清醒,只是丹田之中缕缕寒气纠缠交错,居然将太玄真气压制的丝毫不能动弹。唯有那一团阴阳气旋,依旧悠游自在,旋转不停。

    叶向天忽然伸手在他背上一拍,一道热气自背上穴窍直入丹田,顷刻间便将那缕缕寒气化解,叶向天转头向程素衣说道:“好厉害的涵渊重水!不知程道友对我这师弟之事有何见教?”语气淡然,但任谁也听得出其中的丝丝怒意。

    程素衣心头一凛,她方才见凌冲蓄势剑意,高玉莲已为他剑势所惑,一剑之下,定必横死当场,这才不惜身份,出手阻止。她将玄冥真水与天一贞水合修。天一贞水的后天变化乃是万化灵水,二玄冥真水的后天变化便是涵渊重水。

    此水取自北冥万载涵渊,只在海底万丈之下方有,程素衣亦是借助一件师门法宝,仗着通天运道,这才收有数十滴,平日之宝重不下自身性命。日后成道契机便在于此。方才凌冲运集剑意,气机交感之下,程素衣不及细思,便用一丝涵渊重水之气将凌冲剑意冰封,谁知却将叶向天惹怒。

    叶向天此人深藏不露,所修又是专克先后天五行之道法,若是斗起法来,委实头疼。程素衣也知此时叶向天已然怒极,一言不合便会拔剑相向,叹息一声,说道:“贫道亦是逼不得已,一时情急出手,还望叶道友海涵。”

    “凌府之事,贫道已然知晓,此事便由贫道做主,三日之内,高家便会往凌家退婚,不使凌家颜面有何损伤。如此叶道友与凌师弟以为如何?”

    叶向天默然不答,凌冲哼了一声:“程道长为一派掌门弟子,所说之言凌某自是信得过的,若是高家三日之内前去退婚,此事便算揭过了。”

    程素衣见他应允,点头道:“好,便是如此了!师妹,走罢!”高玉莲还待辩解几句,瞥见大师姐面沉如水,心头一震,口中之言便说不出来,恨恨望了凌冲一眼,又往萧厉处瞟了瞟,还欲再言。

    程素衣叱道:“还不过来!”高玉莲不敢再说,低头走到程素衣身后,程素衣将手一摇,一道寒烟裹身,二人身化白光飞走无踪。

    自高玉莲出现,萧厉理都不理,便似全不认识,此时忽然出言道:“这玉匣倒也结实,小弟却是无能为力,不如请莫师兄将之开启,小弟也好瞧瞧里面究竟是何物事?”那玉匣乃是星宿魔宗长老乔依依指明所要之物,借萧厉之手从癞仙金船之中带了出来,原本莫孤月要立刻返回星宿魔宗总坛,将此宝献与乔依依,但听萧厉所言,也不禁起了好奇之意,究竟是何等至宝,能引得乔长老不惜开门收徒,也要弄到手。

    萧厉见莫孤月还自沉吟,便说道:“莫师兄不必担心,是小弟要打开来瞧瞧,日后便是师尊怪罪,自有小弟一人承担便是。”莫孤月当即伸手一指,一道星光激射而出,照在玉匣之上。

    那玉匣本是安安稳稳,吃星光一照,洁白纹理之中陡然散发道道金光,其色璀璨,居然将莫孤月一道法力死死顶住。莫孤月眉头一挑,他修成星神,法力庞大,不虞匮乏,这一道虽是随手而发,却也足以匹敌一位修成金丹之辈,不想竟对玉匣丝毫无用。

    莫孤月哼了一声,又加了三分法力,星光自他指尖涌出,初时潺潺如同溪水,继而化为泼天大水,铺天盖地般涌向那小小玉匣。这一次玉匣之上金光一收,白气翻涌,倏忽之间凝成一朵白莲,大有掌许,莲叶层层绽放,莲心之中忽有剑意飞腾,一道剑气横空斩出!

    莫孤月喝了一声:“不好!”脑后星光之中飞出一位天枢星神,迎面挡在剑光之前。那剑光长有十丈,宽仅数尺,只轻轻划过,便将莫孤月所发指尖星光切成两道,随后云燕掠水,剑光曲折变化,又将天枢星神一剑削成两半!

    那星神乃是已周天星光练就,容纳法力,有形无质,便是被斩杀,也不过略一动用真气,便又可运炼了回来,但被此道剑光劈中,却是不声不响化为乌有,点点星光化作星屑飞散,好看之极。

    那剑光虽将天枢星神斩杀,却也被阻了一阻,莫孤月面色凝重已极,又飞出六位星君,各自现了法相,齐伸巨掌,往剑光抓来。那剑光恍如游鱼,只在十二只巨掌之中游荡。莫孤月冷哼一声,不惜耗费功力,脑后星光灭去三成,又将天枢星君祭炼了出来,天枢星君归位,北斗七位神君举起,登时生出共鸣,起了一种强烈感应。

    北斗七位星君归位,法力激荡之下,已然发动了“北斗劾死戮魂禁法”。俗语有云:“北斗注死,南斗注生”。便是说北斗七星所辖,乃是众生死路之归。这套“北斗劾死戮魂禁法”便是北斗星斗元神天生神通,专一勾取生灵气息灵气,无灵无气,自然便是死了。

    这套禁法威力至大,莫孤月字炼成以来,从未施展,不想今日居然被一道小小剑气逼到如此境地。禁法展布开来,方圆百里虚空登时被禁锢,众真心头便似蒙上了一层阴影,明明之中极天北斗之中似有目光注视自身,只需轻轻一捞,自家元神气息便会被人摄走。

    沈朝阳当即神色大变,一拍顶门,一道灵符飞出,以五色灵气描绘种种天纹,只是在金光包裹之中,却瞧不分明。这道金符洒下万千金光,已将正一道四人身形笼罩,四人心头一松,只觉那等压抑之感瞬间远去。

    叶向天更是直接,顶门之上升起一道光华,光分五色,青、黄、赤、黑、白,正是他所修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所化灭道神光,这道神光往下一刷,直奔北斗星神之处,只狠狠一刷,便突破七位星神封锁,将那剑气兜了进去。随机心念一动,那灭道神光便即飞回,连带剑气一同没入他顶门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