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福莱克里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的意思是,那夜有人提前将保镖调离,然后又合围?”白人青年听完脸色大变。

    事实上,因为福莱克家族在不少行业的垄断性,得罪的人实在太多。老福莱克从执掌家族开始,一生中至少面临过数百次各类暗杀,但都逃过一劫,直至遇到秦浩。

    老福莱克的死,有着一些偶然的成分,不过秦浩也并没有去深究。因为从老福莱克死后,他几乎不在杀手论坛现身,还没到一年,他就进入了监狱。

    这事就怕回想,如果不是巴顿先生送来的情报,秦浩或许今日也不会去回想到当夜各种不对劲。

    试想,老福莱克能躲过数百次各类暗杀,却在家里被秦浩干掉,秦浩难道是神?既然不是,事情为何会那么凑巧。

    “你是个聪明人,福莱克里德少爷,据我所知,老福莱克死后,你的父亲应该是家族实控人,但如今,他被派到英国管理家族子公司,已经三年多没有回过米国。而你,参与不了任何家族事务,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福莱克里德砰的一声站起来,怒视着秦浩呵斥道“好个贼子,害死我爷爷还在此挑拨离间,你是何居心。”

    秦浩轻笑道“我是否挑拨离间你心里清楚,我的话完了,再见。”

    “你站住,你给我把话说清楚。”福莱克里德的呵斥,并没有让秦浩顿足,秦浩快步走出咖啡厅,脸色有些阴沉。

    福莱克里德无力的坐会椅子,让服务员连上了三杯咖啡后,喝完咖啡匆匆回到家族。

    古堡里,福莱克女士看着孙子,溺爱的说道“我的乖孙子,最近学业可好?”

    “奶奶,你孙子可是福莱克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您说我敢给家族丢脸吗?”福莱克里德微笑着坐下。

    福莱克女士赞赏道“这才是福莱克家族的子嗣,好样的。”

    “嘿嘿,奶奶,我想爸妈了,您是否能让爸妈回来一趟,我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们了。”福莱克里德眼神期待的看着奶奶。

    福莱克女士脸色微愣后,微笑道“我的乖孙子,你的爸妈很忙,英国那面的公司离开他们不行,他们如此辛苦,都是为了你将来拥有更多。男子汉大丈夫,要学会忍受孤独,懂了吗?”

    “我懂了奶奶,以后我不提了。”福莱克里德眼里闪过一道失望。

    “去吧,去学习吧,你只需读好书,将来才有足够的能力继承家族事业。”福莱克女士摆摆手。

    “好的,奶奶我先走了。”

    福莱克里德起身离去,走出去十多步,福莱克里德突然转身道“奶奶,你会把家族管理权交给爸爸对吗?”

    福莱克里德话音一落,慈爱的福莱克女士眼里瞬间爆发一阵寒芒。或许是认为不该对亲孙子这样,寒芒立即隐去,轻笑道“傻孩子,奶奶老了,家族将来还要靠你们,去学习吧。”

    “嗯,那我走了奶奶,您要照顾好身体,过几天我再来看你。”福莱克里德转身的那一刻,眼里流露出痛苦的悲伤。

    福莱克女士的回答看似没毛病,其实却漏洞百出。如果没有听到秦浩对那夜的回忆,福莱克里德只会认为,这是奶奶腾爱他们,不想他们过早劳累。

    但现在不同了,福莱克女士最后的回答,表面在说将来会让出家族控制权,实际上,却是拒绝,就差明确的说,我死之前,你们谁也休想控制家族。

    “爷爷,您老人家睿智一生,难道真的选错人了吗?”福莱克里德失望、伤心、不甘的离开古堡。

    古堡外,马克拨通了秦浩的电话,汇报道“秦董,福莱克里德已经离开了,从表情上看,似乎很失落。”

    “嗯,我知道了,你找几个人吓唬吓唬他,记得不要伤他性命。”秦浩阴笑着挂了电话。

    失落的福莱克里德去公墓看望了躺在地下的老福莱克,刚到不久,一只手掌突然压在墓碑上,福莱克里德脸色一变,抬头瞪着墓碑旁的白人呵斥道“拿开你的脏手。”

    “哟呵,福莱克少爷好怪的脾气,老子扶着老福莱克那死鬼的墓碑是老子看得起他,你一个二世祖敢管老子的闲事,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扶着墓碑的白人一脸的嚣张。

    “哈哈,福莱克少爷,不如我们送去跟老福莱克那死鬼团聚吧。”身后传来声音,福莱克里德脸色一变,急忙转身,三个白人围过来,福莱克里德吓得不断后退。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既然知道我是福莱克家族的少爷,你们就不怕我福莱克家族灭你全家。”福莱克里德也够悲催的,超级家族的大少爷,却连保镖都没有一个。

    “福莱克少爷,我们兄弟知道你的身份,但我们兄弟来了,就不怕你一个没有实权的阔少。我们兄弟不想和你作对,只是替人给你带句话,有些事不是你能操心的。只要你少插手,你的荣华富贵就能保证。”

    惊!

    福莱克里德大惊!这人的话,是不是预示着什么,他插手什么了?不就是今天问了一句自己的爸爸何时能掌控家族。

    “你们是?”福莱克里德心惊胆战,眼神里爆发出无比的恨意,除了她还会有谁?难道,她连自己这个亲孙子都下得去手吗?

    “福莱克少爷,跟你明说了吧,除了学业和生活,其余的事你少插手,否则我兄弟几个,可不会像今天这么好说话了。如果你自不量力,这就是真榜样。”

    扶着墓碑的白人冷哼一声,突然从后背抽出一柄钢刀劈在墓碑上。

    咔嚓一声!大理石的墓碑,居然被砍掉了一块角。福莱克里德脸色惊恐,这一刀要是砍在他身上那还得了?

    但,福莱克里德可不是普通的阔少,爷爷的墓碑居然被砍了,忍无可忍。

    “你们、太过分了,你给我爷爷道歉,你必须道歉。”福莱克里德鼓起勇气,愤怒的瞪着白人。

    “你特么敢瞪老子,兄弟们,让福莱克少爷吃点教训,给我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