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六层
    老者老脸明显不好看,冷冷一笑,“不知所谓。

    人老了,说什么也没人听了,又该叫人去六层打扫碎骨了。”

    老者可不认为周雷的法宝能抵挡六层的压迫,他镇守这里这么多年,他还是清楚魂力塔六层对这些弟子来说有多可怕。

    在他眼中,周雷这是找死!

    然而,周雷轻松无比的走上六层,大堂之中地上只有十个魂源,这里整个空间都充满了魂力,十个魂源中的魂力就像蒸气一般从中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魂力之浓郁,伸手拂过,魂力就像划过手指的水流。

    让周雷诧异的不是这个,而是其中一个魂源上坐着一个人。

    周雷有吊坠的庇护并没有受到压迫的镇压,他不知道这压迫有多可怕,但从陆台东等人的表现来看,第五层的压迫几乎是让他们召唤斗魂都艰难。

    第六层的压迫,自然比第五层更加的可怕十倍。

    然而,就是这种可怕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人盘坐在魂源上吞吐魂力。

    此人是一位青年,长得异常俊朗,长长的剑眉,英气十足的五官,乌黑的长发在魂力的冲击下散飞而开,显有一丝疯狂之感。

    他似乎感觉到周雷的到来,青年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青年的双眼很是璀璨,如同两片星空,盯着他的双眼看的话,让人元神仿佛要沉浸进去一样,无法自拔。

    青年璀璨深邃的双眼毫无波动的看了一眼周雷,看似毫无波澜,实际上周雷却看到青年的眼中闪过一抹讶异。

    细想也有所释然,这可是魂塔第六层,只有修为达到神藏五重的人才有实力上来,周雷觉醒八重的修为上到这里,自然让人惊异。

    青年惊异于他,他也惊异于青年,青年根本没有丝毫受到压迫的表现,从容自若,缓缓吞吐魂力,小蛇般的纯白魂力缠绕他全身。

    青年只是淡淡的看了周雷一眼,没说什么,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周雷看了一眼通往第七层的楼梯,没有继续往上走的打算,走入大堂选了一个魂源坐下修炼起来。

    他并不是一味的吞噬魂力提升修为,而是一边锤炼丹田之中的魂力,一边吞噬外界的魂力。

    他不着急进入神藏境,稳打稳扎才是皇道。

    原本他还是尽量的控制着吞神诀的吞噬速度,但当他看到丹田之中的小女孩和女和尚在不停的吞食自己的魂力之后,他当场放开了手脚,全身毛孔大张,吞神洞高速运转,疯狂吞噬魂力。

    并把魂力牵引向两人之上,让两人吸个够,吸个饱,他倒要看看她们是不是两个无底洞。

    在他疯狂的吸取魂力之时,无尽的魂力如同流水一般往他的体内流去。

    青年感觉到外界的变化,睁开眼睛顿时被周雷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功法?”

    第六层之中积累的魂力被周雷全部牵连了过去,青年大惊失色。

    青年双眸闪动,凝望周雷身后的吞神洞,缓缓起身,深深看了一眼周雷,片刻后迈步离开,直上七层。

    周雷丹田之中的魂力一直维持在觉醒八重的巅峰,死死压着,并不断的锤炼,吞食进入的魂力通通引向小女孩两人。

    两人倒是来者不拒,全身嘴巴微张,疯狂的吞噬,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没有充满的那一刻。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周雷停下来之后,他丹田之中的魂力已经充斥得满满当当,并锤炼到了极致。

    他心头一松,刹地,丹田轰隆隆的扩展开来,再次扩大了一倍之多,纵然他死力的压制,现在也到了不得不提升的关键时刻。

    觉醒九重!

    周雷心里笑了笑。

    让他冒冷汗的是,小女孩和女和尚根本就填不饱,无尽的魂力被她们吞噬之后,没有一点点满足的反应。

    周雷叹了口气,睁开眼睛才发现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原本充满魂力的大堂空空如也,本十个源源不断吐出魂力的魂源也停止了下来,仿佛被掏空了一样。

    嘴角抽了抽,自己这是吞噬了多少魂力?

    不,应该说小女孩和女和尚吞噬了多少魂力。

    周雷眼角抽了抽,心里始终有些不安,到最后,这两人真把自己反馈了怎么办?

    叹了口气,直接下楼,修为真的不能提升太快了,必须再加锤炼才能进入神藏境。

    他虽然没有迈入神藏境,以他的实力,对上神藏一二重的对手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除了重山拳之外,他的斗魂可是有化雷魂技,逃跑完全没问题。

    周雷刚离开第六层没多久,一位守塔弟子从七层之上走了下来,这种守塔弟子身有抵挡威压的法宝,可在魂塔一到九层自由穿行。

    当他来到第六层之后,脸色骤然一变,第六层之中的魂力居然消失殆尽了,十个魂源更是像已经枯竭的源泉,魂力无力的喷涌。

    “发生了什么?”守塔弟子大惊失色,急忙往第五层走去。

    “长老,不好了,六层的魂源出问题了!”

    五层中,守塔弟子急匆匆地对椅子上的老者说道。

    老者眯着的双眼猛地睁开,一步便上了六层,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堂,十个枯竭无力的魂源也是脸色大变,速度来到一个魂源上查看。

    查看魂源之后,老者大松一口气,“没事,只是魂源喷涌得太过剧烈,所以一时没提供上来而已,过一两个时辰就好。”

    “为什么会这样?

    第六层的魂源一直不都是挺好的吗?

    也没什么人能到第六层来修炼,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守塔弟子不解,这情况完全不合逻辑。

    “先前都有谁在此修炼?”老者问道。

    “王凌天!”守塔弟子道。

    “就他一个人吗?”老者眯着眼睛。

    守塔弟子想了想,眼前一亮,“好像还有一个人,我先前从七层下来时,好像看到一个人往下走去,长老,你知道最后下去的人是谁吗?”

    老者沧桑的双眼中闪过抹抹精光,他自然知道是谁,不正是周雷吗?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这小子的功法怕不是我们宗门的。

    是老夫看走眼了,这小子不仅功法了得,身上的法宝也不错,竟然抵挡了六层的压迫。”

    老者大手一挥,沉声道:“没事,这事就别往外传了,影响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