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往事
    此为防盗章, 购买70%的vip章节便可正常阅读正文, 谢谢支持

    直到由远及近传来一串高频率的脚步声, 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房间门被推开,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很快就锁定了老位置。

    “我放学回来了!”小男孩背着书包,在女人身侧停步,稚气委脱的脸上满是关切,“管家爷爷说你今天又没好好吃饭, 这可不行哦。”

    几秒后, 女人才有了一丝反应, 轻轻扭头看向小男孩,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多了一点神采。

    见状,小男孩心里大松了口气, 高兴地上前绕到女人背后,握住把手,然后动作利落地推着女人的轮椅离开了房间。

    ……

    下一刻, 场景一变, 还是这个房间,轮椅上的女人正对着窗外拉小提琴,紧闭的双目看不出喜怒,双手不停舞动, 即使已经演奏了整整一个下午, 却丝毫看不出累。

    少年看着她瘦弱的背影, 眼中满是无奈和不知所措。曾经那可爱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俊秀的少年,比之前更高了不少,脸上已没有了婴儿肥,而是多了一点棱角。

    一首又一首曲子过后,少年终于忍无可忍,抓住了女人拉弓的右手臂,喊道:“停下吧!你想累死自己吗?”

    琴声停住,下一刻,女人的手忽然脱力,价格不菲的小提琴从肩膀滑落,摔到了厚厚的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滚、出、去。”

    三个字仿佛抽干了女人全身的力气,干涩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一般,窜进少年的鼓膜,也刺进了他的心里。

    ……

    **

    展旭睁开眼睛,入眼的天花板另他觉得无比熟悉,在人生最初的十多年里,他的绝大多数早晨都是从这个房间里开始的。

    所以他才不喜欢回老宅住,这里总会勾起他一些不好的回忆。

    展旭按了按眉眼,彻底清醒过来,然后起身下床,

    半小时后,展家老宅里一家人齐聚一堂。

    展老爷子展鹏年近八十,身体依旧硬朗,精神矍铄。看着四个齐齐向自己拜年的孙子孙女,心里欣慰又得意。

    虽然展家失去了鬼才展谦,他失去了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但总算还留下了四个孩子。

    老大展耀今年三十一岁,成熟稳重,心思也重,守成绰绰有余,一直以来他都按部就班,最是规矩,很听老爷子的话,目前在展氏集团总领事务,干得还不错。他两年前已经与一家名门千金联姻,可惜目前还没有孩子。

    老二展旭开年就二十九了,锐意进取,敢闯敢拼,出身最好,长相和能力也最像展谦。私心里,展老爷子更偏爱展旭几分,不过为了儿孙之间的感情,家庭的和睦,他表面上还是一碗水端平。目前他最烦恼的就是展旭的婚事。

    老三展灿今年才十九,还在读大学,是个不懂事的小纨绔,就知道玩,对经商好像没什么兴趣。

    长孙女展颖华也满了三十,因为是私生女,她和她母亲是致使展谦原配得产后抑郁症乃至自杀的主要原因,因而她颇不受展耀待见,尽管她本人能力不错,嫁给了自己的大学同学,对方只是普通家庭出身,夫妻俩都进了集团公司任职,但一直表现得很低调,对展耀唯命是从。

    一家人用了一顿团圆早餐后没多久,其他亲戚也上门来拜年了。

    展晴,展谦唯一的妹妹,快五十岁的人依旧风韵犹存,看得出年轻时的美貌,她带着自己的丈夫儿子一起来展家。

    展晴当年出嫁的时候,展氏还没有如今这般辉煌,因而她嫁得一般,后来在展谦的运作下,展氏高速发展,他把妹妹妹夫都安排进了公司,耐心培养,两人逐渐成为了不错的管理人才。可以说展氏有如今的成就,有这两口子的功劳。目前,展晴夫妇还在集团,从旁协助展耀,相互制约。

    展鹏还有一个分了家的哥哥,早年已经去世,留下了两个侄子,这些年每年都来给他拜年,当年也算是帮自己一起为最初的展氏打拼过的。不过在展谦接管公司后查出了堂兄弟诸多问题,直接把人请回去了,为了这事,亲戚之间还闹得挺不愉快,展谦也落下个冷血无情的名声。不过后来,随着展氏蒸蒸日上,展谦日益威重,没人再敢去惹他。到了现在,这两兄弟年过六十,还想把自家孩子塞进展氏,或者要点元老股份,展耀和展晴怎么会让他们如愿。

    不过展鹏这些年越老越念旧了,他那一辈的兄弟姐妹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了,因而念着兄长当年的好,也就愿意多看顾这些晚辈几分。

    这会儿,隔房的这俩堂叔堂伯带着一群堂姊妹,还有好些小孩上了门。展鹏也让人好生接待,看着这人丁兴旺的模样,也是老怀大慰,还意有所指地瞟了几眼展耀和展旭。

    展耀两口子有些讪讪的,面上倒还绷得住,因为自诩长子长媳,接待工作都由他们出面主持,有事忙也就躲过去了这茬。

    展旭早已百毒不侵,一脸平静地继续吃自己的早餐。去年他还在展老爷子的逼迫下应付了几场相亲,不过最后都黄了,后来展旭是海旭幕后boss的事情被爆出,被大哥以锻炼为由,排挤得在展氏基层放羊几年的展旭才彻底解放,出去独立门户。

    展旭得天独厚,有母亲指明留给他继承的丰厚遗产,还有父亲展谦遗嘱里早就分好的展氏股份。他对跟被害妄想症的大哥抢展氏没有丝毫兴趣,他更愿意享受重新创业的乐趣。可惜,天知道他那个道貌岸然的大哥有多么小肚鸡肠,对此完全不信,总觉得展旭做这些都是为了给老爷子展示自己的能力,展示自己有多像展谦。

    展鹏身上还有30%展氏股份,不论留给20%的展耀还是20%的展旭都会让他们一跃成为展氏集团当之无愧的实际所有者。至于其他人,展颖华占5%、展灿占10%、展晴夫夫占5%,目前来说对展耀构不成威胁,不过这也取决于老头子最终的遗嘱,因而在那30%尘埃落地之前,他都不敢掉以轻心。

    展旭看着大厅里其乐融融的一幕,心里闪过一丝嘲讽。展老爷子现在就像唐僧,谁都想从他身上得到好处。

    与其在展家这里跟这群虚伪的家伙虚与委蛇,他还不如去海旭或盛唐待着有劲。

    脑中忽然闪过一个轮椅青年的身影,展旭一顿,然后一边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粥,一边拿出手机随便刷着。

    不一会儿,就在那海量的拜年消息中,展旭猛然发现了一条来自方文清的:“祝老板新年快乐,明年请多关照。(微笑)”

    哼,拍马屁的小鬼。

    三两口把粥喝完,展旭饶有兴致地拿起手机开始挑着回复,似乎没有察觉自己嘴角噙着的一抹笑意。

    叮咚,城市的另一端,方文清的手机震了一下。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有空查看。

    微信新消息:来自展boss的红包,上书“跟着老板有肉吃”。

    方文清一撇嘴,却兴致勃勃地点击了收取红包。

    闻言,方文清顿住,认出来人的声音,只得转过身,同时,那黑影也几步从暗处走到屋内,逐渐暴露在灯光之下。

    这人正是展旭,此时他手中的烟还剩最后一小截,还在冒着淡淡青烟。方文清眼睁睁看着他手里的烟,嘴里平静地问:“展总找我什么事?”

    察觉到他的目光,展旭不着痕迹地弹了弹烟灰,熟练地抽了最后一口烟,吐出烟圈,然后把烟头摁灭在墙边的垃圾桶上,做完这些,才又上前几步。

    从阳台外吹来的风带起了两人的发梢,也将展旭身上那还未散去的浓重烟味吹到了方文清鼻尖。

    展旭刚要说话却被几声剧烈的咳嗽给打断了。

    “咳咳,烟味……你先……别过来!”方文清咳了几声,只觉呼吸道稍微有些不舒服,下意识抬起手示意展旭停步,然后转过身退了几步隔开两人的距离。

    展旭见状,眉头皱得死紧,见他咳得脸色涨红,在原本白皙的脸上更显得触目惊心,让人揪心,本想帮他拍背顺顺气,却又想到自己身上的味道,顿觉郁闷不已。

    方文清青少年时期体弱多病,现在虽然好些,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和抵抗力,但还是比起旁人容易生病,且属于过敏性体质,还有轻微的哮喘,闻到烟味或其他一些刺激性气味都会造成呼吸困难。

    方文清又咳了几声,平复了一会儿,此时空气中的烟味也已散去了不少。

    “先生,请问您哪里需要我们帮助吗?”一个服务员快步来到方文清身边,给他递上了一杯温开水。

    方文清道了谢,接过水喝了下去,终于觉得好了一些。“谢谢,我已经没事了。”他很熟悉自己的身体,这种程度的刺激恢复起来也快,现在已经没有太大问题。

    服务员担忧道:“您确定不用我们送您去医院看看吗?”

    方文清摇了摇头,再次笑着向他道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