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就是他【1/3】
    “要不是你师父的贪婪,他们都不会死。

    明和你说,他们的尸骨就在原始森林的尽头。

    那个东西也还在,有本事就去拿。”

    蟾蜍大仙也很激动,双方都把事情的责任推给对方。

    一人一兽的对话引发众人无尽的想象,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曾经的两个霸主都为其死了?

    “是你父亲碍手碍脚,要不是你父亲,我师父早就得到了那东西。

    都是你父亲!”

    刁亦河大怒,浪涛翻滚,天地抖动。

    “师兄,和这畜生说那么多干嘛,先杀了它。

    之后再进原始森林找师父。”

    大长老一击击退赤火牛魔,肉翼一扇,化成一道血光冲向蟾蜍大仙。

    “别,你不是他的对手……”

    刁亦河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长老已经来到蟾蜍大仙上空了,大口一张,尖牙密布,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吐出来。

    “嗜血箭!”

    大长老怒喝,血光弥漫,喷口而出血液“嗡”地一颤,化成三支巨大的血箭,寒光闪闪。

    血箭一出,在场所有生灵体内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犹如被吸引一样,想要脱体而去。

    大长老有意避开无双宗的众人,所有人无双宗的弟子们这种血液沸腾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

    但是,密密麻麻的魂兽却是受到了冲击,一些魂兽的身体当即爆开,无尽的血液冲天而上,融入三支血箭之中。

    有血液的加入,三支血箭迅速变大几倍之多,宛如三座血山悬空。

    “去!”

    大长老沉喝一声,双翼扇动,血色龙卷风再现,夹着三支血箭嗖然射下。

    三支血箭的威力之强难以想象,箭未到,箭风已经绞杀了无数的魂兽,破天般之势,直指蟾蜍大仙。

    这时,赤火牛魔冲了过来,冲天而上,震天吼叫,如同一个火神一般,一头将一支血箭撞得粉碎。

    血箭是撞碎了一支,可它也是头破血流,一只牛角崩飞。

    然,还有两支血箭片刻不停的射向蟾蜍大仙。

    “杀了它,杀了这畜生!”

    有弟子高声呐喊,期待蟾蜍大仙被洞穿之景。

    蟾蜍大仙是魂兽的王,若是杀了它,成千上万的魂兽自然就群龙无首,溃不成军。

    可是,这根本不会这么轻易。

    “想杀我?

    你也配?”

    蟾蜍大仙阴笑连连,背部一抖,无精的小洞中顿时响起呜呜之声,一股股毒气喷涌出来。

    这一次,喷出来的毒气居然是黑色的,毒性之强,连虚无仿佛都被毒出一个个大洞。

    毒气聚集成团上空,形成一个毒气骷髅头,轰然撞上袭来的两支毒箭。

    轰隆隆!

    两支血箭骤然被挡住了,难以前进一分。

    下一刻,骷髅头大口一张,一把将两支毒箭吞入口中,啃咬之声响起来,伴着支离破碎的声音。

    下一刻。

    骷髅大口一张一吐,一团血水吐了出来,两支凶势威猛的血箭轻而易举的被蟾蜍大仙化解。

    大长老凶脸微变,肉翼扇动,想要逃走。

    蟾蜍大仙笑道:“现在想走?

    不觉得晚了吗?

    送你去见你师父!”

    随着一声令下,骷髅头瞬间追上大长老,一口将其吞入其中。

    大长老倒是一位狠人,生蛮的用双手顶着骷髅头的大口,不让其闭合。

    然而,纵然如此,他也是陷入绝境之中,黑色的毒气缠上他的身体,如同铁水一般,一碰到他的身体,他的肌肤血肉当即腐烂消失,半边腹部露出白花花的骨头。

    众人大惊失色,大长老就是瓮中之鳖,无路可走,用不了多久,他怕会只剩下一滴血水。

    就在这时,刁亦河动。

    他双手一挥,身后汹涌的波涛冲天而上,直接撞了上去。

    轰隆!

    毒气骷髅头被冲散,大长老掉落下来。

    刁亦河大手再挥,波涛汹涌,如同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把大长老接了下来。

    当众人把大长老看清之后,皆是倒吸一口气,只是被毒气碰一下而已,大长老半边腹部,半边脸都只剩下白花花的骨头。

    可想而知,这毒性是多么的可怕。

    毫无疑问,大长老已经失去战斗能力。

    “接下来就靠你了,师兄,一定要坚持到掌门回来。

    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弟子死在这些畜生的手中!”

    话罢,大长老也便昏死过去。

    弟子们心头一颤,看不出大长老平日里凶神恶煞的样子,心里居然如此在意弟子们。

    刁亦河无声的点点头,事实上,他的实力比大长老要高上一重,开府四重。

    从来没有人知道原来他也这么强。

    蟾蜍大仙的实力可是开府五重,虽只是相差一重,但是,战斗力若是强悍的话,也不一定不是对手。

    刁亦河命人把大长老抬了下去,他站于众人之前,冷声道:“说吧,如此兴师动众的来我们无双宗,怕不只是玩玩吧?”

    “当然不是。

    我是来找一个人!”蟾蜍大仙冷笑。

    “什么人?”刁亦河皱眉,众人亦是不解,难不成是掌门?

    “半个月前,你们宗门有一个人偷了我一杖四级魂晶,我是来让他把魂晶给我还回来的。”

    蟾蜍大仙笑了笑。

    “一杖四级魂晶至于让你如此的兴师动众?

    你这借口好像太过牵强了吧?”

    是个人都不可能相信蟾蜍大仙这话。

    四级魂晶是罕见,但也不至于让它为了一杖四级魂晶动兽来袭无双宗,要知道,双方一旦打起来,绝对是死伤无数。

    “我不管,这杖四级魂晶对我很重要。

    要不就把四级魂晶还给我,要不就把这人交给,再不,我不惜一切代价铲平你无双宗!”

    蟾蜍大仙说得铿锵有力,没有一点点开玩笑的意思。

    让人不得不怀疑,它是不是真的为了一杖四级魂晶。

    “这人是谁?”刁亦河问道。

    众人也是愣了一下,不管蟾蜍大仙的目的是不是这个,至少众人得知道偷了他四级魂晶的人是谁。

    是谁有这实力从它开府境五重的眼皮底下偷走魂晶。

    周雷心里咯噔一声,蟾蜍大仙说的不会是他吧?

    可是,他的四级魂晶是从五色蛇王的手中夺来的啊。

    “就是他。

    大王,是他抢走了我为你种了几十年的四级魂晶。

    再过几年,这杖魂晶成长为五级魂晶一点也不意外。”

    五色蛇王开口,看向周雷。

    唰唰……

    无数的目光一瞬间全打在了周雷身上,成为唯一的焦点。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