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二 冲和之气
    魔剑反噬,凌冲固然大吃一惊,太玄剑法中十成威力骤减到了五成,这才被萧戾觑到良机,安然脱身。否则萧戾尚未练成星辰真法,遇到太玄三十六剑这等凌厉杀剑,必要授首剑下。

    血灵剑躁动愈来愈加强烈,凌冲渐渐把持不住,唯有竭力将丹田太玄真气灌注剑身,镇压其中的魔念。这才知晓为何此剑能为血河宗镇派之宝,此剑铸炼之时,想必吞噬了无尽生灵之血肉魂魄,炼成其中一道玄奥魔念,只是当年遭受重创,沉寂了下去。

    如今血剑重光,尤其受了萧戾魔气吸引,其中魔念暴乱起来,欲要摆脱凌冲控制。凌冲也顾不得追杀萧戾,先要尽全力镇压魔剑。若是被它逃了出去,嗜血之灵发作,金陵城中不知有多少百姓要沦为血食。

    太玄真气杀伐之性极重,如庚金之气,锋锐绝伦,其中自有一股傲视天地、化万物为齑粉的意境,恰恰能够克制血灵魔念,随着真气注入,血灵剑中魔念躁动也愈加衰弱。但剑中生出一股阴冷气息与太玄真气对抗。

    两股真气一阴一阳,相互克制,一道冷漠肃杀,一道阴寒狠毒,甫一相交,便狠狠争斗起来。凌冲暗暗叫苦,太玄真气是他辛辛苦苦修炼得来,乃是玄门正宗,自然归属于纯阳之气,而血灵剑中所蕴气息,不消说自然便是玄阴之气了。两道真气相斗,此消彼长之下,双双化于无形。

    凌冲暗暗叫苦,那太玄真气他辛苦修炼而来,却被剑中玄阴之气抵消,多年苦功毁于一旦,且真气一失,剑法威力便要大打折扣,日后再见了萧戾,如何挡他的住?此时势成骑虎,也唯有竭力运转,将魔剑镇压。

    但无论他如何灌注,血灵剑中总有一股玄阴之气生出,绵绵不绝,如丝如缕,想来也是,此剑历经血河宗历代高人祭炼,剑中所蕴玄阴魔气可谓滔滔如海,虽受了重创,尤其是凌冲这个小小凡人能够抵御的?

    一分、两分,直至九分,眼看丹田中太玄真气即将消耗殆尽,凌冲颇有些自嘲的想道:“若是太玄真气耗尽,只怕这魔剑便要吞噬我的血肉了吧?只盼叶师兄身在金陵,不然此剑失了掌控,造下偌大杀孽,岂非我的罪过?”

    他丹田中十成太玄真气终于耗尽,而玄阴之气却依旧不绝,从剑柄之处传来,循着周身经脉往脏腑丹田之处逼近。便在此时,凌冲天灵之中忽然一道玄奥意念生出,猛然扑入血灵剑中。

    这道意念平平淡淡,但其中却孕育了无上剑意,耳边似有阵阵剑鸣响过,血灵剑中似乎也发出一声痛鸣嘶吼,跟着玄阴之气如潮退却,悉数钻入剑中不见。

    凌冲回过神来,全身已被汗水打湿,双腿无力,一下子跪坐在地上。方才那一道意念便是当日叶向天传他太玄三十六剑所留,一直存于天灵之中,为的便是助凌冲镇压血灵剑的魔念,不令它复出为恶。

    凌冲喘息之间,耳边一个平和声音道:“这血灵剑剑灵苏醒,我方才以太玄剑意将之镇压,却不能治本,五日之后,你到灵江江眼寻我,我助你将此剑收服,免遭反噬。”知是叶向天感应自身剑意发动,于极远之地传念授计,凌冲感佩无已,望空拜谢。

    太玄真气耗尽,丹田中已是十室九空,便在此时,凌冲忽然咦的一声,只觉一股气流如丝如缕,介于温热与清凉之间,在他手掌经脉中流淌,若说他之前所修的太玄真气是汪洋大海,那这股气流便是潺潺小溪,且还在不断流失之中。

    凌冲之所以惊异,是发觉这股气流不同于太玄真气的刚猛霸道,亦非血灵玄阴之气的阴狠毒辣,而是显得中正平和,冲然而合于阴阳,似乎又能变换为纯阳玄阴两种不同真气,甚至四象五行皆能转化。

    “这是什么真气?”凌冲心头闪过一丝疑问,随即脑中灵光一闪,想到小时读到《道德经》中所言:“万物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这本《道德经》既非拳剑秘籍,亦非修真了道之秘奥,讲述天地之道的至理,玄之又玄,历代注疏之人如过江之鲫,却都只是隔靴搔痒。

    “冲气者,阴伏而阳精也!这下捡到好东西了!”凌冲机灵之极,一瞬间便知这缕真气必是方才太玄真气与玄阴真气交相磨荡衍生而出,兼具阴阳两性,可称混元!心念一动,丹田中发出一股吸力,将这一缕冲气吸入,慢慢温养。

    过了片刻,他颓然发现这股冲气数量极其稀少,且不断散失,依旧化为阴阳二气,继而消散无踪,无论用何样方法皆不能保留长久。

    心念一动,将那一缕冲气留在丹田,依照太玄秘法催生太玄真气,继而去勾动血灵剑中玄阴之气,他小心翼翼之下,一面修炼太玄真气,一面一点点引导与玄阴之气磨合。丹田中太玄真气随灭随生,与玄阴真气相抗,果然足足消耗了两成左右,才又有一缕冲气生出。

    凌冲早有准备,又将之引入丹田,与之前的冲气相合,两股真气合一,比之前壮大了许多,但与太玄真气相比,仍是沧海一粟。凌冲努力炼化,直到天色破晓,也不过炼成四股冲气,凝成一股,在丹田中蛰伏不动,虽仍旧逸散不断,到底比之前要好了些。

    凌冲几次运转,那股冲气却懒洋洋的毫不理会,他丹田空虚,修炼冲气太耗功夫,只好依旧修炼太玄真气,又过一个时辰,丹田真气已恢复了三成,还有要紧事办,不敢耽搁,不顾重伤之体,缓步出城,直奔碧霞山碧霞寺而去。

    老夫人与王朝还在碧霞寺中,昨夜虽将萧戾重创,但难保他不会孤注一掷,杀入凌府。凌冲心里早有主意:“那三嗔和尚一看就是个油盐不进的角色,不过那碧霞和尚常年驻锡碧霞山,我凌家每年上千两的香油供奉,如今有了为难,他也不好意思不伸手帮忙。”

    凌老夫人笃信佛教,每逢初一十五皆不顾路途颠簸,往碧霞寺进香,每次皆要施舍财物,一年下来,足有数千两银钱。此时大明太平已久,民丰物阜,物价极低。一两银子已足够置办一桌上好酒席,数千两银子委实不是一笔小数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