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打
    “找死!”

    陆台东猛地站起身,浑身缭绕着纯白的魂力,汗水淋漓,一步步走向周雷,气喘吁吁,身上似压着一座大山。

    周雷不为所动:“陆师兄,你真是自信呢,在如此压迫下,你也敢对我动手?”

    陆台东的修为在神藏境三重,是比周雷高不少,还是内门十大高手之一,按理来说把周雷打得趴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在魂力的压迫下,陆台东连迈步都显得艰难,纵然修为高于周雷,此时此刻也不见得完全发挥得淋漓尽致。

    “打你揍得满地找牙还是行的!”陆台风怒喝,十几天前在自己面前连头都不敢抬的废物,今天竟然出言侮辱自己,他怎能忍?

    “陆师兄,不用你出手,我来收拾他!”

    一位少年自告奋勇,骤然起身,怒目而视,跨着大步而上。

    此人修为只是神藏一重罢了。

    周雷勾唇一笑:“不用麻烦,你们一起上吧!”

    此言一出,十几人都愣了一下,自己没听错吧?

    十几人的脸全黑,周雷太狂了,没有把他们十几人放在眼里吗?

    他何德何能?

    那来的勇气说这样的话?

    赵童童更是心头一颤,周雷的事她听说了,可是,这不代表他的实力可挑战十几个神藏境的对手。

    难道是见到自己后心有不服?

    想要在自己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不管结果会不会被人揍得鼻青脸肿?

    “真是幼稚!”想到这里,赵童童不屑的低喝一声,自己退婚的选择完全是对的。

    “杀了他!”

    陆台东一咬牙,一甩手,十几人顿时扑向周雷。

    陆台东从来没想过一个觉醒八重修为的人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的嚣张。

    周雷脸上笑容一收,不退反进,一个箭步冲上去,重山拳施展,拳风呼呼,砰砰十几声,十几声身影被轰得飞了出去。

    一个照面,十几人连斗魂都来不及召唤就被周雷打得嘴角溢血,身上出现在拳印。

    陆台东和赵童童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翻滚的十几人,震惊溢于言表,十几天前还是自己眼中一无所有的废物,今天却一个照面把十几位神藏境的对手击退了?

    事实上,若是在魂塔外,周雷当然做不到,他只是巧用了这里的压迫而已。

    十几人只是神藏境一重的修为而已,勉强进入第五层,进入这里连修炼都艰难,还想与他战斗?

    这不是厕所里点灯笼,找死吗?

    椅子上的老者依旧眯着眼睛,不闻不问,饶有兴趣的看着周雷,同时他是心里惊讶,他发现了周雷竟然没有受到压迫。

    他守着此地这么多年,完全不受压迫的弟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陆台东的脸阴冷到极点,手一伸,青阳刀召唤出来,顶着压迫骤然袭来。

    周雷笑了,身体一闪,连斗魂也不召唤,瞬间出现在陆台东的身后,一拳砸下。

    砰地一声。

    周雷一拳拍在陆台东的背上,后者身体顿时扑了出去,摔在地上,整个后背仿佛被一座大山砸中一样,一口血忍不住夺口而出。

    陆台东摔在地上顿时摔得满口是血,又痛又怒,自己居然让一个废物一拳击倒在地了。

    这不是做梦吧?

    赵童童俏脸大变,美眸大瞪,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雷,她也明白为什么周雷能伤到陆台东,可是,他没有想到离开魂塔之后的后果吗?

    外面可是没有压迫的,他们这么多人,也不怕出去之后无路可走吗?

    “特么的!”

    陆台东大怒,一拍地板欲要站起来。

    殊不知,周雷又是一拳砸在他的身上,身体与地面再次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拳到之处,更是发生了骨头崩裂的声音。

    “啊!”

    骨头被裂让陆台东脸色胀红,冷汗直流,忍不住吼叫出声。

    赵童童突然站起身子,娇嗔道:“周雷,你闹够了没有?”

    周雷勾唇一笑:“闹够?你觉得呢?”旋即,他又一拳锤下去,这一拳,他直接砸在陆台东的头上。

    刚挣扎起来半个身子的陆台东又趴了下去。

    陆台东哼地一声,双眼一翻,晕了过去,口鼻依旧在不停的流血。

    周雷很有分寸,这只是把陆台东锤晕了过去而去,并未伤及其的性命。

    要不是有人在场的话,他这一拳,绝对把陆台东的脑袋打爆。

    老者眯着的眼睛流露出一抹精光,心里暗叹周雷的狠辣。

    赵童童大喘着气,心里无比讶异,自从斗台那一次之后,她感觉周雷愈发的陌生,完全变了一个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这还是以前那个自卑不堪的周雷吗?

    拍了拍手,周雷凌冷的眼神直视赵童童,其见到周雷这尖刀般的眼神后,不由自主心底一寒,仿佛被一头老虎盯着一般。

    周雷什么也不说,见到赵童童有所恐慌,心里大快,健步如飞,直接走向第六层。

    “你会死的,第六层没有神藏五重的修为……”

    赵童童突然捂住嘴巴,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种话?

    为什么提醒周雷?

    自己明明很厌恶他的。

    周雷头也不回:“我死与不死与你何干?不要找这无谓的借口想要挽回我,我对你一直都没有兴趣。”

    周雷的话让赵童童俏脸发青,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周雷这是在报复自己吗?

    “老夫提醒你一句,六层的压迫可是五层的十倍,纵然你身有抵挡压迫的法宝,也不见得能抵挡六层的压迫。

    三思而行!”

    老者面无表情,依旧眯着眼睛,以他毒辣的眼光,自然看出周雷身上有法宝。

    但他不认为这法宝能抵挡六层的压迫。

    周雷笑了笑,抱拳道:“谢谢前辈提,晚辈自有分寸。”

    老者没说什么,不再出言。

    “哼,看你出了魂塔之后往哪里逃!”赵童童咬着银牙冷哼。

    周雷头也不回,一脚踏上前往六层的楼梯,并一步步往上走,身体挺拔,一点也没有受到压迫的样子,眨眼消失在转角处。

    赵童童惊讶满面,捂着小嘴,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

    她知道这通往六层的楼梯上压迫有多可怕,她曾尝试过把脚伸到楼梯上,那一刻,她的脚都被压得差点断了。

    周雷竟然毫不阻碍的走了上去?

    为什么会这样?他跳崖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她的心里出现了后悔之意,自己与周雷退婚,会不会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