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股权大战 三
    吴政和被这两个无耻之徒气得脸色铁青,他让高官减持,本是为了割其他小药企鹅酒菜,想不到却引来了三头饿狼。『→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la

    出奇的是,李成功对冰智权的解说并不拒绝,难道他们私下真达成了什么共识。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商人的利益观,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吴政和虽然生气,但他不急,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转而看着居然在玩手机的清上云君说道“清上云君,你呢,我吴氏这点破败的资产,你也看得上?”

    清上云君急忙站起身来,对吴政和恭敬的说道“吴叔,小侄在怎么无法无天,也不敢打吴叔的主意。我和启胜是好兄弟,如今他大病,我这个做兄弟的,怎么能看着吴氏有难而不出手相助?吴叔请放心,无论吴叔做什么决策,我百分百站在吴叔这边。”

    噗!

    别说吴政和了,就连其他人也恶心的差点要吐。他清上云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如果他真有这么仁慈,会在短短几年里,首都被他弄死个家族,让几个家族破产,永远的离开了首都?

    “哈哈,笑死我了,清上云君,怪不得天哥说你心机重,本少今天算是看出来了。你真当我们不知道,吴兄是怎么去的云阳?”李护嘲讽笑。

    李护和清上云君都是少爷圈的人,清上云君的背景、能力都比李护强,但少爷圈的老大,天哥却不怎么喜欢他,反而和李护走得更近,这直都是清上云君心里的根刺。

    清上云君从小,骨子里就透着股不可世、高冷的傲气。被个什么都不如他的李护在圈子里压头,可想而知清上云君是多么不好受。

    但是,清上云君的心机,连老辈都有忌惮。比如现在,都以为他会生气,可清上云君淡淡笑道“李少,你我好歹也是个圈子的人,如此抹黑我,怕不好吧。”

    李护讥讽道“本少最见不得你这副高高在上的虚伪,好像这世上就你清上云君行的正坐得端。”

    少爷圈里的那些事,吴政和这些老辈自然也知道,两个小辈开火,他们才懒得插手。

    清上云君眼里的阴毒闪即逝,忍者怒意说道“李少,你有什么不满,我们私下聊聊就好,我定改正,今天是我们商量如何帮助吴叔,而不是吵架的。”

    “两位贤侄,听我声劝,都别闹了,我们还是商量商量,如何帮吴氏度过此难关吧。”冰智权急忙出来和稀泥。

    就在这时,会议室门被打开,吴政和的秘书抱歉的进来,在吴政和耳边轻声句。

    吴政和脸色大喜,急忙道“快,通知公司所有高管到公司门口迎接。”

    吴政和突然如此激动,让李成功等人眉头皱。是什么人能让吴政和如此激动,居然出动所有高管去迎接。

    公司楼下,居然铺上了红毯,公司的高管分站于红毯两侧,比迎接政府官员还要隆重。

    就在李成功等人猜想是什么大人物让吴政和如此隆重时,三辆出租车驶进公司,在红毯外停下,前面的那辆,后门刚好对准了红毯。

    “什么,出租车?”别说李成功等人了,就连公司参与迎接的高管都脸懵逼。

    可是,更令他们惊讶的还在后面,吴政和居然急忙上前,亲自打开车门,那动,和私家司机样标准。

    下车的是汪天宝和李莹莹,下车,吴政和激动的握着汪天宝的手说道“可把汪总盼来了,来,我来给汪总引见。”

    “他是谁,我不记得首都有这号大人物。”

    “废话,他要是大人物还能云出租车?不过,他后面那男的倒是挺帅的。”

    “花痴,他不过是个提行李的小工而已,他也配帅?”

    要是扁正阳知道,他这个临时的保镖被人当做提行李的小工,估计得吐血。

    李成功等人脸色铁青,他们是什么人,老谋深算的他们,早就把汪天宝调查得清二楚。

    汪天宝个小小的职业经理人,却得到吴政和如此高调的接待,而他们,别说红毯了,连吴政和都没有亲自下楼迎接。这是什么,是打脸,是侮辱。

    “李兄,云君贤侄,看来在吴兄的眼里,我们还不如个三线城市的职业经理人啊。”冰智权微微笑。

    “冰兄,你这话有些带刺啊。”李成功又怎么会听不出冰智权的挑拨。

    “冰叔,我是小辈,哪里敢让吴叔亲自迎接,倒是你和李叔,小侄为你们不平啊,区区个职业经理人,压在二位的头上,太过分了。”

    李成功和冰智权虽然也听出清上云君在挑拨,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愤怒。他们是什么身份,下到地方上,封疆大吏都要亲自迎接的存在,今天却被个职业经理人打了脸,这屈辱怎么能忍。

    清上云君捕捉到两人眼里闪即逝的愤怒,嘴角上扬,眼里的讥讽闪即逝。

    说话间,吴政和已经领着汪天宝走到跟前。吴政和引见道“汪总,这是李董事长,说起李董事长,首都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李家家大业大,传到李董事长手中,更是不得了。”

    吴政和的介绍,让李成功心里暴怒。吴政和这是在暗示,他李成功今天的成就,是因为上辈给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这刻,两个原本融洽的家族,算是开始交恶。

    “原来是大名鼎鼎李董事长,幸会幸会。”汪天宝看似语气恭维,但脸色却平淡至极,这更让李成功愤怒不已。

    恭维,本就是虚假的礼节。但你他么也太假了吧,表情那样,这不是嘲讽是什么。

    李成功装没有看到汪天宝伸出来的右手,轻蔑道“不敢。”

    汪天宝也不在意,居然拿出湿纸巾擦擦手,又用干纸巾擦干水渍,这才惊喜的说道“想必您就是冰董了,冰董您可是我们的偶像啊,秦先生特意交代,让我定要去拜访您。在下汪天宝,还请冰董多多关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