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 楞伽功德伏魔头
    大幽神君冷哼一声,催动法力,黑云中定魂镜亦是光华大放,一只惨白骨手也自镜中飞起,直直迎向金光巨掌。二人都动了真火,以本命真元催动法相神通,要在一击之内决一生死!金掌与骨手相撞,当空爆散为一团佛光、一团黑气,纠缠往复不定。

    雪娘子一声媚笑,瞅准机会,扬手便是一条红绫彩带飞出,直取三嗔和尚头颅。三嗔和尚双手捏了一个法印,往上一扬,一道金刚掌力如巨山压卵,往红绫之上压去。雪娘子素手一抖,红绫彩带上飘出万朵桃花,每一朵都有一尺大小,艳丽无伦,桃花之中散发出一股淡然香气,又有丝丝红雾飞起,看似娇柔无力,但金刚巨掌与桃花红雾一碰,立时发出兹兹声响,竟然被腐蚀了一大块。这桃花噬元雾是天欲教秘传心法,以女子天癸污血混以桃花毒瘴和各种剧毒污秽之物炼成,专污正派佛门法宝道术,凡人若是不小心吸进一丝进去,立时便要化为脓血,歹毒异常。

    大幽神君哈哈大笑:“好一招‘桃花噬元雾’,天欲教法术着实令人大开眼界!三嗔秃驴,今日送你归位!”周身黑云猛的一收,一股脑投入定魂镜中,定魂镜如长鲸吸水,将黑云收了干净,镜面更加阴沉,犹如无底之渊,跟着猛然突出一道丈许粗的黑光,所过之处,发出嗤嗤声响,声势猛恶异常。雪娘子再将素手一抖,红绫彩带夹着万多桃花遮空而来,与大幽神君的精光呈两面夹击之势。

    三嗔和尚见势不妙,暗叫一声:“怪不得我出门之时师父说我此行下山尚有一场小劫,命我将那件镇寺之宝带在身上,我本以为是要用此宝引渡有缘之人,没想到我自己却先要用上了。”此刻千钧一发,也顾不得再多想,心念一动,脑后层层佛光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本书状的宝物。

    这本书的制式与寺庙中寻常佛经别无二致,只是大有三尺,厚有七寸,封皮之上以金色墨迹书着《楞伽四卷经》五个大字。此经一出,还未翻开,光是经书之上的重重佛光以及无上威严便已甚是惊人。定魂镜所发黑光首当其中,直直照在经书之上,佛光颤抖,层层涟漪之间,居然丝毫无事。

    三嗔和尚嘿了一声,将全身法力尽数灌注经书之中。那《楞伽四卷经》哗啦啦一声,陡然翻开了第一页!一个宏大声音响彻虚空,只震得空间鸣荡,轰响不已。“如是我闻!”这是佛经中最经典的开场白,表明书写经书之人是亲耳听到佛陀讲授佛法,并将之如实记载。本是一句十分平常的语句,但在那个声音念诵之下,却凭空生出无穷之威来!

    “如是我闻!”第一个字“如”字响起时,定魂镜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哀鸣,仿佛一个临死之人被人狠狠捅了几刀,镜面也发出碎裂之声,第二个字“是”响起之时,大幽神君状若疯癫,大叫一声:“《楞伽经》!啊!”黑云被佛音激荡,不断扭曲了起来,大幽神君的声音充满了恐惧之极的意味,忽然纵起黑云,厉啸声中破空而起,眨眼无踪。

    当前两个字响起之时,雪娘子一张俏脸便血色褪尽,“我”字响起,她也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那红岭彩带仿佛是被掐住七寸的毒蛇,霎时间凶威尽去,软趴趴的失了灵性,而那万朵桃花组成的桃花噬元雾也自化为一缕缕青烟,飘散无踪。雪娘子也如大幽神君一般被吓破了胆子:“《楞伽四卷经》,你居然将这件宝物带在身上!”话未说完,纵起遁光,化为一片鲜红雾气,也自慌忙逃命去了。

    那经书只翻了一页,发出一句声音,便将两个魔道大派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击得重伤逃遁,也显示出这件佛门至宝无与伦比的神威之力。三嗔和尚面色惨白,似乎强行催动这本《楞伽四卷经》着实耗费了他太多元气,隔了良久才伸手一指,那经书缓缓落下,越来越小,在他脑后消失不见。

    三嗔和尚冷笑一声,目中满是嘲讽之色:“癫仙遗宝?若是癫仙遗宝出世,那玄门与魔道有缘之人必会蜂拥而来,只可惜我佛门弟子不得参与。难不成那有缘之人便在这一次夺宝的玄门与魔道弟子之中?连噬魂道与天欲教的魔头都来了,癫仙遗宝怕是牵扯极广。罢了,还是先去寻方才那少年,度他入门再说,免得被别家抢了先机。”

    且说凌冲在房中练了一趟剑术,浑身汗出,便命下人准备了一大盆热水,舒舒服服泡了个澡,换了件干爽衣衫,清清爽爽的出门,施施然往城西走去。穿过两条大街,人声逐渐鼎沸开来。两边的商铺林立,皆是青砖覆瓦,熠熠生光。这条玄武大街乃是金陵城中除去青楼妓馆林立的朱雀大街外最为繁华之处,只因此处遍布贩卖古董古玩等稀罕物件的店铺。

    凌冲一路走来,两旁店铺中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一见是他,便有许多人点头哈腰的打招呼,“二少爷!”“凌少爷好!”凌冲也总是客客气气的一一回礼。转过一处街角,面前是一座高有三层的古楼,正中悬着一块牌匾,上书“藏宝阁”三个鎏金大字。

    凌冲迈步便入,一楼大厅中挂满了名人字画、各式古玩,正是十几位客人在几个伙计陪同下挑选古玩,一个伙计眼尖,看到凌冲急忙跑来,堆笑道:“二少来啦!您楼上请,正巧我们掌柜的刚收了一批好货,正想请您法眼给瞧瞧呢!”

    凌家乃是一方巨富,凌真生性端谨,酒色财气一概摒除,唯嗜古玩字画之道,且还是个中的行家里手,加之家世殷富,只要遇上真迹珍品便会不吝钱财的购买下来,收藏把玩。因此整条玄武大街上的古玩老店没有不认识这位凌侍郎凌大人的。凌冲七八岁时便被凌真带着出入这些老店,瞧着凌真与掌柜们共同鉴赏古玩,他年少聪颖,又能好学多问,不出几年居然也学了一肚子古玩的学问,俨然一位鉴定行家。

    只是后来他厌烦儒道,不肯向学,被凌真狠狠教训了一顿,认为古玩之物也是令他丧志的因由,便禁止他再来玄武街闲逛,不仅如此,连带着每月的例钱也从之前的三十两陡降为十两。

    这十两银子在寻常人家已经足够一年生活之用,但凌冲向来喜好稀罕物事,花钱大手大脚惯了,这下可要了他的命,着实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老夫人不忍心,偷偷塞给他许多银两,凌冲手头这才宽裕了些,这一次便是拿了自己全部家当两千两银子,要来买一柄上好的古剑,用来习练剑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