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 齐聚
    此为防盗章, 购买70%的vip章节便可正常阅读正文,谢谢支持

    虽然不知道老板为什么忽然改变了口味,但总算让一些开车上班的人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了。虽然自己的车价格也不见得比老板的重机便宜,但开四个轮子的总有一种在两个轮子的老板面前装逼的不踏实感,现在就踏实多了。

    展旭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手下员工因为工作太努力, 累到生病住院,这种事简直是对他这个大老板的嘲讽。

    回想到年会那晚方文清发病脆弱的样子, 展旭的眉头皱得快能夹死苍蝇,一踩油门, 加速疾驰而去。

    到医院问清了房间, 被见他来差点吓尿的小助理迎进病房门, 展旭没心思理会别的,眼睛眨也不眨紧盯着病床上的人。

    刘佳宇小声结巴地向老板说着方文清的病情,其实这些之前秘书已经跟他汇报过一次, 不过展旭并没有打断他。

    等小助理说完, 展旭点头表示知道,然后示意对方安静。

    小刘立刻把嘴巴闭得死紧,退到一旁cos壁花。

    他之前没什么机会见展旭,对于这位大老板更是又敬又畏,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到真人, 只觉得之前听同事们形容展老板那浑身“让人颤抖的霸总气势”, 真是毫不夸张。

    展旭在床边坐下, 细看方文清的脸色, 见对方睡梦中还算踏实,脸色也还好,心中松了口气。

    方文清平躺在病床上,陷在雪白的床单被子里,人更显瘦弱,墨色的头发垂散到病床上,露出了光洁白皙的额头,直挺的鼻子,如画的眉眼……

    方文清气质清冷,看起来不好亲近,表情不丰富,但熟悉的人却知道,他那双眼睛会说话,体现主人偶尔也是有脾气的。这一点,展总很有发言权。

    可惜,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正紧闭着。

    等展旭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背已经抚上了方文清的眼,顿觉心中一烫。幸好他很快意识到不妥,毕竟身后还有一支“壁花”,于是又若无其事地把手挪到了方文清的额头上,停顿几秒又自然地贴到自己额头上,似乎刚才只是非常正直地在给病人试体温。

    有些微烫,低烧,展旭此刻虽心神微乱,却仍准确做了判断。

    看了看方文清被针管插着输液的左手,见那手白皙纤长,手背青筋清晰可见,展旭心里更加不爽。

    这人真的不会照顾自己,就像当年的她一样。

    想到上午自己还想把人揪过来训一顿的,现在看他这么可怜,只好先放一放了。

    “等你病好了,再跟你算账。”展旭在方文清耳边轻声说道。明明是威胁的话,言语间却带着一丝温柔。

    等展旭直起身来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衣摆不知何时被方文清下意识地抓住了。

    好吧,那就再陪你一会儿。

    展旭皱着眉,一脸“受不了”的模样再次坐回床边。

    一旁目睹整个经过的小刘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

    唐博云匆匆赶到医院。

    方文清从小体弱多病,不过近些年已经好多了,去年回国后身体一直还不错,谁知这又生病住院了,让人揪心不已。想到方阿姨又得念叨了,唐博云有些头疼。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第一眼却看到了病床边一个突兀的身影。

    居然是展旭。

    唐博云一惊,待看清楚展旭正握着他弟弟的右手,脸色顿时有些微妙。作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很多事情瞒不住他的眼睛。他早就察觉做事雷厉风行、六亲不认,经常把下属吓得两股颤颤,骂得狗血淋头的“阎王脸”展总,对方文清的容忍程度似乎远高于其他人。

    原本唐博云以为他可能只是想收服人心,毕竟阿清的才华摆在那儿,身上又有盛唐的股份。现在看来,直觉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展总,您怎么来了?”唐博云压低声音问。

    展旭转头瞥了他一眼,然后轻轻挣开方文清的手,示意对方安静,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病房,到了门外走廊。

    “手下员工病了,我这个老板总得来慰问一下。”展旭漫不经心道。

    唐博云客套地笑道:“我代舍弟谢谢您的关心了,百忙之中还抽空来医院探病。”

    展旭皱眉,有些受不了唐博云的矫情,想发作却又没有名头,见对方似有逐客之意,他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又看了眼方文清,丢下一句“让他休息几天,病好了再上班”后,摆摆手便离开了。

    留下唐博云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

    傍晚,方文清睁眼醒来,身边坐着的人已经换成了唐博云,助理小刘不知去向。

    “哥~”

    方文清的这声轻唤,让正在用手机处理公务的唐博云回过神来,立刻看向床头,关切地问:“怎么?感觉怎么样?”

    方文清慢慢摇了摇头,看了看四周环境,很快就清醒过来,回道:“我没事,不难受。”

    唐博云观察他的脸色,然后放下心来,轻轻晃了晃自己被握住的手,笑道:“你啊,还跟小时候一样,一病就喜欢抓着人的手。”

    方文清脸一红,不太好意思地松开自己的手,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唐博云见状让他别动,自己操纵遥控器把床头调高。

    这时,方桦携夫带(幼)子过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里面装着给儿子的爱心晚餐。

    方文清沐浴在家人的关爱中,很快就把睡醒时的那丝异样抛到了脑后,安心养病。

    吃好睡好的第二天,方文清就被准许出院了。然后他便又出现在了黄慧姿演唱会的彩排现场,把来巡视情况的展旭气得青筋迸出。

    那家伙不教训不行了。

    “你们说,我们部门到底什么时候会来新总监?”

    “谁知道呢?也许直接扶正副总监也说不定啊。”

    “不会吧,我听说是展总直接带新总监过来。”

    “嘘,小声一点,我听说公司还是不少部门力挺唐总的,谁也不想一朝天子一朝臣啊。这个时候,大小唐总可能会硬挺自己人上位。”

    “可是,现在唐总去哪找个能服众的总监回来?”

    “有传言是xx,据说是孙总监走之前推荐的。”

    “拉倒吧,孙总监走得那么难看,我是唐总也不会用他推荐的人。”

    “要是阿清副总监兴许还能服众。”

    “是啊,阿清老师向来对公司和唐家死忠,业务水平又高,就是太神秘了。”

    “小刘,你进公司时间最久,从来没见过阿清吗?”

    “是啊,从来没见过,就连那间副总监办公室,除了打扫的工作人员,从来没人进去过。”

    “你说副总监为什么要这么神秘啊?”

    “谁知道呢?我猜……”声音压得更低了,“是长得对不起大众。”

    “一边去,不要打乱我的脑补,能写出那么美词曲的人怎么可能是个丑男。”

    “……你想想xxx。”

    “啊啊啊啊,我不听,不要污染我美好的幻想。”

    “好啦,言归正传,继续说新总监,阿清老师有没有戏啊。”

    “我觉得如果他能露面肯定有机会啊,就不知道展老板同不同意了。”

    “被你们一说,我有种阿清老师下一秒就会露面的预感。”

    “没准哦,说不定他今天就露面,然后打破你的幻想。”

    “还能不能聊天了。”

    “妈呀,忽然有点怕,我们这些小虾米不会被两大势力斗法的台风尾扫到吧?”

    “谁知道呢,最近可得小心一点了。”

    ……

    9:30am 办公区的广播里响起了一段熟悉的旋律,提醒大家正式上班时间已到。

    里面原本七嘴八舌的闲聊声迅速消失,大家似乎一瞬间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柜子后面,方文清暗自点了点头,回想了一下在美国实习时见到的部门高层的出场方式,无奈地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那种浑身精英和上位者的气势。

    轻叹了口气,方文清硬着头皮转动轮椅让自己离开了柜子的阻挡。

    里面先是一片开放的办公区,主干道两侧是一个个独立宽敞的工位,此刻有工位的员工都待在了自己的工位上,没有工位的也坐到了落地窗边那片休息区的沙发上,或拿一本书随意翻看着,或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

    最外侧工位的秘书小刘最先发现了来人,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就先注意到了轮椅,刚要询问,随即眼尖地发现了那人胸前的工作证。

    “盛唐唱片音乐制作部副总监方文清”

    !?

    小刘下意识地立刻站起了身,差点错手打翻自己的水杯,然后她发现自己居然俯视领导了,顿时尴尬了,不知道该不该坐下。好吧,她承认,里面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她被领导的美貌给煞到了。

    方文清也注意到了她胸前的工作证,上面写着“盛唐唱片音乐制作部秘书 刘向美”。

    朝刘向美点了点头,方文清看出了她的窘状,轻声说了句:“坐下吧。”

    温柔又悦耳的声音配合上那张无懈可击的美男脸,刘向美顿时从脸红到了耳根,晕乎乎地坐了回去。

    就像洪水漫延开来,注意到方文清的人越来越多,在刘向美后面的某人惊呼出“副总监”一词后,所有人当即吓得都站了起来,连休息区的几个都来到了办公区。

    面对十几人诡异的注目礼,方文清的脸皮再厚也有点吃不太消。

    “大家坐吧,刘秘书请尽快整理一份简单的本部门员工介绍、部门去年的工作年报和现阶段工作简报给我。”留下这句话,方文清绷住脸,径直穿过工作区,来到最里面,用工作证刷开了副总监办公室的门,进去,锁门,放下百叶窗,动作一气呵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