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修罗场
    周一, 春日的阳光灿烂明媚。

    和家人吃过早饭后, 方文清坐上新轮椅, 自己开车去盛唐上班。

    盛唐的停车场里, 各色车辆已经停了个七七八八。方文清熟练地自行下车锁车,往vip电梯方向行去。在路过某个区域时, 他下意识往某处扫了一眼,那里是展旭的专属停车位, 之前经常停着一辆重型哈雷摩托, 最近则变成了一辆掉低调奢华的黑色suv,此刻车位仍空空如也。

    方文清转过头, 目不斜视地上了电梯。

    一踏进音乐制作部, 顿时陷入了众人的包围, 纷纷向他表示了关心,方文清笑着跟大家道谢, 然后从容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听完秘书的简报介绍后,方文清点了点头, 收好资料让人下去工作。谁知秘书的手刚握到门把,却又听见他状似无意地吩咐道:“帮我打电话问一下董事长办的秘书,看展总到了没。”

    刘向美点头应是, 这是正常工作,不觉得有哪里不对。

    几分钟后,方文清得到答复, 展总还没到。

    “知道了, 有消息就通知我。”挂上内线电话, 方文清轻吐了口气,看了看手里的文件,甩下脑袋振奋精神,开始安心工作。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方文清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后,忍不住又问了一次秘书,却被告知展总还没到。

    方文清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有些郁闷了。不一会儿,内线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立马接起。本以为是想听的那个消息,谁知却是秘书转达的前台访客申请——大卫又来了,这次他抱的是一束超大的百合花。

    这人怎么又抽了?

    方文清嘴角抽动,刚要吩咐把人带上来,忽然想到展旭之前对大卫似乎有些微词,想了想,便让人把他先引到一楼会客室,自己挂上电话就出了办公室往电梯行去。

    五分钟后,方文清推开会客室的门,却不见人影,他刚想出去询问,门后忽然闪出一个身影,然后一束直径快一米的百合花立刻占满了他的视线。

    “surprise!”大卫自嗨地大声叫道,笑得像个一米八五的小傻子。

    惊讶过后,方文清扶了扶自己的额头,无奈地叫了句“大卫”,对友人的幼稚彻底无语了。

    大卫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满意,把花塞到方文清怀里,道:“来,送给你压惊的。”

    方文清看了眼几乎要从他腿上掉下去的这一大束百合,忍不住用手拢了拢,只见那些犹带水珠的花朵朵饱满,娇艳欲滴,芳香怡人,惹人怜爱。好吧,这样美丽的东西看着确实会让人心情变好,而且至少比玫瑰正常些,送人也好拿得出手了。

    方文清调整姿势,一边把花抱好,一边问道:“怎么今天又特地来公司找我?”他们俩想见面根本不用特地来盛唐公司,下班休息时约个时间地点就可以了。

    “当然是我不放心你,忍不住一大早就过来慰问你啦宝贝。”大卫朝他嬉笑道。周六出事以后,方文清的轮椅毁了,人直接被赶来的唐博云背走了,大卫一路跟到医院,确定他没事后,便很贴心地没有再打扰他休息。

    周末两天的地陪旅游活动被迫中止,大卫自己安排行程,倒也自得其乐。

    方文清忍不住撇了撇嘴,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他在这位面前实在很难管理好自己的表情。想到之前的约定,知道大卫效率一向很高,说不定已经提前完成了,索性直接朝对方摊开了自己的手,刚想说句“把东西给我吧”,谁知下一刻,他的手却被一脸惊喜的大卫握住了,没等他反应过来,手背就被大卫亲啄了一口,对方还戏精上身地单膝跪地,以类似西方歌剧的咏叹调口吻朝自己吟唱道:“哦~我的美人,何事需要我为你效劳?”

    方文清的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刚要抽手让他别闹,门口却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屋内的两人吓了一跳,立刻寻声望去,只见展旭黑着脸气势汹汹地伫立在门口,一米九的身高几乎要把门框给填满。

    方文清对上展旭那凌厉的眼神,居然莫名有点心虚地挪开了视线,然后反应过来又忍不住唾弃自己的怂,扫了眼可怜的门,判断刚才的声音应该是展旭开门用力过猛让它撞上墙壁发出的。

    此时的方文清并没有发现,在看到展旭的那一刻,大卫原本调笑的神情顿时一变,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无声地激烈较量了一番。

    仿佛没有察觉对方的破坏力和怒意,大卫优雅地起身,站到方文清的身侧,依旧没有放开他的手,另一只手还搭上了方文清的肩膀,以保护者的姿态朝展旭微笑道:“啊,我记得你,前天谢谢你救了ivan。”

    那理所当然的态度,把展旭气得直咬牙,差点想冲上去把这毛手毛脚的人丢得离方文清越远越好,然后再狠揍一顿。好在他还有理智,知道顾忌方文清。

    “请注意场合,这里是华国。”展旭冷声警告,放开门把手,大步走进休息室。如果视线有实体,相信大卫接触方文清的双手一定早就被烧焦了。

    感觉气氛不对劲,方文清越发不自在了,很快察觉展旭的视线,顿时觉得自己手上和肩膀都发烫了,赶紧挣脱了大卫的手。

    展旭一路走到方文清身边,没有理会一边的大卫,躬身把那碍事的大束百合抽出,随手丢到一边的桌上,低下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方文清,朝他道:“听说你找我?”

    “啊,是的。”忽然被对方凑近凝视,方文清的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那就跟我上去吧。”说着,展旭就要把方文清推走。

    呃,啊?方文清意识到不对,赶紧阻止道:“等、等一下!”他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么失礼待客的道理。

    展旭只能不甘不愿地停步,方文清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捋了捋思路,然后道:“那个,先跟你们正式介绍一下。大卫,这位是我的老板,展旭。展总,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我的好友兼前同事,大卫·汉克斯。”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空气里仿佛又是一阵噼里啪啦。

    大卫做恍然大悟状,用最近学到的撇脚中文道:“展先生,幸会幸会。”说着,朝展旭伸出了右手。

    展旭一笑,也伸出手,“久仰了,汉克斯先生。”

    两人握了个难舍难分。

    方文清几乎平视着两人交握到发白颤抖的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抬头左右看看,见两人都没有“分手”的迹象,想了想,便抬起自己的手一左一右一人一只握了上去。

    好在,接触到那只有些微凉的手的一刻,展旭和大卫同时卸了力道,结束了这场幼稚的比拼。

    “说正经的,大卫,你是来给我东西的吧?”方文清问道,这回没有再摊手了。

    大卫把右手背到身后松快了半天,如果不是要顾及面子,他早呲牙咧嘴地嚎起来了,闻言,他努力保持一脸轻松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可惜在递给方文清的时候没绷住,小抖了一下。

    旁边传来展旭的一声嗤笑。

    方文清有些头大,赶紧把u盘接过,朝展旭道:“大卫是来给我送曲子的,我先去制作室跟他讨论一下作品,完事后再上去找你。”

    展旭:“……”

    见那个大卫一脸得意,展旭眯了眯眼,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老板,周一不该你是最忙的时候吗?

    方文清看着展旭朝大卫耀武扬武地一扬下巴,忽然忍不住有点想笑。

    他再迟钝也明白现场的场景是什么意思了。

    虽然不知道大卫为何忽然又抽风较起劲来,但展旭的意思和心情他却有七八分明了了。

    一早上的毛躁这时已经平静下来,方文清好心情地用力一转轮子,轮椅在地上滑出一道流畅的轨迹,朝门口行去。

    “走吧,去制作室。”方文清头也不回道。

    后面斗鸡般的两人赶紧跟了上去。

    **

    之后的几个小时,方文清和大卫泡在了制作室里。

    一说到音乐,平时吊儿郎当的大卫便犹如变了一个人,无比认真专注起来。

    他不愧是金牌制作人,把方文清给他的demo改得十分出彩,两人又就一些编曲细节展开了讨论,甚至当场亲自演奏乐器录音制作。

    两个音乐天才在制作室讨论得热火朝天,十分忘我,偶尔一个弹钢琴一个敲架子鼓,一个拉小提琴一个弹低音贝斯,看上去是多么惺惺相惜,合作无间。

    这些毫无暧昧的单纯工作画面,却也让借口来监工的展大老板隔着玻璃窗看得无比糟心,想加入讨论刷点存在感吧,但两人讨论得太过专业,又不想献丑,简直憋屈死了。

    期间,linda抱着一大堆文件找了过来,展旭看了眼制作室的情况,还是不放心,便在制作室外间随便找了个桌子办起了公。心情明显不佳的他,工作效率却出奇地高。

    linda只好苦命地上下来回跑递文件了。

    展旭这奇怪的举动,很快在公司传开,让不少人都摸不着头脑。

    原来大老板对这首新歌这么重视吗?一定要亲自盯着它制作出来?

    策划部、包装部、市场推广部和公关外宣部等部门老大都忍不住拿出小本本记录,一定要重点对待这首新歌。

    好不容易捱到曲子做完,方文清和大卫痛痛快快在食堂吃了一顿有些迟的午餐,展旭依旧作陪。

    等终于送走大卫后,展旭只觉得世界一下子清净了不少。

    他总算可以处理一些急需理顺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