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小舅子出事
    !

    云阳,秦浩正在和李莹莹吃饭,李莹莹接了个电话后,突然脸色非常苍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

    “怎么了?”秦浩关心一问,他还是第一次见李莹莹这样。

    “我弟弟……呜呜……”李莹莹红着眼睛,担忧的神色让秦浩心疼。

    “弟弟怎么了,有我在,没事的。”秦浩拉起李莹莹的手,安慰的眼神,让李莹莹心里一安。

    “我弟弟他,失踪了,我爸妈找了三天了,电话没人接,老公,你要救救我弟弟,我只有他一个弟弟啊。”

    “没事,交给我,先吃饭,我来安排。”秦浩安慰着李莹莹,将李斌的相片发了条短信给罗老虎。

    只要是秦浩的事,罗老虎比办自己的还要效率高,不到一个小时,李斌失踪的地点就被查到了。

    “我先送你回家,我再去接弟弟。”秦浩并没有透露短信内容。

    “你找到他了,他在哪,安全吗?”李莹莹大喜,抓着秦浩的手情绪激动。

    “没事,他和一帮朋友一起玩呢。”秦浩微微一笑,出于对秦浩的信任,李莹莹并没有怀疑,只是交代秦浩,一定要将弟弟带回来。

    将李莹莹送回家后,秦浩脸色一冷,开着车向罗老虎查到的地方而去。

    云阳西区,有全国闻名的服装批发区,李斌失踪前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这里。因为此地流动人口量太大,再加上旁边有客运站,李斌是否还在云阳,这不好说。

    秦浩停下车,走进批发城东侧的城中村。陈旧的城中村里,全是十年以上的小高层,环境恶劣,监控设施几乎没有。

    “这一代,我记得以前是小偷与毒贩的聚集地,那小子可别被骗去做毒品了。”秦浩有些担心,要是李斌碰到了毒品,以他的背景,也救不了他,毕竟他还没到左右法律的地步。

    突然进来陌生人,村子里的行人对秦浩的目光带着警惕,一个地方的治安好不好,看原住民的戒备程度就可大致估计。这些村民对秦浩如此警惕,说明,这村子里,治安环境绝对有待改善。

    秦浩左右打量着房子,因为他的眼神,更让村民认为他是坏人。刚好一个中年大叔迎面而来,秦浩立即拿出李斌的相片上前。

    “大叔……”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秦浩都还没问,中年大叔就惊慌的快步离去,可见,在这里,没人会对陌生产生信任。

    “这特么什么地方,当地派出所干什么去了?”秦浩脸色一沉,身为军人,他最恨的就是那些扰民、乱民事件。老百姓对陌生人如此警惕,这显然是当地派出所不作为,让村里坏人太多,老百姓出于自我保护,只得隐藏善良。

    秦浩连问了数人,都没有得到答案,不少人甚至刚看到他,关门的关门,调头的调头。

    就在这时,一个平头青年,身穿劣质西服,脚上的皮鞋都已经破洞,看那张蜡黄蜡黄的脸,估计至少三个月没有闻到肉香味。

    秦浩抱着多问一个也许就有线索的目的,拿着李斌的相片上前,微笑道“哥们,请问你见过照片上的人吗?”

    青年看了一眼照片,脸色明显一变,不过,立即换成微笑,自来熟的说道“是李斌啊,他就在我们那里玩呢,请问你是他的家人吗?”

    “嗯,我是李斌的家人,请你带我去见他,怎么样?”秦浩捕捉到了青年的眼神变化,有种不好的预感。

    “原来是李斌的家人,他到家人就是我到家人,我这就带你去,请跟我来。”青年打了个哈哈,热情洋溢的拉着秦浩的手就走,但他的右手,却掏出手机快速发了条短信。

    这一幕,被秦浩看在眼里,但秦浩讥讽一笑,他已经猜到李斌掉进什么陷阱了。

    一路上,平头青年各种打探着秦浩的讯息,比如名字、家庭成员、工作、职业。

    秦浩半真半假的回答,他真怕把这傻缺给吓跑,毕竟如今他名字,在云阳来说,是一种分量。在云阳,你可以不知道市委书记是谁,但不能不知道谁是秦浩。

    见秦浩如此配合,平头青年更开心了,他从事的行业只要拉一个人进去,他们就能有不错的收入。至于如何操作,秦浩接触的不多。

    “兄弟,就在这里,您请!”一道陈旧的铁门前,平头青年明显谨慎、防备的扫了一眼四周才将门打开。

    一进门,一股恶心的酸臭味扑鼻而来,从地上的脚印看,此栋房子出入的人不少。

    “传销!”秦浩暗道一声,他几乎百分百肯定,此楼里藏着一个传销组织。传销,法律禁止的非法组织,以恐吓、殴打、诱惑等不一的手段,逼迫被拉骗进传销的人,欺骗亲人朋友,诈取钱财。轻者失去人身自由,重者甚至被殴打致死。

    一想到十八岁的李斌陷入传销组织,秦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四层的小高层里,楼道上的污垢至少数年没清洗过,再看楼道顶的声控灯,厚厚的灰尘,显然此楼长时间没人打扫。

    二楼,秦浩快速捕捉到楼道尽头关门的房间里的画面。里面至少十几个人围坐在地上,中间,放着一盆一人还不够一勺的青菜。看那青菜,估计是菜市场捡来的烂菜叶。

    “呵呵,你们吃得挺不错嘛?”秦浩讥讽一笑,继续跟着上楼。

    “嘿嘿,是不错的。”平头青年尴尬一笑,心里暗道“不错你妈,老子都快半年没吃过肉了。”

    平头青年这句暗想,绝对是事实。一但陷入传销组织,别说吃肉,能填饱肚子,你就得感谢传销组织人员良心还没被狗吃完。

    jin ru顶楼,刚到门口,微弱的哀嚎声传来,秦浩脸色一变,可不要是李斌才好。

    “那啥,有些朋友喜欢玩拳击,别见怪哈。”平头青年打了个哈哈。

    推开门的那一刻,秦浩眼里冰冷的杀机瞬间爆发,他虽然只见过李斌的相片,但一眼,他就能认出那个被剥光了衣服,全身是伤,躺在地上哀嚎的人就是李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