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十 少年英雄 独当魔头
    常洪道人沉声道:“邪魔外道,焉敢逞凶!”锵锵锵,三柄长剑脱鞘而出,回旋往复,层层剑光洒落,将三人周身护持的风雨不透。大幽神君嘿嘿一笑:“这么说来,那小子不是你们一伙的了?”恰在此时,凌冲桌上木盒之中那邪剑好死不死的又发出一声剑鸣,大幽神君眼神一转,面上露出惊讶之色:“咦?这是……”

    一道黑气化为一只黑手,呼啸声中,往凌冲头顶落下。凌冲暗暗咒骂,那邪剑必是被大幽神君邪气所激,发出剑鸣,大幽神君不愧是邪道有数的人物,一瞬间便知这是一件魔道至宝,立刻下手抢夺。凌冲一个普通少年,面对这位邪道巨擘,着实有些不够看,急忙侧身一滚,避开黑手袭击。

    黑手轻轻一击,本是上好梨木制成的桌子仿佛风化了百年,成了一堆碎屑。那黑手顿了一顿,伸开五指抓来,目标赫然便是他手中抱着的木盒。凌冲万分后悔,拿了邪剑倒也罢了,何苦多事非要在这两个邪魔面前瞧什么热闹?弄得如今生死一发,骑虎难下了。只得再一滚,避开大手拿捏。

    钱师弟低声对常洪道:“师兄,那少年何不救他一救?”常洪摇头:“不妥,那少年来历诡异,身边还有一口魔道飞剑,只怕不是好路数,若是大幽神君设下的圈套怎么办?还是再等一等。”黑手两下不中,在半空一晃,化为两只,一左一右狠狠抓来。

    凌冲暗暗叫苦,本想向正一宗三人求救,谁知竟被那常洪当做了邪道的奸细,一股傲气上来:“我凌冲自诩剑法内功超群,一世练剑不就是为了此时诛除魔头,得那长生逍遥么?你正一宗既然见死不救,我纵是一死,也不会求你!”

    嗤!嗤!接连三声响过,却是凌冲怯气已过,胆气横生,在间不容发之极,拔出邪剑,运气太玄真气遍布剑身,施展《太玄剑经》中的一招“一元初始”。《太玄剑经》是王朝年轻时游历天下,在一座破旧道观中无意发现的一本道家剑典。王朝资质有限,练了数十年也不过练成五招,业已半生无敌。凌冲夙缘巧合,服食月华英实,功力陡进,依照剑经修习内功剑法,如今已将十三招尽数练会,只是终觉差了一丝契机,不能整合为一,成一混元,料想是剑经缺失之故。如今他顾不得其他,唯有依仗这十三招太玄剑法,挽救自己性命于水火!

    生死攸关之下,凌冲全身内力如浪潮奔涌,一浪高过一浪,精神灵识会于一点,只在一点剑尖之上逡巡,手腕连抖,剑刃劈风,嗤嗤连响,竟一剑将那两只黑爪同时劈成两半!但那黑爪乃是污秽魂力凝结,最能污染正道法力宝物,何况只是一柄凡间宝剑?邪剑劈开黑爪,自身也多了几条裂纹,露出其中一点红光。

    “咦!”“咦?”两声惊叹响起,却蕴含了不同的意味。大幽神君目光幽幽,盯在那邪剑之上,目光越发炽热,怪笑一声:“小东西倒还有几分本事,不如拜本座为师,传你无上魔法如何?”凌冲面色冷峻,小小年纪却自有一股凛然之气:“我虽对旁门无甚偏见,但你这邪魔之辈,行事毒辣,岂能拜你为师?我若修成神通,第一个便要杀你,除魔卫道!”

    大幽神君面上肌肉一抽:“好大口气,本座生平也不知遇到多少要杀我卫道之辈,可惜他们最后都被我斩杀肉身,元神在那幽冥炼魂地狱之中沉沦,生不如死,我倒要看看你一个黄口小儿,**凡胎,有什么倚仗敢发如此狂言!”张口一吐,一团黑气喷出,凌空化为一个一尺见方的骷髅头,嘎嘎怪笑,扑上便咬。

    这一下常洪也坐视不得了,怒喝一声:“大胆妖孽,焉敢害人!”空中三柄飞剑化为三道流光,直取大幽神君。雪娘子始终笑嘻嘻的不肯动手,这时叫道:“死鬼,莫要将那小鬼头害死,老娘还要留着采补呢!”

    大幽神君头顶冲出一抹黑云,那三支飞剑去势不及,一头扎入其中,只听黑云之中魔头怪笑嚎哭之声,三柄飞剑齐齐哀鸣,被污了宝光,坠落在地,成了一堆废铁。常洪早有所料,双手一番,一张金黄符纸凌空自燃,口诵咒语,足踏七星,喝一声:“疾!”那符纸化为一道金光雷火,直直劈入黑云之中。

    大幽神君闷哼一声,嘴角流出血来。他被三嗔和尚以《楞伽四卷经》佛光击成重伤,好容易将伤势压制,又被纯阳雷火灼烧,伤了元气。那符纸乃是正一宗秘传,专一引动纯阳罡气,成就降魔雷火,对阴邪魔头克制极大,但如此一来却又激发了大幽神君凶恶之气,他闷哼一声,鼻中忽然喷出两道黑烟,如黑龙翻滚,扭动不停。

    这黑烟一出,正一宗三人目光只瞧了一下,立刻神魂颠倒,不辨东西。还是常洪醒悟得快,叫道:“是‘噬魂幽冥气’!快些闭了双目,以自身丹气相抗!”那黑烟唤作噬魂幽冥气,乃是噬魂宗嫡传法术,性命交修,此气一出,便能目迷物色,耳腻五音,神魂颠倒,昏昏默默,任由人将元神摄取,端的歹毒异常。常洪三人急忙运用正一宗真气镇压元神,也就腾不出手来对付大幽神君。

    凌冲见那骷髅头怪笑冲来,心头微有惧意,但生死关头也顾不上许多,厉喝一声,真气奔涌催动,尽数灌注于邪剑之上,使出《太玄剑经》第二招“两仪归位。”长剑左一剑、右一剑,左者为阳,右者为阴,阴阳相合而为太极,剑光暴涨之间,将骷髅魔头围在当中。只听叮叮叮,如雨打芭蕉,一瞬间连刺一十八剑,尽数砍在同一点上,剑术之精准委实令人惊叹。

    那骷髅头看似黑气凝聚,居然坚逾精钢,被连劈十八剑,激发了凶性,怪叫连连,七窍中喷出滚滚黑雾,一个猛扑,一口咬在邪剑之上。咔嚓,居然咬掉了五寸的剑刃!凌冲大吃一惊,固然惊异于这骷髅头的凶猛,但邪剑如此不济,也是大出所料。

    邪剑本有二尺五寸,被骷髅鬼头咬掉五寸,还剩两尺拿在凌冲手中,他咦了一声,发觉断口处现出一抹红光,似乎其中另有物事。骷髅鬼头又已扑下,凌冲运起真气,往上便砍,邪剑忽然厉啸一声,对他的太玄真气颇为抗拒,居然隐隐有几分脱手而飞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