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蟾蜍大仙【为鼠小弟加更】
    荡动的水面庞大无比,把所有人都笼罩在下面,当中充满无数的景色,有山有水,有平原有荒野,更有城镇与人流。

    如同一幅画盖在众人的头顶之上。

    随着一声风雨河图的响起,透明的水面之中,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雨,打起了雷,闪起了电。

    众人都呆了,这是换天之大神通吗?

    “起!”

    又是一声大喝,风雨河图如电梯一样直线上升,一把冲散毒气团,冲散天穹之上的妖气,天地一下子放亮。

    瞬间的功夫,危机当即被解除掉了,众人仿如做梦,又惊又喜。

    众人扭头一看,只见一棵大树之上,一道势如浩海的身影赫然在目,他白发扎成马尾,一身蓝衣,剑眉星目,在他的身后,无尽的浪潮翻翻呼啸,全身缠绕着水珠,就像站在东海之滨,风口浪尖的顶端。

    “玄品神斗魂,河伯!

    他是斗台长老?

    他的修为……开府四重?”

    “怎么可能……他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斗台长老吗?”

    所有人皆是心神一颤,同时也大喜若狂,又惊又喜。

    “听说他与掌门和大长老是师兄弟,宗门真是藏龙卧虎呢!”

    大长老落天而下,狰狞的面孔多了几分余悸,同也是大松一口气,要是先前的毒气团落入人群中,后果不堪设想,他就是千古罪人。

    大长老从天徐徐落下,悬于刁亦河的身边,血眸依然死死盯着毒气滚滚升腾处。

    “都到我们身后来,长老在前面,核心弟子在第二层,内门弟子在最后,一头畜生也别给我放入宗门之中!”

    大长老低沉喝道,血光缠身,肉翼扇动。

    “死畜生,看你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

    大长老长啸一声,血光迸发,手掌隔空往前就是一抓。

    随着他这一抓,毒气之中顿时出现一只血色大手,猛地拍击下去,风云变幻。

    轰地一声。

    大地随之颤抖,然而,血色大手似乎并没有拍中任何人,仿佛被什么挡了下来一样,且在慢慢的升起来。

    砰。

    一道闪光在毒气之中亮起,血色大手像被什么击中一样,飞了出来。

    紧接着,一道庞大的身影带着无尽的火光如闪电般冲出,瞬间便到了大长老的面前。

    砰!

    大长老的身体骤然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撞入一座大山之中。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目光一凝,只见那火光冲天的身影仰天长啸,声浪翻天。

    “赤火牛魔!”

    有人盯着翻天般的庞大身影惊叫。

    赤红的火光冲天,仿佛燃烧整个天空,庞大的身影全身缠绕着赤红的火焰,轮廓与一般的水牛没什么区别,但是,它的皮肤却是赤红之色,且,身上横布着一条条裂痕。

    裂痕之中,火红红的液体似水液般流动,仿若赤火牛魔的体内充满了岩浆一样。

    “一个老不死也敢对我们的王出手?”

    赤火牛魔甩着双角,飞出一团团的火焰,轻蔑而道。

    “开府三重!”

    有人惊叫!

    大长老从碎石之中飞出来,血红的躯体发颤,怒不可遏,再次施展夜叉体,与赤火牛魔厮杀在一起。

    一人一兽的厮杀震天动地,血光冲天,赤焰弥漫。

    双方的实力相差不多,一时半会压根分不出胜负。

    万兽咆叫,似在为赤火牛魔打气,又像在兴奋大吼,无一例外,它们皆在蠢蠢欲动,伺机而动,做好厮杀的准备。

    刁亦河猛地站于众人的前方,万涛汹涌,每一动,他的体内便飞出一朵朵浪花。

    大手一挥,浪涛凝聚,演变成一条东方神龙,咆哮着横过天际。

    水龙咆叫,庞大无比,仿如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江,撞入毒气之中。

    “哈。

    凭你也想伤我?

    除非玉天君来!”

    毒气之中,传来阴森的叫声,紧接着便是火车般“呜呜”声,灰气的毒气更重了。

    众人砸舌,玉天君乃是无双宗现任掌门,听闻修为已达到了开府五重,斗魂更是地品。

    无双宗唯一一个地品斗魂。

    传奇般的人物,周雷进入无双宗都快四年了,至今没有见过玉天君。

    蟾蜍大仙一开口就说只有玉天君才能伤到它,难不成它的修为也达到开府五重?

    咆哮的水龙横过天际,一头撞入毒气之中。

    “喝!”

    一声历喝响起,紧接着便是“呜呜”的低鸣,众人看不清毒气之中的情景,却能清晰感觉到,当中必是发生了碰撞。

    轰地一声。

    无数水珠往四面八方飞出,水珠似子弹,把周围的一些魂兽洞穿,瞬间毙命。

    水龙炸开了,但是,那笼罩着蟾蜍大仙的毒气也消失了,被水龙炸飞。

    顿时,当众人把当中的情景看清之后,无不是双眼瞪了瞪。

    一开始众人还以为蟾蜍大仙的本体庞大无比,万万没想到,只有成年人大小罢了。

    在蟾蜍大仙的周围,守着不少实力不俗的魂兽,而它却是趴在五色蛇王的头顶之上。

    它全身漆黑如炭,与一般的蟾蜍没什么两样,但是,唯一与众不同的是,它的背上,有很很像小型火山的凸包,凸包的中心处有一个小洞,小洞不停的涌出一缕缕的毒气。

    其中,它的背上还有一个大型的凸包,足有它的身体一般之大,洞中喷出来的毒气更多更浓,像极一个火山口。

    见到蟾蜍大仙,看它的模样就不是什么平凡的魂兽,众人的心头都是一紧。

    蟾蜍大仙脸上挂着人性化的笑容,没有一丝的紧张与不安,胜利姿态十足。

    “看来玉天君没有回来嘛!”蟾蜍大仙开口,声音如鬼叫,渗人万分。

    刁亦河双手一抓,两道水流如同火焰一般在他掌中升腾,猛地往地一踏。

    “我师父呢?”刁亦河怒喝。

    蟾蜍不屑的笑了笑:“你师父?

    你师父不是一直都在原始森林的尽头吗?

    是你们不孝,不敢来救他罢了。”

    “该死!”

    刁亦河狂喝:“自从那件事之后,你父亲和我师父都进入了原始森林的深处,那东西是什么?”

    “是什么?

    你进去看不就知道了。

    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们怎么不进去救他?

    哦……不。

    不是救他,是把他的尸骨捡回来!”

    蟾蜍大仙冷笑。

    “我师父死了?”刁亦河不敢相信。

    “你们不会现在还以为他还活着吧?

    不仅你师父死了,我父亲也死了。

    要不是你师父碍手碍脚,贪心不足,我父亲会死?”

    (为鼠小弟加更,谢谢打赏)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