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斗台长老
    内门兵堂之中,一个大厅内,陆凤衣坐着椅子上,听着手下回报的话,慢慢露出一丝冷笑。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修炼速度真的很吓人,是一个难得的天才。

    只是,他出太多风头了,不懂什么出枪打出头鸟。

    大长老出手,我们也省事了。”

    陆凤衣一直在暗中观察周雷,早就想除了他,都没得逞罢了。

    这一次,大长老出手,看谁还能护下他。

    “是了,他什么时候出关?”陆凤衣问道。

    “听妖门的人说,李堂主怕还要一个月的时间,现在正是他冲击八重的关键时刻,不得分心!”

    想到自己的未婚夫,陆凤衣嫣然一笑,眼中满满的都是爱意。

    她与妖堂堂主李枫的事,早就人人皆知,没什么可隐瞒的。

    上一次,她本想让李枫出手杀掉周雷,李枫正在闭关,所以没去,倒是派出了一个妖堂的女孩。

    现在看来,那女孩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神堂之中,陈仙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对王凌天说道:“凌天大哥,你想想办法,救救周雷。”

    按理来说,周雷不是神堂的人,他是死是活根本不关神堂的事。

    可是,陈仙梅不知道为何,凡是与周雷有关的事,都特别上心。

    也许是周雷救过她,又亦或是周雷把她全身吸了个遍,让她对周雷有了别样的情感。

    “救?”王凌天苦笑两下,“大长老连掌门都敢顶撞的主。

    怎么样救?

    找谁救?

    周雷也太狠了。”

    王凌天是佩服周雷的,无双宗这么多年来,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弟子还真不多。

    周雷被大长老抓走的消息传遍了无双宗,有人窃喜,有人惊讶,有人幸灾乐祸,许堂的人都急得飞起来了。

    刚找到的靠山,又要没了吗?

    许春花虽被周雷拒绝了,但她还是心牵周雷,急得都哭了。

    没人认为周雷能安然无恙的从大长老手中回来,死定了。

    以大长老的暴脾风与狠辣,就算是掌门去了也得给怼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脸上被冷水泼中了一样,周雷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昏暗的地下室,一盆离地的篝火熊熊燃烧。

    “汪汪汪……”

    入耳的第一个声音是黑仔愤怒的叫声,黑仔正在他的身前地上,龇牙咧嘴,对着篝火旁的两个人影狂叫。

    身体动了一动,顿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周雷模糊的视线顿时清晰起来,脸庞也随之冷了下来。

    篝火旁,有两个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大长老,另一人则是陈风。

    陈风的身上拿着一根皮鞭,这并不是普普通通的皮鞭,上面沾满血肉,被人炼制过,自己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正是出自此皮鞭。

    陈风的伤势似乎已经好了,怒色连连,一拐一拐的走过来,一把捏住他的脸庞。

    “你终于醒了?”陈风的声音有些尖,给人阴阳怪气的感觉。

    “呵呵,没想到没让你废掉嘛,当时捏碎的真该是你的脑袋!”

    周雷横眉冷对,双眼颤了颤,凝视陈风。

    啪!

    陈风全身一抖,鼻孔都张大几分,一掌扇在周雷的脸,怒喝:“都是你,都是你,你毁了我身为男人的自尊。

    老子废了你!”

    陈风气得跳脚,在师父的帮助下,他的伤倒是好得七七八八了,但是,被踩断的脚再也难以完好如初,走路扭扭歪歪。

    另外,他再也不是一个男人,男人标志性的东西,他已经没有了。

    “有种放开我,我现在就杀了你!”

    落入仇人手中,周雷不仅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气势逼人,无所畏惧。

    在他的心里,纵然下一秒就死了,恐惧也没有用,为什么要恐惧?

    大不了一死!

    他绝不会给敌人一丝恐惧示弱的表情。

    “呵呵,你想多了,我会慢慢把你折磨致死。

    先把你的血放干净,再把你的手指脚指斩下来……”

    陈风嘿嘿的冷笑,怒色冲冲。

    “滚开!”

    陈风一脚把黑仔给踢开,已经想好接下来该如何折磨周雷。

    “行了,我来看一看他的体内藏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让他的修为提升的如此快速!”

    大长老走了过来,狠恶的脸庞没有波动,那双沧桑的眼眸如同鹰瞳一般的锋利。

    “觉醒斗魂才不到三个月,修为就达到了神藏六重。

    这种修炼速度,前无古人,我倒想看看你的体内有什么东西。”

    大长老冰冷一笑。

    听到这话,周雷虽脸色不变,但双眼深处却掠过几抹忐忑。

    若是大长老发现了他丹田之中的黑金龙铁,发现里面的小女孩和女和尚,他必死无疑吧?

    不过,好像自己现在也无路可走吧?

    “汪汪……”

    黑仔嘶叫,龇牙咧嘴,毛绒绒的毛发炸开。

    陈风又是一脚,把黑仔踢飞出去。

    周雷横眉冷对,黑仔可是他的救命恩狗,陈风这是在找死。

    大长老眯着眼睛,伸出大手,抓向周雷的丹田。

    周雷双瞳一缩,大长老这是想把他的丹田给捏碎吗?

    忽然……

    就在这时,地室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道身影慢慢从外走进来。

    三人都是一惊,扭头看去,皆是惊了一愣。

    出现门口的人影依旧保持着伸脚踢门的姿势,他白发凌乱如鸡窝,身穿破旧不堪的衣物,满是污垢的脸上洋溢着几分不羁的笑容,嘴角叼着一根小枯枝。

    此人不是谁。

    正是周雷认识的那位斗台长老。

    斗台长老显然来者不善,一脚把大门给踢开,一幅不羁放纵的姿态。

    周雷心头一紧,斗台长老不会也是来找自己的吧?

    看看自己有什么秘密?

    他与斗台长老根本不熟,他没傻到会认为其是来救自己的,上次救自己怕是出于责任。

    不过,看斗台长老那不屑的表情,似乎与大长老有什么过节。

    大长老见到斗台长老后,老脸当即拉了下来,呼吸似乎也沉重了几分。

    一直龇牙咧嘴的黑仔也静了下来,黑亮水晶般的双眼闪了闪,爬上周雷的身上,用舌头舔其的伤口。

    斗台长老与大长老虽然都是斗老,但是,两人的位置与权利根本没法对比。

    一个只是外门守看斗台的长老罢了,连核心弟子都不如。

    一个则是核心长老,手握无尽的权利,尤其是大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有掌门才能稍稍压制他。

    斗台长老竟敢破门而入,难不成是疯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