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 欲界净火
    三嗔和尚冷哼一声,漫天佛光之中腾起一簇火苗,色做纯白,迎着炼魂剑剑光烧去。大幽神君惊怒交集的声音传来:“欲界净火!想不到你居然练成了这道法术!”欲界净火乃是佛门秘传法术,以佛陀慈悲之意而化解欲界众生贪嗔痴三毒之症,净化心念,与西域大金刚寺明王灭世真炎齐名,威力至大,尤其对于邪魔之辈,克制之力简直无与伦比。

    欲界净火一出,所过之处,大幽神君护身黑云立时化作青烟,消散无踪。黑云之中收炼的许多冤魂厉鬼也自魂飞魄散,大幽神君忍不住叫道:“好贼秃,坏我宝物!”三嗔和尚目中蕴满怒意,嘴上却还挂着笑容,喝道:“邪魔外道,受死来吧!”无量佛光又是一变,化为一座白玉净瓶,发出巨大吸力,将黑云往瓶中吸去。

    这黑云是大幽神君费时百年,熔炼了数十万阴魂厉魄才得炼成,还指望用以抵挡天劫,成就魔道正果,自然不肯就这样被三嗔破去,黑云往外一涨一缩,已脱离了净瓶吸扯,收缩一团。三嗔和尚大喝一声:“在这里了!”脑后佛光一闪,化为一支金箭,呼啸声中往黑云浓缩之处电射而去!

    原来他故意用的手段,诱使大幽神君将护身黑云收回,无意中便暴露了自家本体的所在,三嗔和尚虽然因为嗔念不除,修不成佛门不灭金身,但资质也是非同小可,将一手大旃檀功德佛光修炼的出神入化,一念之间能演化万法。金箭呼啸而去,眨眼间已将黑云扎透,接着又化为一重佛光,开始炼化其中的冤魂戾气。

    黑云之中传来大幽神君一声闷哼,佛光与黑云交相冲突,虽然佛光落在下风,但凭着天生克制魔道法术的特性,不出几个呼吸,黑云便被生生炼化了几分,大幽神君心血被毁,心中愤怒无极,叫道:“好秃驴,坏我法术,纳命来吧!”黑云之中蓦地升起一面黑漆漆的镜子,一尺见方,镜面上发出一道黑光,直往三嗔和尚面上照去。

    三嗔和尚也是一惊,脱口道:“定魂镜!”噬魂道所修皆是魔道神通,传自上古域外,传说该派之中只有一种根本法门噬魂**,却又流传有十种宝物的炼制之法,其中这面定魂镜名列第七,凡是被此镜镜光照上,若是法力神通远超操控此镜之人或是有遗宝护身,元神婴儿立时被定住,丝毫动弹不得,任人宰割。

    三嗔和尚自问法力神通与大幽神君也只在伯仲之间,不敢托大,心念一动,脑后也自升起一团金光,光芒簇拥之中,一枚宝珠有拳头大小,放出清亮光芒,将定魂镜镜光抵住。这宝珠唤作牟尼珠,代表智慧无碍,乃是三嗔和尚性命交修之宝,非是以佛光幻化,因此威力至大,堪能抵挡定魂镜的淫威。

    二人以慧光魔光相抗,一时僵持不下。忽然半空之中又有人轻笑一声,声音娇媚入骨,令人骨酥:“这不是大幽神君么?你不在噬魂道里纳福,怎的跑来这荒山之中,还和三嗔和尚拼起命来?”一位俏生生的佳人自虚空之中现身,但见她娥眉弯弯,琼鼻如挺,水蛇细腰,穿一件轻丝薄纱,隐隐可见其中粉股雪肤,耀眼生光。这女子生的十分娇媚,举手投足皆有一道妖媚之气袭来,秋波含笑,未语微嗔,一望便知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大幽神君始终藏身黑云之中,不肯现身,一见这女子出现,语调之中也带了几分异样,充满调笑之意:“原来是天欲教的雪娘子驾到,连你这面首三千的人物都来了,想必对那癞仙遗宝也是志在必得吧!”

    雪娘子掩嘴一笑,风情万种:“大幽你个死鬼,从前你不肯做我的入幕之宾,我只好另寻新欢,怎么,你吃醋了?那癞仙遗宝只要是道魔传人皆有资格角逐,奴家自然也想分一杯羹。不如这样,你我联手,待取了宝物,你占大头,奴家这清白的身子也给了你,只求其中一件物事如何?”语含放浪,淫魅入骨。

    大幽神君冷笑道:“做你的入幕之宾?只怕我这一手噬魂**可经不过你那姹女迷阳心经几下研磨,毕生功力全便宜了你。倒是你我联手图谋癞仙遗宝还有几分商议,你想要其中哪一件宝物?”雪娘子吃吃笑道:“奴家想要的不过是其中一粒丹丸而已。只要你这死鬼肯帮忙,大不了奴家不用姹女迷阳的功夫,白便宜你一次又能如何?”

    大幽神君冷笑:“一粒丹丸?想必便是那‘移情丹’吧!传说你天欲教弟子入教之初,便须服用一枚‘天欲丸’,无论什么贞洁烈女,只需一粒,立成******,就此沉沦欲海,且天欲教主手中还有一件法宝,无论你何等法力,只要服了天欲丸,终身便脱不开他的禁制。世上唯有癞仙炼就的一粒移情丹可破解天欲丸的药性,你图谋此丹,想必对天欲教主也是有了反意,若是被天欲教主知道,不怕六欲神雷轰顶么?”

    此言一出,雪娘子登时色变,她早知大幽神君狡诈异常,因此趁着他与三嗔和尚火拼,这才出来力邀她相助自己,谁知大幽神君心思缜密,居然几下便猜出自己图谋那移情丹,有叛教自立之心,他不帮忙倒也罢了,若是让天欲教主知晓,必要以门规严处,想到那六欲神雷轰顶,香消玉殒倒也罢了,最可怕的是废去自己一身道行,将自己变得又老又丑,再去服侍那些下贱仆役,每日成为他们发泄的工具,那样简直是生不如死。她曾亲眼见过教中几个弟子犯了门规,被以这种手段折磨了十几年,才精元枯槁而死,想到其中残酷之处,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大幽神君见她眸中露出恐惧之色,知道自己敲山震虎的计策得售,此时不宜进一步逼迫,便道:“我若是得了癞仙遗宝,那移情丹于我无用,就算给了你也是无妨,只是你须得拿些像样的物事来换才可,我大幽神君何曾开过善堂!”雪娘子一听有口,急忙道:“只要移情丹到手,价码随你开便是!”

    大幽神君道:“你我联手先将这和尚打发了再说,夺宝之事日后再议不迟!”雪娘子格格一笑,又充满了骚媚之意:“小和尚,在佛门修那苦禅多无趣啊,不如来姐姐这里,姐姐教你大欢喜禅法好不好?保你领略到无上极乐的滋味。”她明明识得三嗔和尚,却故意叫他小弟弟,又以色相相诱,便是要勾起他的怒火,趁虚而入。

    果然三嗔和尚嗔心极盛,最受不得激,当下大怒:“一对狗男女,还想图谋癞仙遗宝,贫僧今日就先超度了你们两个!”牟尼珠光华大放,与层层佛光辉映,光芒汇聚形成一只金色巨掌,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二人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