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魂力塔
    回到自己的房子后,周雷盘坐在床上继续修炼,把丹田之中的魂力一遍又一遍的锤炼,纵然他一而再而三的压制,依旧无法阻止修为一丝丝的提升。

    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迈入觉醒九重。

    看了一眼丹田之中的小女孩和女和尚,见两人没有什么变化之后,周雷停止修炼,倒头便睡。

    翌日一早,周雷推门而出,直奔魂塔而去。

    魂塔很古老,足有九层,如同挺拔的巨峰,更似指天的长剑,浑身缠绕着浓浓的魂力,几乎实质化下来。

    内门弟子一个月只有一次进入其中修炼的机会,当中的魂源自然不是自家的小型魂源可以对比的。

    塔层越往上,魂源当中的魂力就越浓郁精纯,只要承受得了魂力的压迫,纵然是进入第九层也没人说什么。

    周雷拿着内门弟子的身份竹片进入魂塔之中,他的出现引来不少目光,但并没有人敢出言不逊,他与丁雨云三人的战斗至今依旧被人津津乐道。

    进出的弟子很多,但绝大多数的人都停留在四层以下。

    若大的大堂之中,一个个圆形的凸糟遍地都是,如同一个个鸡窝似的,上面盘坐着一位位弟子,仿如老母鸡下蛋般。

    这就是魂塔之中的魂源祭坛,相比自家房屋中的魂源,这些魂源更大,涌出来的魂力也更多,更纯。

    只是这些弟子盘坐在上,真的像一个个在下蛋的母鸡。

    周雷扫了一眼,直接往第二层走去,第二层的大堂相对小一些,魂源也少很多,人也没有一层那么的拥挤。

    但是,上到第二层之后,周雷却感到了一种淡淡的压迫。

    这压迫不是来自人,而是魂力。

    整个二层都充斥着浓浓的魂力,它虽无实,却像一座大山似的压在众人的身体四周。

    周雷看了一眼这二层的众人,也不停留,往三层继续走去,这压迫还不足以让他停留脚步。

    第三层的人更少了,空间也小了,且分出一个个空间,一个空间内有三个魂源。

    毫无疑问,这里的压迫更大了。

    第四层,这里的大堂分成了一个个房间,一个房间一个魂源,寥寥的只有几十人而已,且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全身湿透,艰难的盘坐在魂源上修炼着。

    第四层的压迫不弱,但也没能让周雷停止,他依旧不紧不慢的往第五层走去。

    以他的修为按理来说,到了第四层,在魂力的压迫下,不说举步维艰,也是身负重山。

    可是,他脖子上的吊坠却在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悄无声息的把压迫抵挡在外。

    周雷一点也不惊讶,义父连吞神诀这种逆天功法都有,这吊坠自然也不是凡物,只是他一直没有查看这吊坠是何物罢了。

    “那是谁?他居然敢向第五层走去?”

    “他难道不知道第五层以上的压迫更加可怕吗?

    只有神藏境的修为才能勉强踏上去。”

    “又是一个贪心不足的菜鸟,这种弟子每个月还见得少吗?

    他怕连第一个楼梯也踏不上。”

    “呵呵,昨天不就有一个刚内门的弟子在这楼梯上被压迫得爆体而亡吗?”

    周雷眉头皱了皱,回头看了看众人,抬起的脚板停在了第一阶的楼梯上。

    “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周雷,以为得到内门考核第一名就天下无敌吗?”

    “不知所谓,小子,劝你还是放弃吧,找死就上去,你能进入第四层已经证明你的实力了。”

    “与他废什么话?我倒想看看他有什么能耐。”

    一个个房间之中传出调侃讽刺的声音,从门口处周雷看得见当中的人,无一例外,他们都是全身被汗水打湿,顶着压迫艰难的修炼。

    周雷与他们相比,完全就是一个在岸上一个在水中,来到第四层,他连一滴汗也没流,吊坠散发着神秘的力量,把一切压迫都抵挡在外。

    周雷微微一笑,不与这些人逞口舌之争,脚上一踏,踩在楼梯之上,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去,徐徐消失在转角处。

    第四层中一下子静了下来,原本急促粗大的呼吸声消失不见,每一个房间中都寂静无声。

    “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良久后,一个房间中传出了震惊的声音。

    “他的肉身这么强?

    还是他的身上有什么东西抵挡了压迫?”

    众人大吃一惊,气喘吁吁的叫唤,他们还以为周雷踏上楼梯之后就被可怖的压迫镇压得爆体而亡呢。

    万万没想到,周雷大摇大摆的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一丝反应也没有。

    在众人还在震惊的时候,周雷已经是踏上了第五层。

    第五层与第四层相比没什么不同,就是压迫力更重了,大堂中没有设计小房间,一目了然,地面上有十几个魂源。

    在楼梯处,有一张长桌子,桌子后坐着一位老者,老者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眯着眼看着大堂中的十几个弟子。

    周雷上来的脚步声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包括椅子上的老者。

    老者淡淡的扫了一眼周雷后,双眼突然睁大,一抹震惊掠过他的眼底,他瞬间发现,周雷的修为竟是觉醒八重而已。

    第五层可是神藏境的修为才能上来的,没有神藏境的修为,别说上到五层了,连楼梯也上不来,周雷是如何做到的?

    老者只是微微一惊后又恢复了原状,看似不以为然,目光却时不时打在周雷的身上。

    周雷扫了一眼大堂,看到其中两人后,却笑了。

    这两人不是谁,正是陆台东和赵童童,两人全身缠绕着纯白的魂力,衣物尽湿,盘坐在魂源上艰难的修炼,一股股动荡的波动扑身而出。

    听到楼梯口有声音,十几人头也不回,其中一人沉声道:“第五层已被我们兵堂包了,你下次再来吧!”

    “兵堂?”周雷皱了皱眉头,“如果我说不呢?”

    周雷的声音一出,十几人当即停下了修炼,纷纷睁开眼睛看了过来,当陆台东和赵童童两人也看过来后,不由愣了一下。

    两人万万没想到会在魂力塔第五层看见周雷,这里可是只有神藏境的修为才能勉强上来的,周雷是如何做到的?

    难不成他的修为也进入了神藏境?

    再说了,周雷居然没有一丝不适的症状?

    “哦……还以为是谁这么大口气呢,原本是你这个废物。

    不,你现在应该不叫废物了吧?”

    陆台东冷冷一笑,满口讽剌的说道。

    赵童童倒没说什么,目光闪烁的看着周雷,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呵呵,陆师兄真是不挑食呢,我扔下的骨头居然也拿去啃,也不怕崩掉牙齿吗?”

    周雷抱着双臂,豪不示弱的看着陆台东。

    听到这话,陆台东的脸当即黑了下来,赵童童也是红唇微张,无言以对。

    周雷这不是把赵童童比喻成骨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