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做梦
    此为防盗章, 购买60%的vip章节便可正常阅读正文,谢谢支持  展旭把方文清推至车边,前座的司机早先一步把车门打开了。

    这是辆宽敞的七座商务车, 空间很大, 底盘也高。

    方文清本打算调整轮椅高度, 再像之以前一样把自己挪上车座,谁知身体忽然悬空,被展旭轻松打横抱起, 方文清惊呼一声,下一刻人已经坐到了中排的车座上。

    “你怎么不提前通知一下?”方文清恼道,抬头瞪他, 才发现此时两人的头离得很近, 几乎稍不注意就会亲到对方。方文清一惊, 忙往后一躲, 刚才下意识抓住展旭肩膀衣服的手也赶紧松开, 整个人几乎黏到座椅背上,双手也忙碌地整理起腿上那条块掉到地上去的薄毯。

    展旭这才直起腰身,随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抚平衣服的褶皱, 然后反身关上这一侧的车门, 自己则绕到另一侧与方文清并排的位置坐下, 顺手把轮椅折起收好, 放到了后座。

    看到他熟练的动作, 方文清有些惊讶, 忍不住问:“你怎么会这个?”

    展旭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确定轮椅放好后,才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反问道:“为什么不能会?”

    方文清被噎住,看着展旭那张酷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展旭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

    过去一个月,方文清和展旭虽然没有见面,但每周方文清会按例跟展旭进行一次一对一视频会议,汇报部门工作,重点是《华语新声音》的录制情况。从现有的几次交谈接触里,方文清总觉得展旭有点阴阳怪气。

    说他针对自己吧,却又亲手把自己扶上部门总监的位置,虽然老爱跟自己抬杠,说话也不太中听,但对自己提出的各种要求几乎都全部支持,大开绿灯,不然公司上下也不至于如此配合自己,资源任意调配,节目中战队学员表演内容创作的编排也几乎是方文清的一言堂。

    方文清很敏感,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就在刚才的宴会上,展旭时不时看向自己的那道若有似无的视线。似乎只要自己一出现在展旭视线范围内,便总有这种相同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方文清已经不记得了。

    如果真如自己所想的一般,展旭对自己确实与众不同,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怪方文清多想,他虽然双脚残疾,但自大学以来,尤其是在美国,依旧陆续有人向他示爱,男女都有。方文清都一一拒绝了。

    他很清楚那些人大多只是喜欢他的那张脸,加上善良的圣母心(无贬义)发作,其实并没有真正做好与残疾人相伴的心理准备,更不懂未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方文清自己并不曾动心。

    爱情,更多只是他脑海中的回忆和想象,是他笔下缠绵的词句,也是他指尖流淌出的动人旋律,但他却从未真正开始过一段感情。

    方文清向往爱情,却更害怕爱情。

    如今,展旭微妙的态度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有种被猎人盯上的错觉。一些瞬间在脑海中浮现,让方文清觉得他似乎有那个意思,又不确定,总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但作为自己的顶头上司,很多时候掌握话语权和主动权的显然不是自己,这就让方文清有些措手不及了。

    “去哪?”

    展旭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厢里响起,方文清回过神来,见展旭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前座的司机也转过了头,方文清忙说出一串地址。

    车平稳前行,速度不快,路上车水马龙,两旁的街面已经染上了节日的喜庆热闹,车内却安静得诡异。

    方文清和展旭两人都面无表情地对着各自那边的车窗。中排两个单独的座位之间明明只隔了四十多厘米,却仿佛隔着楚河汉界。

    因为藏着心事,思考许久后,方文清忍不住悄悄转头看了旁边那人几眼,不料最后一次却被当场抓包,撞上了一道惊讶的目光。

    展旭偏又理直气壮道:“偷看什么?”

    明明你也在偷看吧?方文清腹诽,越接触越觉得展旭死要面子又嘴硬。

    “不知道有什么好偷看的。”方文清嘟囔了一句,负气地扭过头去,不想再搭理某人。

    几秒后却听到一声轻笑,紧接着感觉展旭又朝自己靠了过来。

    方文清一僵,下意识就把人往后推,“你做什么?”

    那点力气对于展旭根本算不得什么,他长臂一伸,将方文清那边的安全带拉下来,在另一侧扣好,然后双手撑着方文清两侧的座椅扶手,末了还给了他一个“你大惊小怪”的眼神,这才满意地退开,回到自己座位上。

    方文清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身体放松后又是一阵郁闷,展旭为什么就不能先通知一下?何况自己残的是腿不是手,可以自己来。方文清无奈地捏了捏眉头,抬起眼看向展旭,心头涌上一股冲动。

    “你……”

    不料这次两人同时开口,又一同停住,两人尴尬地对视着。车厢内弥漫着一种复杂难言的氛围,连前座一直装聋作哑的司机都忍不住用后视镜看了中座的两人一眼。

    他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怪(gay)怪(gay)的。

    展旭索性转过头看着他,率先道:“你在走廊里是怎么了?”

    方文清暗松了一口气,想了想,把自己的身体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平时只要注意一些就可以,不会影响工作的,实在不行,反正药我都随身带着。”

    展旭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已经记下了注意事项,然后眼神示意轮到方文清说话。

    方文清准备着措辞,本就比平时迟钝的大脑此刻更加晕乎。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这话憋在嘴边,残存的理智却让他怎么也问不出口了。

    方文清刚才那一瞬间燃起的冲动已经不见了,刚反应过来车里还有第三个人,贸贸然找展旭刨根问底,当真有些不合适,万一人家不是那个意思(或者不承认),自己自作多情被当场打脸,岂不是尴尬。

    “你不用感到抱歉。”憋到最后,方文清只蹦出了这一句。

    车厢内又是一静,前排司机的冷汗都要流出来了。

    展旭哼道:“休息一下吧,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之后,方文清果然开始闭目养神,连那若有似无的视线也不再理会,一路相安无事。

    许久,展旭见他似乎睡着了,轻声吩咐司机把温度调高,车开得更稳了些。

    不知过了多久,方文清迷迷糊糊被展旭轻轻摇醒,发现已经到了自家小区大门口,保安正在例行问询。

    摇下车窗,保安一见是方文清便放行。

    引导着车停在自家单元楼前,方文清松了口气,道了声谢。

    展旭兀自把他的轮椅拿下车,并三两下把还原,然后朝着方文清抬起双臂,一脸“我这次问过你”的表情。

    方文清目测了一下高度和距离,又见展旭一副“你难不成还拒绝的模样”,只得道了声谢,下一秒就被人横抱搬到了轮椅上。

    “你太瘦了平时有在吃饭吗?”展旭皱眉问道。

    方文清微囧,他的腿部肌肉萎缩,本就比旁人轻一些,其实他的身长1米78,不算矮的,不过,医生确实也嘱咐他现在有些过瘦了,要增肥。

    “今天谢谢了,一路平安。”说罢,方文清迅速转身刷卡进了大楼门。

    展旭看着对方落荒而逃的身影,一时愣住,然后才勾起嘴角轻笑出声。

    下一秒,单元楼门又打开,方文清探出头来,似乎是发觉自己刚才有点失礼,又回来补了一句:“现在不太方便,就不请你上去坐了,晚安。”

    不等展旭回复,单元门又啪的一声关上了。

    展旭愣了愣,才在原地笑了笑,轻声对着空气回了句:“晚安。”

    他双手抱胸,靠着车身静等了一会儿,对数字格外敏感的大脑回忆起了方文清的档案,这种高级公寓一梯只有两户,非常好认,何况方文清还把一层两套房都打通了。

    等待期间,展旭忍下了点烟的冲动,直到看见某层楼屋内的灯光亮起,他才转身上车进了副驾驶座,让司机开车离开。

    他不知道的是,直到这辆车彻底看不见,方文清才拉严了自家客厅的帘缝。

    可惜没有如果。

    正因为如此,坐着轮椅的方文清才更让观众觉得遗憾、心疼、感动又敬佩。

    果然如节目组当初所想,每次节目播出,方文清都能狠狠吸一大批粉,如此带来的话题度和收视率,自然是节目组喜闻乐见的。

    节目还在继续,之后的大部分课程,繁忙的黄慧姿等歌手导师都没有参与录制,主要是由各位制作人导师带着各自公司的幕后精英们来给选手们上课。

    相比较而言,方文清和选手们的互动看起来最舒服,也最有爱。他经常像朋友一样跟选手们交流音乐,但该严厉的时候也从不含糊,且明显对手下的所有12个选手的优缺点和潜力已经非常熟悉,因而等到分配四场表演具体人员时,也做到了最优配置,让人叹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