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巧遇
    阳城著名的鼎豪餐厅vip包间,经过最初的客套生疏后,两家的交谈渐入佳境。

    唐博云的未婚妻程圆出身普通的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家中只能算小有资产,跟唐家当然没法比,不过唐家的当家人不在乎这个。

    毕竟,唐博云今年已经二十八岁,早就到了可以结婚生子的年纪,而且程圆是好人家的姑娘,这就够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孩子自己喜欢。

    唐博云向来是唐家人的骄傲。求学期间,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考考上了国内首屈一指的b大经济系,离开阳城去了b市读书,本科毕业后去了美国顶尖的名校读了mba,然后按部就班回国学着管理家里的企业。

    再加上他的外形高挑英俊,性格沉稳干练,对家中长辈们孝顺体贴,对弟弟们也温柔包容,是很多人心中典型的好儿子、好哥哥。也因为他本身的优秀和家世背景,唐博云成为了同龄人中十足耀眼的存在。

    有女婿如此,程家两口子自然无不满意。两家很快达成了共识,话题逐渐向婚期转移。

    此刻,看着向来万能精英形象示人的唐博云那副沐浴在爱河中幸福的傻模样,一旁安静的方文清不由也无声地笑了起来。

    唐博云和程圆的爱情故事从大学时代开始,长跑了七八年的时间。期间两人分分合合,在唐博云出国读研期间一度陷入低潮,好在依旧撑了过去,并成功躲过了所谓的七年之痒,即将走向圆满。

    方文清是他们这段感情的见证者之一,心绪也曾随他们之间感情变化的某些信号而波动,由始至终他一直扮演好自己好弟弟的角色,当好一个旁观者。

    此时此刻,那些曾经的执拗的占有欲、迷茫、纠结、难过、逃避等情绪已经不复存在,他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

    “也许就是因为你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所以才写不出真正戳人心灵的歌词啊。”那位m&e学院里殿堂级的创作导师说这话时,他那张充满皱纹脸上的笑容让方文清至今记忆犹新。

    彼时,方文清犹如醍醐灌顶,把自己关在琴房里一整天,仿佛进行了一场告别青春的仪式,无意识地疯狂弹奏着各种曲子,直到双手再也弹不动为止。

    然后,方文清毕业,实习,回国,直到今天,坦然坐在了这里。

    正如友人点拨的那般,自己年少时曾对继兄产生的懵懂感情里,有亲情,有感恩,有依赖,有眷恋……这些似乎都不是真正的爱情。

    方文清到此刻才真正明白了这一点,好在,并不算太晚。

    敏感地察觉到父母偶尔飘来的若有似无的视线,方文清由衷地表现出对兄长订婚的喜悦。

    一顿饭下来,所有人进退有度,非常满意。连八岁的唐书睿身上除了孩子该有的乖巧可爱外,也表现出了良好的家教,让程家夫妇俩非常满意。

    之前他们还曾担心过唐家是再婚家庭,氛围会复杂,今天一看,一派母慈子孝其乐融融。他们俩都是搞教育的,听了看了太多残疾孩子自卑自闭难相处的案例,今天见到方文清,觉得这孩子虽然安静但也温和有礼,看得出心态性格都不错,这跟好的家庭教育环境是分不开的。

    这下,他们就更放心了。

    临散席前,方文清婉拒了唐博云的陪同,自行去了一趟卫生间,不过实际上出了豪华包厢的他先径直往柜台而去。

    **

    鼎豪餐厅某高级卡座内,正坐着一对气氛诡异的男女。

    徐巧今年24岁,去年结束英国的研究生课程后,现正处在gap期,这次是在环游世界的途中被家人紧急叫回国。

    她妆容精致,打扮端庄俏丽,仪态优雅大方,显示出良好的家境和家教。此刻,徐巧正自顾自地向对面的男人分享着自己在某欧洲小国旅行的经历,仿佛对男人的冷漠毫无所觉。

    桌子的另一边,展旭不疾不徐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品着。

    又过了一会儿,他漫不经心地扫了眼自己的手表,然后再次不着痕迹地透过雅座装饰的盆景缝隙朝外观察,发现老头子派来的“牢头”依旧盯着这个方向。

    见状,展旭眉头微皱,换了个姿势又坚持了一会儿,在喝完一壶茶后,终于忍不住打断徐巧,借故起身去了卫生间。

    **

    方文清没有想到自己会再次遇到那个男人,还是在卫生间门口那样尴尬的地方。

    他推着轮椅进来时,展旭正在盥洗池前准备洗手,两人的目光就这么毫无预警地在镜子里撞在了一起。

    有那么一刻,方文清真的在考虑要不要扭头离开。实在是这个男人之前粗暴的言行和冷厉的气势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从镜子里那双幽深的黑眸上挪开,方文清这才注意到今天展旭的衣着打扮并非前次那张狂的黑色皮衣裤,而是非常得体的全套黑色西装,做工精致,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脖子上、手指上的骷髅装饰品也都不翼而飞,对男人来说稍长的发丝不再恣情飘散,而是规整地被发胶往后梳固定成一个干练的背头,配上那张英挺的脸,真有几分精英型男的意味了。

    惊讶一闪即逝,方文清率先挪开视线,犹豫了一下,朝里扫了一眼,见残疾人专用的隔间门开着,便调整轮椅方向朝那处行去。

    门很快被锁上,隔绝了外面的目光。到了那宽敞的密闭空间,才让方文清彻底放松下来。

    等他解决完出来,却惊讶地发现那个男人竟还在洗手。

    难不成他有洁癖?

    带着这样的想法,方文清迅速洗手离开了卫生间。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一点跟展旭打招呼结交的意思。

    轮椅离开后没几秒钟,某人就擦着已经洗得发白的手出来了。

    随手把纸巾丢进垃圾桶,想到刚才的一幕,展旭懊恼地啧了一声。

    快步回到雅座,徐巧措手不及地连忙把补妆的口红和小镜子收起,之后才若无其事地笑着道了句:“展先生,你回来了,刚才咱们聊到……”

    话题跟自己走之前的无缝连接,展旭都有点佩服这位千金小姐自说自话的本事了。瞥了眼女人面前新上来的一杯咖啡,他默默端起了自己续过的茶壶。

    又半晌后,展旭看了看手表,发现老头子规定的时间终于被耗完了,不由精神一震,刚要打断眼前女人的滔滔不绝结束这场无聊至极的“相亲”,谁知……

    “啊,那个人……”

    听到女人的这句话,展旭似有所感,顺着她的视线门朝外看去。

    一群人中,坐在轮椅上的男青年被一位跟他长相有些相似的中年美妇推着徐徐而来,旁人的交谈寒暄仿佛与他无关,只面带微笑安静地等候着,并不主动参与这种社交场景。然而,他本身却是被人完全无法忽视的存在,即便那群人外形个个不俗,但旁人的目光总忍不住会飘到轮椅青年的身上。

    “他的长相气质真是……”徐巧摇了摇头,顿了下,才想到了形容词,“太仙了。”

    “只是可惜……”未尽的话也是大多数人见到方文清本人后的感慨。

    展旭一语不发,目送着那一行人寒暄完后,分成两拨离开了餐厅。

    “……展先生?展旭?”

    女人的呼唤让展旭回过神,收回视线,慢条斯理地应了声:“嗯?”

    徐巧眨了下眼,自然察觉了对方刚才的失神。脑海里忽然钻出父母费尽心思查到且硬塞给自己看的展旭的成长背景,再回想起刚才对方看那个轮椅青年的眼神,向来脑洞极大的她忍不住将二者联系起来,不免有些同情对方。

    不过,该解决的还是要解决。只见徐巧笑容可掬道:“我刚才说,要不咱这就散了吧?双方回去有个交代,只说不来电就可以了。您的意思呢?”

    闻言,展旭第一次认真打量起徐巧的表情,发现她并没有任何欲擒故纵的意思。这跟前几次不同的待遇,让展旭对这个女人倒有些欣赏了。

    徐巧又道:“相信展先生您也是被逼来吧?说实话您不是我的菜。我看您对我也没有那个意思,我近几年都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咱友好结束这次blind date,ok?”

    展旭真心笑了,磁性的低音炮从喉咙里淌出,配上那张俊朗的脸,让徐巧的耳根都有些酥麻起来,只见男人的脸上带着难得的微笑,干脆地抬起右手,朝门的方向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道:“求之不得,徐小姐,你自便。”一点也没有握手道别,或者起身送送的意思。

    真是注孤生啊。徐巧腹诽。无比肯定自己刚才的决定是正确的,虽然展旭的长相气势确实很优质,但她也不想把宝贵的美丽人生浪费在一个无趣、霸道、家庭复杂又不绅士体贴的男人身上呢。

    不过,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说,想起出门前父母的千叮呤万嘱咐,徐巧笑了笑,潇洒地起身,径自踩着高跟鞋,挺起胸膛,袅娜地离开了。

    展旭独自留在包间,慢慢自斟自饮,把剩下的一壶茶喝完。

    许久,安静的包间里响起一声若有似无的低吟:“……盛唐唱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