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来势汹汹
    “小屁孩你懂个屁,你知道什么是漂亮?我跟你说,刚才那位女同学我看了看,将来肯定是个美人坯子,你小子手可要抓稳了。美女,永远都是僧多肉少。”

    秦浩这家伙,操着不属于他的心。赵才害羞一笑,然后嘚瑟道“切,恋爱专家说了,如果女人主动追求你,比男人主动追求她们更死心塌地。”

    “臭小子,你很得意是吧,去厨房帮忙,等会去看你哥。”秦浩拍了赵才后脑一下,赵才嘿嘿一笑,跑进了厨房。

    饭菜做好了,一家人用蓝子装了祭奠用的酒菜,一家人去祭奠赵云。

    赵云的墓碑前,二老强忍着眼泪,失去儿子的痛苦,只有亲生经历过才知道。

    秦浩和林傲雪压着纸,正座坟墓上,压满草纸和冥币。赵才蹲在墓碑前,一边烧纸,一边和哥哥说着话。

    “哥,秦大哥带着秦嫂子来看你了,你在那面安息吧,爸妈你就放心的交给弟弟,我会照顾好二老的。”

    “哥,你是我们家的骄傲,我想延续你的骄傲,我打算去报考军校,你会同意的对吧,哥。”

    “哥,我去查过了,你不是普通的军人,你和秦大哥一样,都是特种部队,是祖国的尖刀,我的目标,是超越你,完成你未完成的使命。”

    赵才木讷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坚韧不拔的心。他自然查不到赵云和秦浩的军籍,不过他能从一些片面猜到秦浩和赵云是特种部队,说明他的分析,逻辑思维很强。

    秦浩站在一旁,严肃道“赵云,你我兄弟一场,我们的使命,不会因为身份的转变和时间的变化而改变,我打算送赵云去国防大学,你怎么看?”

    “秦大哥,你说的是真的,你愿意送我去国防大学?”赵才大喜,期待的看着秦浩。

    “你知道参军意味着什么?参军,给不了你显赫的身份地位,给不了你诱人的财富。能给你的,只有泥泞、汗水、付出,甚至是向你哥一样牺牲,你还愿意去吗?”秦浩非常严肃。

    秦浩最痛恨的就是那些把当兵当成出路或者去镀金的人,在他的心里,军人,就是付出。军人,是崇高的荣誉。军人,是祖国人民的守护神。既然选择做军人,就要时时刻刻有为祖国、党、人民牺牲的准备。

    “报告秦大哥,赵才准备好了,无论任何时候,赵才都绝不会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赵才脸色涨红,对着秦浩敬礼,报告式的大吼。

    “好,我昨晚和你爸妈,你哥说过你的事情,这学期结束后,你来云阳找我,我送你国防大学。”秦浩此行的目的,一是看看赵云的父母,二是看看赵才,是否璞玉可谆。

    如果赵才朽木不可雕,他一样会给赵才安排一条不愁吃穿的路,但,赵才如今成熟了很多,报效祖国的意志,比赵云牺牲前更加坚定,这是秦浩乐于看到的。

    就在秦浩两人在贵省散心时,浩兰公司新总部迎来两个首都的律师。张天浩的办公室里,两个中年律师非常之嚣张。

    “你好张总,我们是首都大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受清上云君先生所托,从今天起,接管浩兰公司一切管理权,公司任何决策,必须经我二人签字方可执行。”

    毕春龙,首都大和律师事务所金牌律师,这家伙,在司法界绝对是大名鼎鼎,近十几年来,凡是他代理的案一,还未尝一败。

    最牛逼的一次,替一宗跨国走私案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换做任何律师,都不敢保证能判无罪,可他敢。收取了八百多万的代理费,最后真让他做到了,原本至少判刑十年以上的走私犯,最终只罚款而没有判刑,这让他彻底奠定了金牌律师的地位。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清上云君是人是狗我都不知道,凭什么交给你们?浩兰公司只有一个股东,那就是秦先生,你们可以走了。”

    张天浩是首都人,自然听说过毕春龙这个流氓律师的大名。嘴上虽然要强,但张天浩心里却咯噔一声,肯定是首都出事了。

    “张总,我的当事人委托我接管浩兰网络科技公司,从法律上讲,我有权解雇公司任何人。”毕春龙成名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下逐客令,不觉中,火气大了不少。

    “是吗,你好好去查查本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本公司只有一个实控股东,除了他,任何人无权对公司指手画脚,包括你们律师,如果对本公司有什么不满,你们可以发律师函,我们法庭上解决。”张天浩冷哼一声,清上云君果然无耻至极。

    “好,好,很好!请问张总,你说秦先生,他手里的股权如何得来?”毕春龙直接站起身来,一个律师,果然是嚣张的无边了。

    “我怎么知道,如果你想知道,三天后再来,送客。”此事不是张天浩能解决的,必须秦浩出面。

    “好,既然张总如此说,那我们三天后见,张总可别转移资产,否则张总是要坐牢的。”毕春龙不愧有流氓律师的称号,身为律师,居然出口威胁,一个律师的底线,已经被他践踏。

    “请吧!”张天浩砰的站起来,不过最终还是忍着。现在局势不明,必须立即通知秦浩,如果和毕春龙闹得太僵,对浩兰没有好处。

    律师,让人又爱又恨。打官司,我们需要律师。但我们又恨律师,因为,这个年头,律师眼里已经没有法律的公平、律师的底线,一切都只为了钱。

    很多公司的倒闭,都有律师在其中参和。律师拥有某些特权,他们可以以某些非法律人士不了解的法律漏洞申请大院冻结一个公司的财产。众所周知,流动资金是一个公司的生命线,一但资金冻结,即使公司不倒闭,产生的负面影响,需要多年才能恢复,甚至永远恢复不了。

    比如浩兰,一但被法院冻结,不知会有多少医院撕毁已签署的协议,那时候,浩兰距离倒闭,也许只要一分钟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