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易主
    清晨,方文清在唐家别墅里醒来。

    唐家这独门独院的二层别墅买得早,在市区三环内闹中取静的一片高级住宅区。

    因为腿脚不方便,方文清的房间在一层。收拾好自己后,他操纵着轮椅来到餐厅,和家里人一起吃了一顿早餐。

    今天周日,大家都难得悠闲。

    唐守信、方桦和唐博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唐书睿的童言稚语时不时让餐桌上的众人会心一笑。

    “现在的唱片行业不好做啊……”吃饱喝足后,唐守信又开始老调重弹。

    闻言,方桦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道:“别在孩子们面前说这些。”

    唐守信摆手道:“没事,这个谁都能看出来。况且他们都大了,小云和文清也都在公司帮忙,没什么不好说的。至于书睿,他也该知道点世道艰难了。”

    旁边已经八岁的唐书睿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也不知领会了多少。

    方文清和唐博云一对眼,也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盛唐唱片曾经红极一时,在世纪交替的十几年间为华语乐坛输送了大批优秀的歌曲作品和歌手。然而,随着近十年网络的逐渐兴起和普及,盗版也日益猖獗,实体唱片行业逐渐走向没落。

    四年前,曾经唱片业的另一巨头——太空文化就已经宣布不再签约歌手,旗下现有的歌手约到期后,公司也不再跟其续约,彻底抛弃唱片业务,转型成为演艺经纪公司,开始进军影视业务。这一决定给本就萎靡的华语乐坛带来不小的打击。

    而今,太空文化转型已初见成效,盛唐唱片却因为掌舵人唐守信的执拗依旧在苦苦坚持,这让公司股东们的不满情绪愈发高涨。盛唐的转型似乎也成为了必然。

    这年头,出实体唱片早就不赚钱了,现在的实体销量还不到二十年前的零头,市面上传唱度高的好歌比例似乎越来越低,更遑论品质优秀的整张音乐概念专辑了。不少歌手只能靠演唱会和频繁的商演代言赚钱,已经不少人拿音乐当跳板去转战影视和综艺,演而优则唱的人也只是小打小闹地为自己的才艺方面锦上添花罢了。在这个电影票房节节攀高的时代,唱片的销量数字显得过于寒掺了。

    数字唱片的情况也并不太乐观,习惯了免费的消费者,只有对歌手和歌曲真爱到一定程度才会肯花钱买数字音乐,这就意味着新人歌手很难出头,而早已成名的实力歌手的数字音乐销量也今非昔比。

    现在市面上传唱度高的歌,大多是影视配乐,免费在网上发布的口水歌,又称洗脑神曲,甚至因为各种选秀或综艺节目而翻红的歌曲,而其他新歌除非是有粉丝基础的老歌手的新作,或者下大力气去买网络推广,还得自身水平过硬,不然很难□□。

    而即便歌红人红,对唱片公司的唱片营业额帮助并不大,大多只能靠歌手的经纪约,其参与商演和各大节目出场费,及代言费的分成赚钱了。

    在整个时代和市场颓势的洪流中,盛唐想独善其身,太难了。最近一年,独木难支的唐守信终于松口,让唐博云开始酝酿盛唐的业务转型,企图也从艺人经纪和日益红火的影视市场里分一杯羹。不过公司依旧会保留音乐相关的业务,继续朝数字化方向发展,这已经是唐守信的底线了。

    最近几年盛唐入不敷出,财政账目越发难看,如果不是底子好,在音乐业务上不断有好作品推出,唐家恐怕早就要变卖早些年攒下的房产来填窟窿了。而今,盛唐野心勃勃要拓宽业务,动用一切自身资源,大刀阔斧在内部转型,对外谋取商业并购,难度不是一般的小。那么,引进其他强势资本或者与其他业务互补性公司合并或置换部分资源也是一种选择。

    为此,唐守信和唐博云最近一直在为公司忙碌,打磨斟酌几个方案,公司最近的股票市场又不太稳定,一时间颇有些焦头烂额。

    可以说,唐博云的订婚是近期唐家唯一的好消息了。

    眼见着父子俩有越聊越深入的趋势,方桦摇了摇头,不着痕迹地加入讨论,逐渐把话题引向别处。

    唐守信啜了口亲亲老婆端给自己的饭后茶,沉淀了下心情,扫了眼餐桌,发现在旁纳凉的方文清,和蔼地笑问了句:“阿清,你想不想出专辑啊?”

    在几年前,唐守信就问过方文清这个问题了,从那时起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老调重弹一次,方文清对此早已经习惯了。

    他淡定地放下茶杯,认真思考了一下,再一次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在网上唱歌吗?”唐守信又问。

    方文清从高中开始就披了个叫“河清”的马甲在5sing和叶子等原创网络平台发布原创歌曲,这些年已经攒下了不少粉丝。同时,他还结识了一些圈内的朋友,开始应邀为一些广播剧订制过剧情歌或ed,先了解剧情,然后自己作词作曲,积累了不少“命题创作”的实践经验。也因为接触了国内的广播剧圈,自己也不时下场配过一些角色,感兴趣的时候甚至还自己一体机(兼任策划编剧导演,甚至后期和ed创作)制作过几部广播剧,大受欢迎。可以说,在网配圈cv河清也有不小的名气。属于网上两个圈子有资历有人气,又实力超群多才多艺的典型代表,他的声音成为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是无数人的入坑的原因。

    当然,唐守信夫妇对于方文清在网络圈子的影响力没什么概念,只知道儿子喜欢在网上发原创歌曲,对此他们乐见其成。自从方文清八岁车祸以后,随着父母的离异,他的性格一度自卑自闭,不愿意出门见人。直到母亲嫁入唐家后,生活逐渐安定和美,有了家人的鼓励和引导,再加上越大越懂事,方文清逐渐走出阴霾,找到了可以寄托身心的爱好,开始会主动去交朋友了——虽然是网友居多。

    方文清抬眼与唐守信对视,发现这一次继父比之前每一次都要认真。

    唐守信五十多岁了,头发已经花白,眼角也有了细纹,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美大叔,不难看出他年轻时候的帅气风采。此刻唐守信的双眼里有种历经沧桑的无奈,想到他和盛唐的辉煌过去,方文清在心底叹了口气。

    出专辑?这个念头也曾在少年方文清的心中一闪而过,但每一次他低头看到自己的腿又退缩了。

    出专辑,当歌手,并不是只需要出声唱歌那么简单的,没有人比在唐家长大的他更清楚这一点了。在帮助年轻人实现所谓音乐梦想的同时,说到底这终究还是一场生意。宣传活动、演唱会、商演、通告等等等等,为了包装出一个成功的歌手艺人,公司上上下下有一整个团队围着他转,而每推出一位歌手,每制作一张专辑对于唱片公司来说都是一次投资,或者说是赌博。即使条件便利如方文清,也不敢拍胸脯保证说,自己出道就一定能红,能取得多大的成绩,吸多少粉丝,为公司创造多高的利润。即便家人愿意花钱任他玩,方文清自己也不愿意。

    相反,身为残疾人的他将给公司团队带来太多太多的麻烦和不方便,还有对老板娘儿子的迁就和包容,每每想到这些,方文清就放下了念头,觉得维持现状,帮人创作写歌就挺好了。他没有太高的**和野心去站到镁光灯下,相对于幕前现实,他更享受在网上的自娱自乐,以及躲在幕后当魔术师的成就感和自由舒坦。

    “唐爸爸,我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方文清笑道。

    唐守信是真心想给方文清出专辑的,没有人比他更加欣赏继子的音乐才华了。但他明白方文清的想法,虽打心底觉得有些惋惜,但也只能尊重孩子的决定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盛唐才能再打造出一位新天王。”唐守信感慨,双眼迷蒙,不知道又陷入了哪段回忆中。

    见状,方桦和唐博云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相比于生意人,唐守信更像一个多愁善感的音乐人。

    也许,等盛唐度过了这段转型阵痛期后,唐守信就能踏实下来了吧。

    **

    一个月后,一条新闻攻占了各大门户网站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

    华国近几年兴起的以影视和艺人经纪业务为主的海旭传媒集团公司正式宣布已经持有盛唐唱片公司51%的股份,将其纳入旗下,成为负责音乐业务的子公司,并将在近期完成集团内部相关业务资源的整合,包括之前收购的一家音乐平台网站和另一家唱片公司,按照估计,整合后的海旭唱片将成为华国华语乐坛最大规模的唱片公司,市场份额数一数二。

    海旭对盛唐的觊觎由来已久,早在半年前就暗中开始收购盛唐的股份和股份期权,趁着前阵子盛唐公司董事会决定利用转型利好消息增发大量股票来缓解资金压力,海旭抓住机会趁虚而入,明里暗里下套,在股市发动了最后的攻势,终于一举夺取了对盛唐的控制权。

    最初唐家人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立刻调集家族资金补救加入股票收购战,然而一番努力后依旧无力回天,到后来只能接受现实。最终,唐家系加起来持有盛唐唱片45%的股份,退居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家族,而海旭传媒集团则持有51%的股份,拥有对公司的控制权。

    “盛唐会有更光辉的未来。”签约仪式后,盛唐唱片的新掌舵人握着唐守信的手如是说道。

    唐守信看着面前这个张扬自信、目光坚定、口气颇大的男人,面上依旧保持客套得体的笑容,不过,想起他为盛唐构建的宏伟蓝图,胸中居然也涌起了一丝波澜。

    侧眼注意到身旁唐博云的表情,唐守信感慨,果然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就让我这个老头子看看,你们手中的盛唐会长成怎样的参天大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