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事后
    此为防盗章, 购买70的vip章节便可正常阅读正文,谢谢支持

    看着唐博云英俊的侧颜,仰头喝下杯中的红酒, 方文清倏地被一道光晃了下眼睛,他眨了眨眼分辨出光源后, 心中忽然有点失落。

    那是一枚订婚钻戒, 他的哥哥婚期将近。

    之后, 唐博云回都主坐,整场宴会他算主角之一,要应付的人和事很多,怕一会儿顾不上弟弟,因而提前来打声招呼。

    等唐博云走后, 这一桌自然没有人向方文清劝酒,他倒也落得清净, 等到用餐尾声,大家开始离坐各种串桌,现场俨然成为一个酒会。

    方文清身为公司股东、高层亲属, 再加上他那张脸和轮椅,即使行事再如何低调, 也免不了成为别人关注的对象。最近更是节目的热播,兄弟公司海旭娱乐里也有不少人打起了他的主意。

    就在刚才, 落单的方文清已经接收到了盛唐两个签约练习生和海旭旗下一个新艺人明晃晃的试好。

    练习生们还没有底气, 倒容易打发, 那新人就有点难缠了, 一个劲儿自荐,拉关系。连方文清皱眉散冷气也不能把对方逼退,幸好这时音乐制作部的几个下属上来替领导解围,那新人才悻悻然离开了。

    方文清这才松了口气。

    刘向美今天穿着一身洋装连衣裙,比平时多了几分俏丽,四周几个其他部门的男同事不时朝这边投来欣赏的目光。

    “总监,你不在,整个部门里都冷清了。”刘向美笑着朝方文清“抱怨”。

    最近因为《华语新声音》,学员们进入培训备战阶段,四个战队学员由各唱片公司团队自行制定培训计划。方文清自然亲自给12名学员制定教学内容,并从部门里时不时抽调几个音乐制作人和舞蹈老师过来,一起为学员订制创作编排pk赛的舞台表演内容,因而原本部里平时人就不多,现在就更少了。

    “可惜小美姐你是秘书,去了训练基地也帮不上什么忙,满足不了你近距离围观帅哥的企图咯。”一边的部门财务小何朝刘向美挤了挤眼睛。

    刘向美被说中心事倒也不尴尬,方文清年纪不大,而且在下属面前一向温和,并不会给他们太大的威压感,而且现在是一个比较轻松的场合,她索性大大方方道:“总监,我可是节目的忠实粉丝,什么时候有机会可以允许我去基地探班吗?或者能不能透露一下学员们来公司参观的时间?”节目已经播出第二集,刘向美对几个小鲜肉很有好感,尤其是蒋霆。

    应对自己熟悉的下属,方文清显得自如多了,话也多了几分。

    “下次再有文件,小刘你可以帮我送过来。”

    闻言,刘向美眨眨眼,惊喜道:“谢谢总监!”

    方文清笑了笑,白皙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看得旁人心脏漏跳一拍,只觉得现在的方总监特别好说话,颜值似乎更养眼了几分。又闲扯了几句后,方文清才以去卫生间为由离开众人的包围。

    看着他的背影,小何用手肘碰了碰刘向美,悄声道:“刘姐,我觉得总监好像有点醉了。”

    刘向美也点异样的感觉,但是又觉得方文清眼神还算清明,而且她一直有注意自家领导,知道他根本没喝什么酒,应该不至于那么点就醉了吧?

    “如果一会儿实在觉得不对,就掩护总监早些离开。”刘向美道,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互相鼓励地点了点头,那样子就像两个护犊子的老母亲。

    如果市面上有方文清后援会,相信这两位应该是最早进会的元老级骨干了。

    吴超凡端着酒杯来到宴会厅的一角,道:“你这站位也太隐蔽了吧,我的董事长,就这么不想别人来找你?”他笑得有些无奈。其实这种大宴会厅,再角落的地方也是一览无余的,再加上展旭作为oss,且本人又极有存在感,旁人自然不可能发现不了。只不过人家不想理人了,直接往角落一站,摆出一副旁人勿进的模样,其他人自然不敢去触他老人家的霉头。

    “烦,懒得应付。”展旭冷着一张脸,手上端着杯红酒。

    吴超凡摇了摇头,习惯道:“行吧,反正全场你最大。不过,你不喜欢的话直接走人不就行了?”以前他经常这么干。

    展旭一顿,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目光飘向某处,随即眉头一皱。

    吴超凡看出好友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大厅里人虽然很多,不过按照他对展旭的了解,自然可以猜到他关注的是什么。

    “那应该是咱公司的新人,很上进。”可不是上进吗,好不容易才在几部剧里演了几个配角,事业刚有了点气色,对音乐圈也感兴趣了。

    现在年轻人的想法他也知道,能多认识些人就多几条路,多寻些资源,只要能赚点人气就是好的。不过,还是太嫩了些,方文清明显不乐意应付了还看不出来,只知道眼巴巴缠着。

    “那个新人,雪藏吧。”展旭忽然冷道。

    吴超凡微讶:“怎么?”封杀一个新人事小,他只是惊讶展旭为什么独独跟对方过不去。

    展旭一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平静道:“智商低,不识趣,心还大,养不熟,也捧不出来。”

    说着,他把酒杯往窗台上一放,刚想挪步上前,却又顿住,随即若无其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吴超凡见状,又往方文清那边看去,见围着他的人已经换成了几个年轻姑娘,若有所思。

    “你怎么不提前通知一下?”方文清恼道,抬头瞪他,才发现此时两人的头离得很近,几乎稍不注意就会亲到对方。方文清一惊,忙往后一躲,刚才下意识抓住展旭肩膀衣服的手也赶紧松开,整个人几乎黏到座椅背上,双手也忙碌地整理起腿上那条块掉到地上去的薄毯。

    展旭这才直起腰身,随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抚平衣服的褶皱,然后反身关上这一侧的车门,自己则绕到另一侧与方文清并排的位置坐下,顺手把轮椅折起收好,放到了后座。

    看到他熟练的动作,方文清有些惊讶,忍不住问:“你怎么会这个?”

    展旭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确定轮椅放好后,才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反问道:“为什么不能会?”

    方文清被噎住,看着展旭那张酷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展旭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

    过去一个月,方文清和展旭虽然没有见面,但每周方文清会按例跟展旭进行一次一对一视频会议,汇报部门工作,重点是《华语新声音》的录制情况。从现有的几次交谈接触里,方文清总觉得展旭有点阴阳怪气。

    说他针对自己吧,却又亲手把自己扶上部门总监的位置,虽然老爱跟自己抬杠,说话也不太中听,但对自己提出的各种要求几乎都全部支持,大开绿灯,不然公司上下也不至于如此配合自己,资源任意调配,节目中战队学员表演内容创作的编排也几乎是方文清的一言堂。

    方文清很敏感,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就在刚才的宴会上,展旭时不时看向自己的那道若有似无的视线。似乎只要自己一出现在展旭视线范围内,便总有这种相同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方文清已经不记得了。

    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一般,展旭对自己确实与众不同,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怪方文清多想,他虽然双脚残疾,但自大学以来,尤其是在美国,依旧陆续有人向他示爱,男女都有。方文清都一一拒绝了。

    他很清楚那些人大多只是喜欢他的那张脸,加上善良的圣母心(无贬义)发作,其实并没有真正做好与残疾人相伴的心理准备,更不懂未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方文清自己并不曾动心。

    爱情,更多只是他脑海中的回忆和想象,是他笔下缠绵的词句,也是他指尖流淌出的动人旋律,但他却从未真正开始过一段感情。

    方文清向往爱情,却更害怕爱情。

    如今,展旭微妙的态度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有种被猎人盯上的错觉。一些瞬间在脑海中浮现,让方文清觉得他似乎有那个意思,又不确定,总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但作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很多时候掌握话语权和主动权的显然不是自己,这就让方文清有些措手不及了。

    “去哪?”

    展旭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厢里响起,方文清回过神来,见展旭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前座的司机也转过了头,方文清忙说出一串地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