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诛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天宇已经没有了依仗,脸色惨白的退到王氏后面,清上良脸色铁青,任他有滔天的权势,此刻,他的败相已成。

    一群黑衣大汉被扔出公司,杨天明夫妇及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董事才倒吸凉气,虽然秦浩不会对他们动手,但还是免不了恐惧。

    独狼见清上良还霸占着首位,指着清上良阴森道“那谁,我大哥在此,有你坐的地方吗,还不滚开?”

    嘶!

    独狼这逼装得有点过分了,人家可是银监会常委。秦浩眼睛一亮,独狼这家伙,这逼装得可以给九十九分,少给一分是怕他骄傲。

    清上良闪过一道屈辱的神色,但见独狼手中的军刺,不甘又如何,只能强压屈辱,**着让座。

    “大哥,您请上座。”独狼对秦浩就完全变了语气,讨好中甚至有些献媚。

    秦浩赞赏的点点头,转身对杨天明道“杨叔,您请坐。”

    杨天明眼睛一亮,毫无疑问,秦浩很会做人。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杨天明走到首位上坐下,这无疑告诉一众董事,秦浩无意谋夺公司控制权。

    杨天明夫妇心里不忍叹息,谁才是合格的女婿,秦浩就是。比起清上云君,秦浩懂得尊重长辈,做事有理有节,重要的是,秦浩不会因为野心就毫无底线。

    用两个字形容的话,那就是长脸。对,就是太长脸了。从jin ru公司,秦浩有意突出杨天明在公司的地位,花了那么多钱,却不谋取公司控制权,现在这现实的世道中,有谁能做到这点?旁边,不还有个活生生的例子?

    众人落座,秦浩淡淡的说道“杨天宇,我听说你喜欢跳楼,去吧,好走不送。”

    秦浩话音一落,独狼立即将落地窗的打开,几十层的大楼,这跳下去,绝对摔成肉饼。

    嘶!

    众人再次倒吸凉气,之前以为秦浩只是威胁或者说笑,想不到他居然是真要这么干。

    “秦浩……你……你这是犯法,我不跳,我坚决不跳。”狠得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与秦浩之狠辣相比,杨天宇连毛线都不是。

    “去吧,这是我能想到最适合你的归宿,有些事既然做了,就要去承担代价。”秦浩加重了语气,锐利的眼神一扫,杨天宇如坠冰窖。

    “宝贝……救我,快救我……”杨天宇为了活命,居然抬出了王氏。

    一声宝贝,惊掉众人眼球。杨天明夫妇,完全不敢置信。他们四个,是同校同学。平日双方经常互相走动,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性格开朗、衣着光鲜的老同学,居然玩婚外情。

    王氏脸色一惊,瞬间惨白。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脸面胜过一切。扫视了一圈,入眼的皆是嘲讽、暧昧的目光,王氏仿佛自己被脱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任人观赏。

    清上良脸色铁青,他们夫妻,早已经没有同房,没有任何夫妻感情。但,知道是一回事,被曝光又是一回事。

    “等等,我对你们之间的故事很感兴趣,你说的好的话,我可以给你的机会选择如何离开。”秦浩眼睛一亮,这种故事,不听听怎么行?

    王氏怨毒、**的看着秦浩,悔恨、屈辱充斥着内心。如果可以选择,她绝不会因为生理需要而玩婚外情。

    “我说我说,秦先生,我什么都说。”救命稻草出现,杨天宇激动的大吼。

    “那个,你可以说,但说的隐晦一点。”秦浩腰间一痛,急忙开口。

    杨天宇这种人,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极度自私的人,又怎么会顾忌他人。虽然秦浩让他说的隐晦一点,但这家伙,越说越兴奋,居然把两人在床上如何做都描绘的十分清楚。

    一帮大男人都竖起了耳朵听着,而女人,面红耳赤,皆狠狠的瞪着秦浩。王氏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这样的屈辱,没有把她气死,已经是万幸。

    “混账啊,我杨氏怎么会出了这种人!”杨天明并没有报复的快感,自己的堂弟是这种人,这这个做哥哥的,脸上一样没有光彩。

    众人都看得出来,秦浩这是故意羞辱清上良,所有的人,都是他对付清上良的棋子。兵不血刃,致敌人与绝境。兵法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秦浩三天不露面,等的就是这一刻。秦浩有必要如此羞辱清上良吗?别人不敢苟同,但他认为有必要。每一次看到杨若兰的短发,他的心就如刀割一样。他无法想象,杨若兰剪短自己秀发的那一刻,心有多痛,意志该有多绝望。

    是,这一切是清上云君逼的。但如果没有清上良的权利做背书,如果不是他夫妻二人推波助澜,局势,又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毫无疑问,今天的秦浩,已经学会了腹黑。三年的监狱,他不是白蹲的。报复,不一定要大开杀戒。在今天的律法限制之下,这样的报复,一不犯法,二还能比杀了他更狠。报复最强的手段,就是诛心。

    清上良听不下去了,咆哮道“够了,秦浩,你休要太放肆了,我乃银监会常委,如此羞辱一个常委,没人救得了你。”

    秦浩笑了,冷笑道“我还以为你哑巴了,我一直在等你说话。常委怎么了?我秦浩,从小以来,敬重每一位为国为民的官员,可你是吗?清上良,你自己干了多少违法乱纪之事,你真以为别人查不到?”

    一想到那些触目惊心的证据,秦浩就无法抑制的愤怒。有钱人想要弄权,有权人想要弄钱,如此恶劣的行径,如果得不到制止,最终受苦的是老百姓,接着就是国家。

    华夏古时候的每一个朝代的兴衰交替,无不是国家机构**,老百姓揭竿而起,全国大乱中,让人有机可乘。

    秦浩没有那么的能力去抓所有的贪官,但,他爱这个国家胜于自己的生命。谁敢背叛祖国,腐蚀党政,鱼肉老百姓,只要他碰到了,绝不轻饶。

    爱国,我们不需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