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九色魂力
    说话之人名为许朗,是许龙的哥哥,他一边撕着手中的鸡腿,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

    除了许家的人以外,还有几个新加入许堂的弟子,他们都是玩味的看着周雷。

    周雷得到内门考核第一名的事,他们也知道了,听到时还是有所震撼,但是转瞬一想,又觉得没什么。

    参加内门考核的弟子最强的也就觉醒五重,周雷八重的修为,拿到第一不是很正常吗?

    周雷是脱去了废物之名,但是,也没有得到天才之名,十五岁达到觉醒八重修为的弟子无双宗中还是有挺多的。

    “许朗哥,周雷弟弟也是我们许家的人,为什么不能加入许堂?

    再说了,他不是废物,他早觉醒了斗魂,已经是觉醒八重的修为。”

    许春花脸色不好看,她原以为周雷觉醒了斗魂,进入了内门,自己家人就会对其改观,没想到还是一个样。

    “呵呵,觉醒八重?

    那又如何?觉醒斗魂却不敢往外说。

    也难怪,觉醒的是一个女性神斗魂,一个大男人觉醒这种斗魂,真是够丢人的。

    他不是我们许家的人,许堂不欢迎他!”

    许朗冷声说道,眼中的不屑由始至终都没消失过。

    事实上,这些人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舒服,周雷觉醒了斗魂,修为还达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好像有些不甘心。

    除了许朗以外,大堂中心位置处还坐着一位少年,少年剑眉星目,十分英俊,他是许堂的创始人,也是无双宗中许家子弟的灵魂人物,他叫许阳。

    许阳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周雷,无喜无忧,脸色冷漠。

    “你们说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周雷弟弟?”许春花咬着银牙,心感愧疚,自己不该自做主张把周雷带来,让他被凌辱。

    “为什么?

    因为他不是许家的人,一个被女人退婚而去跳崖自尽的人,我们庙小,容不下这尊大佛!”

    “说完了吗?”

    突然,周雷开口说道,面无表情,眼中闪动着道道的冷光。

    众人呆了呆,周雷为什么如此的冷静?

    好像被人嘲讽的不是自己一样。

    周雷把许春花往后拉了拉,道:“春花姐,没事,不要多想。”

    旋即,周雷冷笑一声:“我看你们是太过自以为是了,我有说过要加入许堂吗?

    我都还没说话,你就叽叽喳喳的说一大堆,你是狗吗?”

    “什么?你竟敢侮辱我?”许朗大喝,欲扑身而上,不料却让许阳拦了下来。

    许阳还是无喜无忧的表情,淡淡的说道:“那你是来干什么?

    我们许堂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话音一落,许阳身体一抖,一股火山爆发般的威压从他体内涌出,伴随着黄白交集的魂力,压得诸人呼吸困难。

    “黄色魂力与白色魂力,许阳大哥真的半只脚迈入了神藏境!”有人惊喜的叫唤。

    觉醒境的魂力是黄色的,而神藏境却是白色,虽然都是魂力,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果说黄色的魂力是刚挤出来的牛奶,那么白色的魂力就是经过过滤的牛奶,都是牛奶,却有着不同的本质。

    天地间的魂力一共有九种,分别九种颜色,境界不同,所吸取的魂力颜色也不同,但毫无疑问,越往上的魂力就越纯粹。

    但是,越往上境界的魂力就会越少,觉醒境黄色的魂力可以说天地间到处都是,而神藏境的白色魂力却比黄色魂力少上许多,再往上,那就更少。

    所以,为什么说境界越高,修为提升就越难,因为相应境界的魂力就那么一点,整个斗魂大陆同一境界的人都在争抢。

    九种魂力每一天凌晨刷新一次,每一天的数量都是相同的,少之又少的颜色魂力被用完之后,又得等新的一天。

    当然,修为越强的人也就越少,听闻斗魂大陆现在最强境界通天境的人不超过百人,所吸取的魂力是黑色的,黑色魂力虽然不多,但是,也勉强够这些人使用。

    听说通天境并不是修炼一途的最高境界,再往上还有一个境界,人皇境,斗魂大陆现在并没有这个境界的绝顶强者。

    许阳的魂力颜色一出,诸人自然是猜测出了他的修为,半步神藏。

    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压得许家子弟节节后退,恐色连连。

    “下马威吗?”

    场中唯一不为所动的人就是周雷了,许阳的威压确实让他有些压迫感,但还没有到那种无法反抗的地步,只是觉得身体重了一些罢了。

    周雷把自己的修为威压抵挡下来让许阳愣了一下,没有觉醒九重的修为可做不了这么轻松。

    可是,周雷的修为明明昨天还是八重啊,一天的时间,难道又提升了?

    周雷立了立身体,目光凌厉的盯着众人:“我当然是来讨债的。

    十天前,有人和我打了个赌,如果我能进入内门的话,他将输给我一杖三级魂晶。

    如今我进入了内门,自然是来拿我的胜利品。”

    “嗯?”许朗脸色并不好看,“谁?”

    周雷指了指一直在埋头苦吃的许龙,“他呗,还有谁?”

    许龙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知道坏了。

    他一直没有出声就是怕周雷把矛头指向自己,三级魂晶对他来说可是很珍贵的宝物,能让他的修为提升不少。

    当时立下赌约时,他根本不会认为周雷能进入内门,鬼知道这丫居然会隐藏得这么深。

    许朗等人看向许龙,“他说的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这脸就丢大了。

    “当然……不是。”许龙一把站起,气定语坚。

    “不是?”周雷冷笑一声,“春花姐可以为我们作证。”

    众人的目光全看向许春花,她当场陷入了两难之地,一边是自己的族人,一边则是父亲千叮万嘱要照顾的人,她该如何选择?

    许朗道:“春花,你得好好想清楚,他们是不是立下了赌约。”

    是个人都听得出来许朗话中有话。

    “春花姐,不用怕,一切有我!”周雷面无表情,这杖三级魂晶,他今天要定了。

    “是的,他们两人当时确实立下了此赌约。”

    此话一出,许家人的脸当即难看起来。

    “许春花,你居然在帮一个外人?”许朗吼道。

    许春花酝酿些久,缓缓吐了一口气,郑重道:“我对事不对人,事实的确如此,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别废话了,拿来吧!”周雷伸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