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刁亦河
    昏暗的地下室里瞬间静了下来,只有篝火燃烧发出的噼啪声。

    突然,大长老的老脸表情精彩起来,先是一紧,而后发黑,紧接布满冷意。

    “刁亦河,你发什么神经?”

    大长老大喝,地下室抖动,掉落无尽的尘埃。

    “刁亦河?

    他叫这个名字?”

    周雷心头暗想,同时也是紧张不已,他发现刁亦河那随意淡然的目光一直都在自己的身上。

    刁亦河嘴巴一动,一把将口中的枯枝吐出来,根本没把大长老放在眼中,慢慢走进来,那模样,就像一个行走的叫花子。

    只是,这叫花子却满满的都是自信,视外人为空气,潇洒之态。

    “干什么?”

    刁亦河轻蔑看了一眼大长老:“来带一个人走。

    师弟,你不会有意见吗?”

    师弟?

    刁亦河是大长老的师兄?

    可是,为什么两人的地位却相差悬殊?

    而且,两人的实力好像也相差很大,大长老都达到了开府境的修为,刁亦河却给人一种普遍人的感觉。

    不过,看大长老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似乎他在刁亦河的手上吃过大亏。

    “凭什么?”大长老挡在周雷的面前,目如凶刃,闪着寒光。

    刁亦河步伐不停,一手搭在大长老的肩上,将他纹丝不动的身体生生推出一旁。

    周雷和陈风的双瞳都缩了缩,大长老可以说身如磐石,刁亦河却简简单单就把他给推开了?

    “你……”

    大长老大吃一惊,自己这位师兄什么变得这么强了?

    自从师父死了之后,师兄由此变得自暴自弃,都几十年了,一直是这个样子,不修边幅,脾子怪异,更听说修炼了。

    他的修为不是一直都停留在神藏七重吗?

    周雷心头一喜,刁亦河这是来救自己的?

    是真心来救他?还是有什么目的?

    刁亦河双眼很亮,亮如星辰,手一挥,将周雷身上的绳子解开。

    周雷全身刺痛,身无完肤,一条条鞭痕不停滴下血水,痛得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不敢怠慢,催动魂力滋养身上的伤痕,把疼痛压下去。

    让他诧异的是,他先前还刺痛的脸,现在居然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

    往脸上一摸,周雷猛地看向肩头的黑仔,满满的都是震惊。

    他的脸上原本少说也有四五道鞭痕,现在居然一条都不见了,且整张脸连一丝巴痕也没有,光滑白润。

    周雷又惊又喜,脸皮发抖,双瞳缩成黄豆大小,死死凝视着黑仔。

    黑仔正舔着他肩上的伤痕,每舔一下,皮开肉绽的伤痕就少一块。

    黑仔舌头在伤口上一舔,当它的舌头收起,所舔的地方顿时完好无损。

    周雷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黑仔的不简单,这真的是一个普通的狗吗?

    见周雷看着自己,黑仔狂甩尾巴,伸着舌头,汪汪叫了两声,露出人性化的笑容。

    周雷悄无声息的点点头,面无表情,心里却乐开了花。

    有黑仔在,他以后的外伤根本不愁好不了。

    幸好的是,刁亦河三人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这个现象,这让他大松一口气。

    周雷摸了摸黑仔的头,猛地站起来,一脚迈出。

    下一秒。

    一道身影如子弹般飞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一口血喷出来。

    此人正是陈风。

    在陈风原先的位置上,周雷的身体慢慢从半空落下,双脚伸展完美的一字马。

    显然,陈风是被周雷一脚踢出去的。

    “说杀你就杀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今天你也得死!”

    周雷脚尖一点地面,整个人再次飞出去,五指一抓,重出拳施展,一拳砸在陈风的脑袋上。

    砰地一声。

    脑袋像西瓜似的破碎开来,无头尸体在地上抖了几下后便没了气息。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刁亦河和大长老都没反应过来,陈风已经死了。

    当两人反应过来,皆是一愣,大长老当即大怒,伸手便抓向周雷。

    然而,刁亦河挡在了周雷面前,默不作声,脸上的笑容说明了一切。

    周雷压根就没一点的恐惧,就算是无双宗掌门在这里,他能杀的话,他也一样杀掉陈风。

    有实力的前提下,他这个人不记仇,因为有仇的话,他当场就报了。

    没实力的话,这仇总有一天也会报。

    就像周天佑和江辰风的仇,他迟早十倍奉还给他们。

    既然刁亦河是来救他的,不管最后是出于什么目的,在这时间里他都有一个靠山,他不相信刁亦河会看着大长老对他不利。

    周雷拍了拍手,面不改色,迈步直接往门口走去。

    这举动别说大长老怒火攻心了,就连刁亦河也是讶异万分。

    “不把师弟放眼里就算了,我来救他,他居然一句谢谢也没有?

    这小子,真是一身的秘密呢!

    那人是谁?

    为什么会对他如此看重?”

    “小畜生,你当老夫是透明的吗?”

    大长老一喝,地下室抖动,仿要崩裂一样。

    周雷压根连头也不回,直到他走出大门,地下室里顿时发生强烈的颤动,周围几十丈天翻地覆一样。

    显然,刁亦河与大长老正在里面交战。

    太约半个时辰之后,刁亦河从中走了出来,一脸沾沾自喜的笑容,地下室里,大长老愤怒的声音依旧。

    “走吧!”

    刁亦河笑了笑,不以为然。

    周雷点头,跟着他离开。

    “为什么要救我?

    我与前辈非亲非故,我与您也不熟悉。

    这很让人怀疑!”

    周雷直入主题。

    “哈哈,因为我闲得无聊啊!

    想找点事玩玩,不行吗?”

    刁亦河头也不回,摆着手。

    “谢谢!”周雷抱了抱拳。

    刁亦河没说什么,摆着手离开,压根没有谈其它的事。

    周雷叹了口气,他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呢,没想到跳出一个非亲非故的刁亦河。

    刁亦河有这实力,为何甘心做一个名不符实的斗台长老?

    周雷没想那么多,想必有刁亦河在,大长老想找他麻烦也不容易吧?

    周雷满身是伤,奔自己的住所。

    一路上,所过之处,所有弟子都是张口结舌,根本不相信走过自己面前的是周雷。

    被大长老抓走,居然还能活着回来,大摇大摆的在内门中走动,谁敢相信这是真的。

    周雷对众人置若罔闻,回到自己的居住,龇牙咧嘴的把身上衣物解去,一条条皮开肉绽的鞭痕满身都是,血水不停的涌出来。

    “来吧!”

    周雷大字形的躲在床上,对黑仔说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