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嚣张霸道
    ,热门免费!

    一记耳光,打的不止阔少一人,所有聚会在此的少爷圈成员都感觉脸……很疼!

    特别是左魁,独臂紧紧握着拳头,秦浩这哪里是打阔少的耳光,分明是打他的脸。

    “他还是这么霸道!”见识过秦浩霸道的三人,都暗暗嘀咕一句。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阔少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一双贼眼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什么,我打你,操,老子这是不是打你,是揍你。”

    砰!

    秦浩话音刚落,右脚猛的踹出,干脆而凌厉。阔少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摔在地上,身体弓成虾状,哀嚎不止。

    在自家酒店打人,估计也就秦浩做得出。秦浩如此嚣张,众人脸色铁青,皆愤怒的瞪着秦浩。

    秦浩目光在左魁、李固、冰语盛三人身上一扫,戏谑道“小左、小李、小冰,你们在此聚会,经过我同意了么?”

    轰!

    秦浩嚣张的过头了,三个看似亲切,实则是嘲讽、鄙视的称呼,让少爷圈的大少们倒吸凉气。

    李固和冰语盛咬牙切齿,但他们却不敢异动,秦浩的强势与霸道,让他们仿佛四年前的那一幕重现眼前,他们除了愤怒,还充满了恐惧。

    左魁眼里杀机一闪即逝,紧接着起身快步走到秦浩身边,轻笑道“以秦少的只手遮天,还能不知道我们在这聚会么。秦少贵人事忙,这点小事我们哪敢打扰秦少,我们选择秦少的酒店,不就是怕秦少不高兴么。”

    轰!

    一手创立了少爷圈,那个神秘的天哥,首都最具影响力的左魁左大少,居然这么客气,甚至是讨好的和秦浩说话,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而刚才表忠心的阔少却脸色绝望,居然晕了……

    秦浩眼睛盯着左魁的双眼,秦浩始终相信一句话。对付君子比小人更容易。一个能将仇恨收敛得如此完美的人,是君子吗?

    秦浩伸出手,左魁下意识就要闪躲,但理智告诉他,只要他敢躲,今天他很可能走不出酒店。

    秦浩手搭在左魁的断肩上,抓着自己当年自己的杰作,秦浩用力一抓,左魁吃痛。眼神明显痛苦,但脸色却紧咬着不变。

    “还疼吗?”秦浩阴森一笑,左魁无可抑制的一股屈辱感笼罩全身。秦浩就是在羞辱他,左魁知道秦浩的怒火来源于何处。

    一、他选择出山,不在低调,无异于是告诉秦浩,对当年之仇,他没有放下。二、在酒店里杀人,这是挑战秦浩的底线。要是传出去,首都京华酒店死过人,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不疼了。”左魁能不疼吗,心里咆哮着,你断一臂试试。可这样的话,他不敢说出口。

    “你不疼,可有人还疼着呢。左魁、李固、冰语盛,你们三个给我听着,在我的酒店里正常消费,我欢迎。但如果有人敢挑战我的底线,你们知道后果。”秦浩冷哼一声,直接点名三人。

    秦浩的霸道,让三人脸色铁青,左舞见左魁受起侮辱,脸色一沉,突然一个**向秦浩而来。

    “不要……”

    左魁脸色大变,可是,他的惊呼显然晚了。他话音刚落,抓着他断肩的秦浩,快速出手,一爪呃住左舞的喉咙,直接将左舞举起来。

    惊!

    那些没见过秦浩的人,都被惊得脸色惨白。之前,左舞一出手就干掉两人,已经让他们惊为天人。可左舞在秦浩面前,居然没有还手之力,这太吓人了!

    左舞更加恐惧,致命的窒息感,让她脸色绝望,双手抓着秦浩的手臂,眼神惊恐。

    “我喜欢漂亮的女人,但不喜欢戾气太重的女人,滚回去了。”秦浩手一扔,左舞飞向一餐桌。

    餐桌噼里啪啦一声,餐具、桌子粉碎,左舞闷哼一声,一桌的酒菜粘满一身,嘴角渗出鲜血,看着秦浩的眼神中有恐惧及怨毒。

    左魁独臂紧紧握着拳头,今天比断臂之日更痛!他们这种人,最在乎就是脸面。秦浩从一进来,时刻都在打他的脸,这让左魁三年磨砺的隐忍,转变为杀意。

    李固和冰语盛却彼此交流了一个眼神,原本远在首都京华酒店,就有特殊的目的。秦浩的出现,虽然让他们恐惧,但,秦浩霸道的打脸,他们无光,心里却大喜。

    “陆少的智谋,惊为天人!”两人同时想到陆金权。选择首都京华酒店,就是陆金权的提议。

    此时,陆金权和红心k在对面的楼里,用望远镜观察着宴会厅里,秦浩的霸道,让陆金权神秘一笑。

    “黑桃k,你将左魁拉进来,你就不担心要是秦浩败了,组织的任务岂不完成不了?”红心k有些认为,陆金权玩大了。

    “秦浩败?你太小看他了,一个能让组织改变战略的人,再加几个左魁进来也不可能会败。”陆金权神秘一笑,对秦浩有信心。

    “可是,你就不怕,秦浩灭了三大家族,收编了三大家族的产业?”红心k有些恼怒,他为组织付出了那么多,却让一个富家少爷压着一头,不恼怒才怪。

    “所以,你们那面要加快速度,在他们失败之前,尽可能收购三大家族的敏感产业。”陆金权冷哼一声。

    “秦少,你这么做,你把左少置于何地,这里是首都不是云阳,还轮不到你放肆。”李固站出来,呵斥秦浩。

    “不错,秦少,我们如此盛大的聚会,选择你的酒店,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如此侮辱左少,你当左少是什么,当我们这些人是什么?”冰语盛也站出来呵斥。

    他们自然不是表忠心,而是逼左魁站到他们的阵营里。这是陆金权的指示,也是符合他们利益的安排。

    “面子,你们给的面子值几毛钱?老子的面子是靠自己挣的,而不是你们给的。李固、冰语盛,没有经过我同意,是谁让你们康复的,嗯?”秦浩此刻的表现,就像一条疯狗,逮谁咬谁。

    其实,秦浩真是这样的人?不是,谁能想到,他要的就是左魁站到李固和冰语盛的阵营里,否则,怎么一举歼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