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强势
    周雷每一步落下,就像巨人的大脚踏在四人的心脏之上,四人的脸色白了又白,青了又青。

    四人怎样也不会想到周雷会如此的果断,他原以为以许家的实力,纵然自己出言讽剌周雷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万万没想到,周雷竟然对许兴起了必杀之心。

    “说啊,你的嘴不是很闲吗?

    谁是狗?”

    周雷步伐不停,迈步靠近许兴,紧握的拳头中动荡出若有若无的嗡鸣。

    “周雷,你想干什么?

    给我住手,你疯了吗?

    你敢杀我们许家的人?”

    许秋大惊失色的叫喊,她真的怕周雷会把许兴给杀掉。

    “为什么不敢?你们很了不起吗?

    一个家族的支系而已,杀了他又能怎么样?”

    周雷头也不回,直接来到许兴的跟前,嘴角微微上扬,一抹冷笑荡漾开来,冰冷如刀。

    他连周天佑和江辰风都不怕,他怕什么?

    他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他五年前可是墨土第一天才,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会怕一个小小的许家?

    青阳州许家只是南岭第一家族许族的一个支系罢了,很了不起吗?

    总有一天,他会把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让周天佑,江辰风跪地求饶。

    “杀了他,你是无所谓,但你没想过许春花他们会受到什么牵连吗?”

    许秋慌了,急忙把许春花一家三口搬出来,希望能用其镇压周雷。

    周雷脚步顿了一下,“放心,我不会杀了他。”

    许秋几人心里一松,许兴更是要哭出来了。

    可是,周雷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不寒而栗。

    “我是不会杀了他,但我废了他”

    众人汗毛倒竖,脸色煞白,许兴这是劫数难逃了吗?

    周雷居高临下的看着许兴,目光冰冷,嘴角的冷笑如大刀挂在许兴的脖子上。

    周雷拳头微抬,阵阵轰鸣响起,在许兴的眼中,这不是拳头,而是死神的镰刀,裤裆当即就湿了。

    “我是狗,我才是狗,雷爷,放我一马,饶我狗命!”

    许兴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吼叫出来,冷汗直流。

    许秋几人没说什么,脸色难看,许兴这不仅仅丢自己的脸,还丢了他们许家的脸。

    可是,在这情形下,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几人倒吸冷气,周雷真的变了,变得狠辣,变得残忍,变得冷漠,不再是他们眼中随时可讽刺的废物。

    周雷蹲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伸手在许兴的脸上拍了拍,“这才乖嘛。

    记住了,以后见到雷爷不要叫废物,也不要叫狗。

    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下一次,你就算承认自己是一团粑粑,我也会杀了你。”

    许兴生不如死,被周雷如此侮辱,他却一句也不敢反驳,许秋三人也是半句话也不敢说,面色狰狞。

    周雷哈哈大笑,看到四人那吃了屎似的表情不知多爽,“还不滚?”

    许秋咬着牙,呼吸急促,命令两人把许兴扶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周雷:“周雷,一个月之后的家族大会,你敢回去吗?”

    “家族大会?”周雷不解。

    “这一次,你的许叔许正豪也会参加。

    爷爷即将从家主之位退下来,我父亲这一辈三人将会争夺下一任的家主权。”

    “决定家主之位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实力,还有我们这些小辈,我们谁能在家族大会之上表现出色,他们将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家主。”

    “你敢回去吗?敢回去帮你许叔一把吗?”

    许家现任家主许天行已经九十七高龄,也是时候退位了,而他的三个儿子必定有一番争夺。

    各自儿女的表现对他们是否能坐上家主之位也有一定的牵连。

    许正豪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许春花的修为只是觉醒七重而已,可以忽略不计,而他的大女儿许春兰现如今怕已经达到了神藏境三四重的样子。

    许春兰无论是天赋还是斗魂,在许家,乃至于青阳州都是拔尖之列的。

    她的斗魂,可是玄品。

    周雷笑了,“这有何不敢?

    反正我也三年没回去了,正好趋此机会回去。”

    “呵呵,我哥也会回去!”

    许秋冷冷一笑,盯着周雷。

    周雷双瞳猛地一缩,许秋的哥哥名为许力宗,现在在青阳州三大势宗之一的凶牙门修行。

    他的天赋一点也不比许春兰弱,斗魂也是玄品。

    在许家的那段日子里,许力行没少对周雷各种讽刺调侃为难,每一次都是许春兰出手帮解围。

    如今听说许力行也会回去,他自然心头一颤,不过这并不是害怕,而是喜悦。

    他终于有机会把以前的侮辱还回去了。

    周雷狂笑,“让你哥洗好脖子,我回去之后,亲自让他人头落地。”

    “好大的口气,不得不说,你的变化确实让我们猝不及防。

    可是,我哥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神藏四重,斗魂还是玄品。

    你就算会飞,也追不上我哥!”

    许秋有些怒火,周雷也太目中无人了。

    “是吗?

    到时候你们不就知道了?

    还不滚?

    真想让我废了你们?”

    一行人纵然怒火攻心也无处发泄,扶着许兴急忙离开。

    他们不敢过多的逗留,周雷这个恶魔真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周雷对一行人的背影竖了一根中指,鄙视不已。

    在原地休息了半会,周雷继续往魂田中心深入。

    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是夜里行动寻找魂晶,在夜里,魂晶土包上的小洞会有光芒射出,更容易发现。

    越是深入,人就越少,取而代之的是时不时从隔壁扑出来的魂兽。

    遇上魂兽,实际上也是一件好事,证明不远处极有可能有一杖四级魂晶,毕竟魂兽守护的都是四级上以上的魂晶。

    地上有魂兽的尸体,也有人的尸体。

    周雷不敢过于自信,小心翼翼的往前摸索,魂兽他倒没遇上,却是挖到了一杖三级魂晶,十几杖二级魂晶,以及几十杖的一级魂晶。

    看着终于有些沉甸的麻袋,周雷很是心满意足。

    已是凌晨,接近天明,周雷不再打算寻找魂晶,而是跃上一棵大树之上,准备好好休息一番。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不远处黑压压的丛林中传来女孩的嘶叫声。

    周雷皱了皱眉,原本并不打算多管闲事,可是,这女孩的嘶叫从一开始的绝望,到最后的撕心裂肺,他动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