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法律战
    网.rg,!

    秦浩抬头中,偶然感觉窗外对面的房顶亮光一闪,秦浩脸色不变,用桌上的座机拨通独狼的电话。

    “十二点钟方向,有人监视。”秦浩说完就挂了电话。办公室外的独狼露出个阴森的笑容,几个闪身就jin ru了电梯。

    对面的天台上,一个三十多岁了男子趴在天台上,支架上,高倍摄像机镜头对准了秦浩所在的办公室。显然,此偷拍者,刚到不久。

    突然,男子眉头一皱,因为他看到,办公室里的秦浩,居然在向他笑。

    “神经病,一个男人居然笑得这么贱……卧槽……”

    嘀咕声还没完,男子身体一轻,就被人给提起来。他才才发现,一个就像刚从冰山里走出来的男子,单手提着他,目光阴森。

    “大……大爷,你这是……”男子被吓尿了,他只是个偷拍者,哪里见过这么可怕的人。他终于明白秦浩为什么对着镜头笑了,是人家早发现他了。

    “大……爷?我去你大爷,老子看上去很老吗?”独狼怒了,一耳光就扇了过去。

    一记耳光,打得偷拍者两眼直冒星星,欲哭无泪。

    下一秒,偷拍者惊呆了,独狼一手提着他,一手拿起偷拍的摄像机,那速度,比奥运会的长跑运动员还快。

    “等等,他不会要从这里跳下去吧……啊……我滴娘啊!”偷拍者怕什么来什么,独狼居然不走寻常路,直接从天台跳到隔壁低一层的楼房上,偷拍者,被吓晕了!

    办公室里,秦浩观看着摄像机里的视频,还好,只拍到一点点。除了他的外,其余的视频与照片,大多是偷拍来的。

    显然,这是个专业的偷拍者。秦浩发火了,拨通了大兴侦探社的电话,愤怒道“你们侦探社胆儿肥了是不是,居然敢派人偷拍我。”

    大兴侦探社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瞬间冷汗直冒,他是大兴侦探社的创始人之一,他发誓,自从他们三人被秦浩纠到清上云君的订婚典礼上后,大兴侦探社就没有接过调查、偷拍秦浩或者与他有关的委托。

    “秦先生,我保证,我们侦探社,绝对没有接到关于秦先生的委托……”

    “什么,你是说我弄错咯?”秦浩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是不是不重要,他说是就得是,谁让大兴侦探社派人偷拍了林傲雪。这段时间没有收拾大兴侦探社,实在是找不到借口。

    “这……秦先生,我已经查过委托记录了,绝对没有关于秦先生的委托。我们侦探社真诚的希望和秦先生交好,就不会接受委托。”

    “你是在说我污蔑你咯,大兴侦探社,好样的,看来你们是胆子不小,把我的警告当耳旁风了。”秦浩冷哼一声就挂了电话。

    大兴侦探社的男子脸色惨白,冷汗如豆大的雨点,再三确认侦探社没有收到委托后,召集另外两位创始人就往首都京华酒店赶。

    一个小时后,三个侦探社创始人脸色难看的离开酒店,回到侦探社后,指示所有员工暂停手中工作,先完成秦浩交给他们的任务。

    三个创始人虽然恼怒,却不敢不接。秦浩这摆明了就是在敲诈他们,逼他们上贼船,却不得不干。

    三大药企的官司如约到来,这是华夏自古以来,第一件三大药企互相起诉对方的案件,此案的判决,能给其他药企带来不少警示,所以,关注着此案的药企极多。

    另一方面,众兴制药手握太多专利,这些专利,限制了其他药企,很多利润高、市场空间大的药品,有药方,却无法生产与销售。

    很多药企甚至准备好了,一但众兴集团被两大药企起诉,要求知识产权局与法院判决无效的那些专利失效,同类药品,他们立即申请专利。

    法庭上,毫无意外,三大药企的律师你来我往,数次交锋,冰冰制药和桃和制药都抓不到给众兴制药致命一击的漏洞。

    一上午没有进展,下午继续。下午,双方都拿出了一些重要的证据。众兴集团的专利,有一部分被判决失效。而两大药企起诉的滥用市场支配权,被做实了一部分,鉴于众兴集团认罪态度较好,罚款五十万,以示警告。

    两大药企的起诉案完结,接着是众兴制药起诉两大药企的审理。众兴制药的律师,直接递交了证据。证据是一份视频及近两年冰冰制药、桃和制药的内幕交易、原料采购以次充好,虚假宣传。

    直接给两大药企致命一击的是,两大药企的药,都吃死过人。不过,在两大家族的压力与巨额赔偿下,死亡事件被压下来,死者家属拿到巨额赔偿,也放弃了起诉。

    消费者死亡事件的证据,来源于死者的家属,所有视频皆是现场录制。那些死者家属的家属,虽然拿到赔偿,但对两大药企的恨意却不减。

    让人愤怒的是,他们一直以来,不断的起诉,但起诉状不是被驳回,就是案子压着不审,还不时的有人却骚扰他们,直接摆明了说,如果他们敢起诉,先弄死他们。

    这不但体现了两大家族草芥人命的事实,还体现了两大家族滥用关系网,挑战法律的底线。

    这些证据呈现给法官,法官将证据传给陪审团,因为是审理是公开的。陪审团同意公开证据链,当证据链公开时,冰冰制药和桃和制药的代表脸色大变,律师团也急忙埋头商议。

    随着证据公布,真正滥用市场支配权的,是冰冰制药和桃和制药。两大药企的产品,和众兴制药一样,也有明星产品。

    两大药企的总经理,在一次聚会中,达成一起涨价百分之三十的决定。如果滥用市场支配权只是小错误,那么原料以次充好,威胁死者家属不让上诉,施压、贿赂地方法院,驳回、拖延死者家属的起诉,就是践踏法律红线了。

    众兴制药这一记反击,让两大药企陷入了风波,可以想象,对两大要企的打击绝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