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被掳(1/3)
    浓郁的白色气体把所有人都淹没下来,能见度只有十几丈。

    一下子,众人都慌了,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最致命的,先前的欢呼消失殆尽。

    “该死,这畜生打藏宝阁什么主意?”

    藏宝阁之中,放着无双宗一直以来收集的天地灵宝,当中的东西五花八门,无一例外,都是难得的灵宝。

    蟾蜍大仙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没人知道,但一定不会是什么泛泛之物。

    他们都让蟾蜍大仙摆了一道。

    嗡嗡!

    宰相之剑的嗡鸣在继续,剑光闪动,白气之中,没人知道玉天君在干什么。

    一道接着一道银光从天而降,把众人围在当中,剑气席卷。

    那是一把把的宰相之剑。

    “先不要管,保护好自己!

    不要离开我的剑阵。”

    玉天君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众人紧张到了极点,神经紧绷,生怕蟾蜍大仙下一秒会从身后窜出来。

    “玉天君,你留不住这个小子!”

    蟾蜍大仙的阴笑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人毛骨悚然。

    最郁闷的莫过于是周雷,自己招谁惹谁了,至于揪着他不放吗?

    有意思吗?

    实际上,大家都懂,蟾蜍大仙之所以不肯放过周雷,为的就是让玉天君丢脸罢了,若是它真的把周雷带走了,玉天君的脸往那放?

    “那就来试一试,看我能不能留下他!”

    玉天君的声音在浓郁的白气中响起,周雷能清晰的感觉到,像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玉天君的剑阵,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时,周雷见到蟾蜍大仙的一只爪子破开重重浓气向他伸了过来。

    这等威压,这等实力,根本就不是周雷可以抵抗的,眼睁睁的看着大爪抓向自己。

    瞬间,宰相之剑破天而下,一把将蟾蜍大仙的大爪洞穿,鲜血崩飞。

    然而,蟾蜍大仙的另一只大爪又伸了过来,势要带走周雷一般。

    “休想!”

    玉天君大喝,身影骤然来到周雷的面前,一拳轰出。

    轰隆隆!

    这一拳正是重山拳,以玉天君的修为,施展出来的重山拳自然是可怖万分,一拳下去,蟾蜍大仙整个爪都碎了,鲜血夹着碎肉乱飞。

    “走!

    东西已经到手,这小子,算你走运。”

    “玉天君,用不了多久,我们还会见面的,下一次相见。

    你绝对不会还有这样的气势!”

    这时,蟾蜍大仙突然大喝一声,发号施令,令魂兽们退走。

    周雷也是大松一口气,若是蟾蜍大仙不依不饶,他怕真的会有危险。

    就在这时。

    突然的,周雷的身体被一股力量推飞出去,直接推出了玉天君的剑阵之外。

    看到此幕的人皆是脸色大变,王凌天、陈仙梅、许春花、刁亦河……甚至于连玉天君都是骇然万分。

    众人扭头,发现罪魁祸首之人竟是陆凤衣。

    陆凤衣俏脸之上尽是狰狞的表情,冷笑连连,一句话也说。

    这个大好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

    周雷若是落入蟾蜍大仙的手中,必死无疑,她已经酝酿很久,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

    “周雷!”

    “周雷!”

    许春花等人大叫。

    可是,一切都晚了,连玉天君都来不及出手救回周雷。

    “嘿嘿嘿嘿!”

    伴着阴森的冷笑,蟾蜍大仙的大爪从白气中伸出来,一把抓住周雷,迅速缩了回去。

    周雷看着许春花等人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视野被浓浓的白气覆盖,自己像坐在火车上一般,飞速远离,周围的景色闪电般倒退。

    无双宗山门前,当浓浓的白气消失殆尽,满目疮痍,各种魂兽的尸体到处都是,血流成河。

    一瞬间,刁亦河动了,一把抓住陆凤衣的脑袋,将其吊离起来,其当即是口鼻流血。

    “刁师兄,你疯了吗?”

    陆凤衣的师父二长老急忙走了上来,大惊失色。

    “疯了?

    此心机,此弟子留不得,好狠的心!”

    刁亦河大怒,手指发力,陆凤衣整个人都变了一种颜色。

    许春花等人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先前那一幕发生得太快了,没有人会想到陆凤衣会这样做。

    玉天君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陆凤衣:“事以至此,杀了她也没用。

    周雷活不了多久了!”

    “掌门,难道我们不去救他吗?”陈仙梅大惊。

    “救不了。

    原始森林地形复杂,凶地众多,根本进不去。

    只能说,他命该如此!”

    玉天君摇了摇头,闪身离开。

    刁亦河狠怒,一把将陆凤衣摔倒在地,拖着重伤之躯追入原始森林之中。

    众人讶异,刁亦河与周雷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刁亦河不顾一切也要救他?

    有人觉得可惜,有人发笑,许堂的人更是心灰意冷。

    周雷能活下去的机会真的太渺小了,几乎是不可能。

    许春花流下两行泪水,陈仙梅叹声连连。

    唯一笑得出来的人,就是兵堂和妖堂的人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周雷被掳,有的人绝望了,有的人却笑得恨不得牙都掉下来。

    玉天君闪身来到藏宝阁之前,只见周围躺着十几个弟子的尸体,藏宝阁的大门被破坏了一个大洞。

    玉天君急不可耐的夺门而入,顿时身体发抖,偌大的藏宝阁之中,空空如也。

    “该死的畜生!”

    玉天君怒喝,无双宗震动。

    藏宝阁之中可是放着难以想象的天物地宝,现在居然一点也没剩下来。

    刁亦河进入原始森林之中三天后,终于回来了,别说救回周雷,人更是伤上加伤。

    这一次,原本还抱着些许希望的人彻底失望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周雷睁开眼睛,映入眼的却是毛绒绒的黑仔,之后便是昏暗的火光,紧接着便是一头高大凶狠的老鼠。

    此老鼠足有水牛般大,两尾四耳,毛发赤红,獠牙闪闪,有它腹部处更有一个像袋鼠一样的肉袋,十分有灵性。

    此鼠守在洞之前,时不时往洞里看过来。

    周雷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在的地方是一个昏暗的山洞,火光是从洞外射进来的。

    洞外十分吵闹,都是“吱吱”的老鼠叫声,从这叫声中听得出来,它们似乎很兴奋。

    “爆裂袋鼠!”

    周雷心头暗道,抱着黑仔站起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全身泛力,像似跑了十万八千里一般,泛力而酸痛。

    洞口的爆裂袋鼠见周雷醒了过来,吱吱的叫了几声,钻了进来。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