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十 星宿法 陨星刀
    萧戾显然也觉凌冲如此镇定必有猫腻,先下手为强。凌冲心灵上猛然起了一丝警兆,长剑一抖,布条化为碎屑飘落,轻轻向左平削,叮的一声轻响,与一条黑影碰撞,将那黑影格飞。

    那黑影在半空盘绕一圈,又自飞来,月光映衬之下,却是一口黑黝黝的短刀,长只半尺,宽有三指,纵横之间,悄无声息。凌冲心头一紧:“飞刀!这萧戾居然还精修道法!今日便是拼了性命,也万万不能放他逃脱!”

    原以为萧戾不过是武功高强之辈,谁知居然得了道法传承,看那飞刀圆转如意,显然曾痛下苦功,怪道他一人便能将那偏将全家百口杀的干干净净。

    凌冲意识到这一点,先是惊诧,继而则是杀意满胸,此次若是他落败,或是被萧戾逃脱,日后报复起来,以王朝与乔百岁的身手,只怕当不过他一刀之威,那时凌家上下性命难保!

    凌冲一声低吟,不去理会半空中飞刀,双足一顿,直直冲向萧戾!他周身真气全开高速运转,一步跨出便是三丈之遥。等到第二步跨出,已与萧戾相距不过三尺,血灵剑当空一振,如开山巨斧,直直劈落!足有七成真气尽数灌注剑身,血灵剑发出声声嘶吼,如巨象轰鸣,猛虎摇风声势猛恶之极!

    萧戾又是咦的一声,身形化雾,陡然消散不见。凌冲想也不想,感知之中一股玄妙意念生出,长剑改劈为挑,往左侧一横。又是一声轻响,萧戾现出身形,左手伸出,一面薄薄圆盾横在胸前。这圆盾竟是纯为真气化成,只是通体乌黑,望去诡异无比。

    凌冲一剑正挑在圆盾之上,心念电转,手腕抖动,长剑连劈,左三剑右四剑。无论他从何角度,圆盾皆能轻巧格挡,他长剑翻飞,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皆是剑影,剑气纵横。却悉数被那圆盾挡下,只是凌冲的手段又岂止如此?早已算准那圆盾虚弱之处,运劲于锋,足足砍了一十八剑,圆盾终于承受不住,化为了无形。却在此时,那黑色飞刀又自飞来,直往他头上落去。

    凌冲起剑格挡,叮叮叮,如雨打芭蕉,飞刀盘绕之间,化为一座光幢,将他包裹在其中。这把飞刀与圆盾不同,非是真气所化,乃是万载寒铁打造,居然和血灵剑拼了个不相上下。

    萧戾先前面上的惊诧之色已然隐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淡然:“想不到文质彬彬的凌家大少,居然有如此身手。只可惜你剑法再高,也不过只是凡间顶尖的武者,遇到我这种修行法术之人,还是要束手束脚,任凭宰割。”

    凌冲的声音从飞刀刀光之中传来,带着丝丝疲惫,显然长时间运使剑气,也有些力不从心:“仙道之说何其飘渺,你不过学了几分皮毛,就敢横行么?”

    萧戾一笑,有着说不出的嘲讽之意:“你一个小小凡人,又哪里知道天地之大,造化之奇?我只用一柄陨星刀便将你迫入绝境,夏虫语冰,岂不可笑!”

    凌冲喝道:“修道之人便须上体天心,你肆意杀戮,又怎能得道!”萧戾嘴角抽了抽,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肆意张狂,但两旁街道却仍是静谧之极,似乎一层无形禁制将两人与外界隔绝了开来。

    萧戾笑了一阵,也自喝道:“罢了!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之事!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也敢妄言天心?我虽未见过师门之人,但所修道法乃是魔门一派却知道的清清楚楚。你让一个魔头去上体天心?哈哈!”

    凌冲一面运使血灵剑与无处不在之刀光鏖战,一面问道:“魔道又如何?你多造杀戮,难道不怕日后报应临头?”萧戾衣袖微微抖动,手捏法诀,操控飞刀,表面却仍旧一派云淡风轻:“魔道之辈,损人利己,唯恐天下不乱!如此方能趁势而起。我看你是被那些秃驴骗的不轻。报应?我魔道最不怕的便是报应!”

    “历来魔教得了正果飞升之辈比之那些玄门佛门丝毫不少!若都劫数临身,只怕在这世上魔道早已绝传了。天心谓何?并非为善,亦非为恶,有恶有善,阴阳轮转!这一点,玄门要比佛门瞧得通透的多了!”

    “你知不知道,我父萧远年迂腐得紧,只知什么精忠报国那一套。镇远大将军,手握兵权,镇守北疆。若是换了他人,还不拼命往家里捞银子?偏生我那位父亲却是个驴脾气,生性耿直,从不收受钱财。搞得我们一家一贫如洗,我母亲为了补贴家用,还要自己做些针线活计。”

    “堂堂大将军夫人,居然还要自己做活,岂不可笑?我那蠢父对我们母子吝惜,对他那些袍泽却是掏心挖肺,每战必当身先士卒,饭同饭,衣同衣,生死与共。只可惜,他得到了兵士的爱戴,却被同僚与部下嫉恨!”

    萧戾不知怎的,居然破天荒与凌冲闲聊起来,谈及当年他父亲萧远年含冤被杀、全家灭门的惨案,双目之中空空洞洞,似乎这等人寰惨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与他毫无关联。

    “我那个古板的父亲自己不收受贿赂,还立下严规,不令部下贪墨。只是他能甘于平淡,部下们浴血拼杀,为的便是一个荣华富贵,久而久之,怨怼之意日盛。终于一名偏将名叫张虎的,往天京告密,诬陷我父与北疆私通。”

    “可笑那惠帝老儿,居然不念多年镇守之功,也不问青红皂白,便将我父捉拿回京,严刑拷问。我父虽力证不屈,无奈人单力薄,朝中无人搭救,终于被御笔朱批处死。”刀阵光幢之中,凌冲出剑也有了几分迟疑,说道:“此事我曾听家父提起,说到惠帝自毁长城,屈杀大将,日后必自食恶果!”

    萧戾眼光一闪:“哦?我原以为你父凌真不过是个迂腐书生,不想却有这样一番见识,我倒要替我那蠢父多谢他了。”凌冲挥剑当风,挡下重重刀光,喘息着道:“惠帝昏庸无能,我父虽有经纬之才,却只愿做一富家翁。只可惜萧大将军英年早逝,你是他子嗣,我也不敢奢求你能继承他的遗愿,保家卫国,只求你莫要堕入魔道,沉迷杀戮!”

    萧戾一声长笑:“好大口气!堕入魔道?沉迷杀戮?你从小锦衣玉食,又何曾尝过我所受的诸般痛苦!我来问你,你可曾亲眼见至亲之人一一被杀?我全家被惠帝所杀,我被家中老仆以自己的亲孙儿换了出来,苟活残喘。一个人万里奔逃,一路受尽冷眼污蔑,孤身一人面对群狼,险些葬身狼吻。我若非学得一身神通,便要一生背负叛逆之名,也许几天之后便会被官府捉拿砍了头,又或是终老一生,最后愤懑而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