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你很拽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站在后面的左舞突然霸气的冷哼一声道“天哥面前,休的放肆!”

    “什么,哈哈,他是天哥,笑死我了,在首都谁不知道他是左魁?”

    “左魁,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天哥,你这是要挑战我们所有人吗?”

    两人话音刚落,左舞手一挥,两件金色的暗器飞跃而出。

    噗嗤一声!

    呵斥的两人声音已止,眼珠凸起,双手蒙着喉咙,鲜血止不住的狂喷。

    嘶!

    一片冷气声传来,所有人恐惧的看着这个穿着旗袍极美的女人。更让他们惊恐的是,随着两人倒地而亡,他们的喉咙上,露出两块金牌。

    两块金牌上的字,刚好组成少爷。以往,左魁让代理人以天哥的身份出现,就是以这两块令牌证明身份。

    在这个信息发达的社会,居然还用这种古老的方式,可见,左魁是多么的谨慎。

    “少爷令,他是天哥,左魁就是天哥。”

    “嘶,左魁居然是天哥,这……”

    “见过天哥!”

    除了刚才呵斥左魁,还有命在的几人外,其余的都立即开口,一起表达对天哥的尊敬。

    而那些呵斥左魁的人,全部脸色惨白。左魁,不需要保镖,只需左舞的出手,两块少爷令牌,便控制了全场。

    “你们,离开吧!”左魁淡淡一声,这无疑是宣布了永久性驱逐那些人。

    “不……左少……天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左少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马。”

    “天哥,求你了,我们瞎了眼,不识天哥真面目,请天哥饶了我们吧。”

    这些人脸色巨变,恐惧的恨不得给左魁跪下了。自从少爷圈创立以来,凡是被驱逐出少爷圈的人,不出半个月,家族企业不是被恶意收购就是被打压得奄奄一息。

    这些人肠子都悔青了,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闭上臭嘴不行,为何要呵斥!

    “左舞,三个时辰内,收购与他们有关的所有企业,代价就按总价值的一半执行吧。”左魁的语气平淡,却让人**。

    监控室里,保安急忙将左舞杀人的过程汇报舒媚。舒媚脸色苍白,参会之人,不是一方富豪的儿子,就是封疆大吏的后人,任何人出了意外,酒店都担待不起。

    舒媚毕竟没有太多处理这种的经验,不得已,只好向秦浩求救。

    舒媚拨通秦浩电话时,秦浩正带着扁正阳和独狼到酒店外面。

    “怎么了媚儿,是不是想我了。”秦浩嘿嘿一笑,他已经猜到,舒媚这时候来电话,肯定是酒店里出事了。

    “秦浩,酒店出事了,他们……他们杀了人。”舒媚急得快哭了。

    “操,敢吓我女人,他们是活腻了,你下来酒店门口,我两分钟就到。”秦浩这逼装的,过分了。

    他明明已经到了,明明已经知道,四年没有聚集过的少爷圈,突然聚集,肯定会有人被拿来祭旗,但这家伙,却当成了讨自己的女人欢心。

    “什么……你没骗我?”舒媚一愣,她可不信秦浩真的来了。

    “骗你就让我没小**!”秦浩猥琐一笑,后面的扁正阳和独狼直翻白眼。

    “呀,你坏死了,等我,我一分钟就到!”舒媚脸色一红,惊呼中拔腿就跑。

    秦浩稍微放慢了脚步,刚到大堂里,内部电梯开了。电梯一开,舒媚看着微笑的秦浩,再也顾不得身份,直接扑到秦浩怀里。

    “咳咳……这有人呢。”秦浩见大堂经理尴尬的低下头,不得不提醒舒媚。他是酒店老板,舒媚是总经理,这……影响不好!

    舒媚红着脸,拉着秦浩就进了电梯。电梯里,舒媚先问秦浩怎么突然来首都,结果被秦浩满口胡言撩得不要不要的。

    宴会厅里,敢挑战左魁权威的人已经被驱逐,左魁正是以天哥的身份现身,这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但此刻,这些人却又认为这是情理之中,毕竟,左家,在首都太过神秘。

    就在这时,宴会厅门口传来呵斥。秦浩冷哼道“是谁,在我的酒店里杀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操,是谁,给我滚出来。”

    呵斥声一起,左魁、冰语盛、李固都同时身体**,双拳瞬间握紧。

    他们可以忘记自己有多少钱,但绝不会忘记这声音的主人。

    “秦浩!”

    三人都喃喃一声,李固和冰语盛露出阴沉的杀机,看着走进来的秦浩,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秦浩早已尸骨无存。

    左魁刚露出杀机,身后的左舞立即用粉嫩的双手掌按着他的双肩。出奇的,左魁眼神瞬间恢复清澈,所有杀机全部隐藏。

    “你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任何时候,都不乏没有眼光却急于表忠心的傻驴。

    一个二十多岁的阔少,急于向左魁表忠心,他的选择其实并没有错,秦浩呵斥,这是在打坐魁的脸,呵斥秦浩,就是给左魁出气。

    在自家的酒店,秦浩居然被呵斥,舒媚脸色一沉。刚要出声,扁正阳急忙制止了她。以扁正阳对秦浩的了解,他巴不得有人跳出来呢。

    “你是在说我吗?”秦浩淡淡一声,走到阔少前面。

    “不是你难道是我们,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也是你一个土包子能来的地方?”阔少身穿名牌,对名牌自然懂,秦浩一身普通衣服,一身还不够买他一件,他理所当然的将秦浩当成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了。

    秦浩被阔少如此看轻,李固和冰语盛赞同的点点头,虽然他们恐惧秦浩,但不可否认,在他们有心里,还是看不起秦浩。

    “你的意思是,你很拽咯?”秦浩讥讽一笑,眼神一冷,阔少不由得身体一寒。

    阔少咬牙暗哼道“这是错觉,他还敢动手不成,即使他动手,左少还能不救我,只要得到左少的赏识,一切都值得。”

    想清了收获与风险,阔少选择继续强硬,怒喝道“滚……”

    可是刚吐出半个不字,一声响亮的耳光响起。耳光干脆、快速、直接、响亮。耳光声震惊了全场,阔少惨叫着直接转了一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