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我恨你可也想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波报复,比秦浩想象的都要快。下午才两点,由吴氏集团改名的众兴制药就收到法院的传票。李家旗下的桃和制药及冰家旗下的冰冰制药联名将众兴制药给告了。

    一是申请法院判决众兴制药的若干专利无效,二是起诉众兴制药在某些领悟触犯了国家反垄断法。

    专利,是一个公司的命脉。一但专利失效,众兴制药的很多产品就会涉嫌侵权,无法继续生产与销售,还要面临巨额索赔。而涉嫌垄断,这就更遭了。近几年,国家反垄断局严打商家垄断。一但查明,罚款相当的严重。

    为了打击众兴制药,冰冰制药和桃和制药都发出了红包,且公布了法院立案的文件,众兴制药的股价,应声大跌。

    前面说过,吴氏集团是在港股上市,并不像内陆有涨跌幅限制,一个下午,众兴制药的市值,就去百分之二十,多少散户直接亏到怀疑人生。

    这个报复秦浩并没有放在心上,冰、李两家虽然可以让法院极速立案,但他们还影响不了法律的公平。把第一个报复交给了扁正阳去应付。

    众兴制药是上市公司,自然也有强大的法律团队。当天下午,众兴制药就制定出了反报复啊方案。

    众兴制药以冰冰制药、桃和制药侵犯众兴制药专利为由,将两大药企起诉至法院,索赔巨额的同时,请求法院强制执行让两大药企立即下架、销毁涉嫌侵犯专利的产品。

    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众兴制药的法律团队,还拿到两大药企的原料清单。这些清单可以证明,两大药企用的原料中药,与宣传中不符,其中,某些药材甚至以药性接近的其他药材替代。

    以一斗二,随着众兴制药将两大药企的原材料清单公布,舆论一片哗然。

    冰冰制药和桃和制药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一样公布了众兴制药某些产品的疗效夸大,涉嫌虚假宣传。

    三大药企的撕逼,将商人的遮羞布都给撕开。但从舆论上看,众兴制药稍微好一点。虚假、夸大宣传,哪个公司不干。而冰冰、桃和两大药企,居然为了省成本,在原材料上作文章,这就涉嫌造假了。

    撕逼,对任何企业都没有好处。无商不奸,无官不贪。只要一查,没有任何企业不出问题。虽然在舆论上,众兴制药稍占上风,但再跌掉的百分之五市值,就是市场信任度下降的表现。

    当然,冰冰制药、桃和制药也不好过,因为是在沪指上市,死死的砸在跌停板上,散户逃都逃不了。要不是有涨跌幅限制,鬼知道两大药企的股票,要跌到什么地步。

    冰家、李家,两大家族脸色铁青,原材料采购,是任何公司的机密,众兴制药居然拿到两大药企的完整的采购清单,显然有内鬼。

    两大家族都派出专人,严查药企内部能接触到采购清单的职工,一时间,两大药企不少人,人心惶惶。这种事,查出来还好,如果查不出,为了稳定人心,公司也要拉几个人出来做替死鬼,天知道会选到谁。

    冰家,冰语贤失魂落魄,这段时间,她就像做梦一样。她无意中得知,害得哥哥成了植物人的凶手,居然是自己的爱人。

    爱恨情仇中,爱情与亲情的折磨,让她内心如火如荼,不惜买凶暗杀秦浩。每一次杀手论坛从新派出杀手,她都紧张到了极点,严密关注着秦浩。

    秦浩没出事,她又深深的松了口气。接着杀手论坛再排杀手,她又陷入焦灼的紧张。

    可,就在一个接一个杀手失败时,她的哥哥居然康复了,一个被宣布永不会醒来,躺了四年的植物人,突然康复了。虽然过了这么久,冰语贤还是如处梦中。

    看着窗外的小雨,滴答滴答的雨声,让冰语贤眼神中升起水雾。

    “妹妹,你在吗?”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哥,我在呢。”冰语贤收回眼里的水雾,打开门,将冰雨盛请进屋。

    冰语盛柔和笑道“小丫头,整天就知道呆在屋里,也不怕把自己闷坏了,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哥,还是不要去了,都下雨了。”冰语贤似乎很不愿意走出自己的卧室。只有在自己的卧室里,她才能逃避心里的害怕,逃避心里的难安。

    “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总追着我,现在长大了,不喜欢和哥哥一起去玩了?”冰语盛轻轻一笑,也许,再坏的人,也有亲情二字。

    “哥,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真不想出去,等天晴了,我们再去吧。”冰语贤转身看着窗外,仿佛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向她发出嘲讽、失望、心痛的表情。

    “好吧,是这样的,我可爱的妹妹已经出落成大家闺秀了,我这做哥哥的自然要关心关心妹妹的感情问题,跟哥说,有没有喜欢的人。”

    冰语贤身体一僵,急忙伸手抹去眼里掉下的泪珠,摇摇头道“没有。”

    “哈哈,这就好,这就好。妹妹,我跟你说,哥哥认识一个年轻俊杰,此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更重要的是,严于律己……”

    “哥,你不用再说了,学业完成之前,我都不会找男朋友的。”冰语贤打断了哥哥的话,说这话时,她的心好疼好疼,快要窒息了。

    “额,好吧,那我先出去了。妹妹,我跟你说,我那朋友……”

    “哎呀,你快出去,出去……”冰语贤将哥哥退出房间,砰的摔上门,扑到床上,用被子包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是你,秦浩,我想你,可我也恨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是你。我哥哥怎么了,你为什么要伤他那么重!”

    “我恨你,我恨你!秦浩,我想你!”

    冰语贤抽泣着,在被子里嚎啕大哭。这些矛盾与委屈,本不该她来承担。她,不过是冰语盛肆意妄为之下的一个牺牲品,可惜的是,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秦浩为什么会废了冰语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