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推倒再说
    “秦浩……嗯……”

    从所未有的触感传来,舒媚全身无力,倒在秦浩怀里。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多了层春意。

    这一声轻吟,对男人来说,无异于是吃了伟哥。看着那性感的嘴唇,任何男人都要犯错。

    秦浩头一低,浅尝辄止!但,虽然是一触即走,但两人的荷尔蒙都已经分泌到极点,这一举动,无疑引爆了火药的爆发点。

    下意识的,秦浩抓着两团柔软的手微微用力,舒媚不自然的呼吸急促。

    性感的小嘴吹着热气,下一秒,舒媚突然抱住秦浩,主动献上香唇。

    这下遭了,两人瞬间缠绵在一起。当秦浩舌尖顶开贝齿的防御,两人瞬间沉沦。

    舒媚一个从没有经历过如此般的火辣,岂能受得了秦浩这老司机的挑逗,片刻之间,舒媚就**不息,抱着秦浩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摩挲着秦浩的后背。

    而秦浩,舒媚已经发出如此明确的信号,他还能忍?

    作者调侃过一句话柳下惠坐怀不乱,只有两个原因。不是他有心无力就是**……哈哈……

    秦浩虽然不是圣人,但也绝不是乱采花之人,要不然,李莹莹早等着他采摘了,也不会今天还是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始终没有夺走李莹莹的花心。

    但舒媚不同,舒媚的漂亮,舒媚的单纯,舒媚的善良,没有男人能不心动。

    热吻良久,两人迷恋的分开,舒媚动情的靠在秦浩肩上,喃喃道“坏家伙,你真是坏死了。你有女朋友,为何还要来招惹我。楚州彝人古镇,你就像一道绚丽多彩的闪电出现在我面前,你让我怎么能忘。”

    “媚儿……”秦浩还能说什么,舒媚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他又能说什么。

    两人紧紧相拥,谁也不想去打破这甜蜜的一刻。性,只是爱的升华。有些爱,并不一定要立即得到**。

    秦浩爱舒媚吗?谈不上。但不可否认,舒媚让他心动,用喜欢来形容更合适。

    “秦浩,我这样是不是对不起林姐姐,她那么信任我,我却和她抢男人。但,我媚儿真的好喜欢你,这都怪你,你为什么要来楚州,为什么要找我。”任何女人,爱上有妇之夫,都是复杂的。

    小三这个名声,谁都憎恨。但,造物主赐予人类高等智商。让人类的情感超级发达,一个盖世英雄,他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动,但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

    “我告诉你个秘密。”这一刻,秦浩决定收了舒媚。

    世俗道德,那是约束普通人的。秦浩生活在道德约束最强的国度,他无意去挑战世俗观念,但他却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不接受,他害苦的是两个人。

    况且,他自信自己有能力去摆平这一切。

    秦浩在舒媚耳边吹着热气,轻声道“除了傲雪,我不止一个女人,傲雪也知道她们的存在。我很花心,我爱她们每一个,所以,你要想清楚。”

    “什么?你……你混蛋……”秦浩在阐述事实,但这样的话,对一个爱上他的女人来说,非常的残忍。

    但,如果不说,等舒媚什么都付出时才知道,她又如何面对?一时的残忍,更证明了秦浩负责任的原则。如果舒媚因此离他而去,他会有遗憾,但不会后悔。

    “王八蛋,你怎么能这样……呜呜……你有那么多女人,为何还要来招惹我……”

    舒媚哭的那叫一个心疼,小嘴咬着秦浩的肩,直至传来血腥味,秦浩都没有皱一下眉头,只是紧紧的抱着舒媚。

    血腥味传来,舒媚又怒又痛,放开秦浩的肩,拳头拍打着秦浩的后背,六神无主。

    “媚儿……”秦浩推开舒媚,喃喃一声,猛然吻住舒媚的唇。

    舒媚想要抗拒,但在秦浩霸道的热吻中,很快就沉沦。当舒**角的泪珠滴下时,舒媚拍打的双手变成了拥抱。

    “去卧室……”舒媚喃喃一声。

    秦浩大喜,急忙抱起舒媚向卧室走去。昨天刚买的新床上,两具**很快缠绵一起,粉色的灯光下,一场惊心动魄的征服大战开启。

    当两人融为一体时,破瓜之痛让舒**滴清泪,手指抓着秦浩的后背,指甲抓的秦浩后背通红。

    “啊……好痛的……别动……”

    舒媚真的很疼,疼得她脸色苍白,牙关紧咬着**。秦浩心疼的吻着她的香唇,下身不敢动。

    “你可以试着慢慢动了。”良久,舒媚不那么痛了,主动提醒秦浩。

    当一场感情与灵魂随着水乳**而升华后,两人都知道,自己再已离不开彼此了。

    舒媚趴在秦浩怀中,轻声道“秦浩,我们彝家妹敢爱敢恨,你千万不能扶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傻瓜,苍天可变,此情不渝。”秦浩抚摸着她光滑的香肩,情话是一丢加一丢。

    特么的,要是有人买过地摊上十块钱一本的恋爱大典,就会知道,这句甜言蜜语在恋爱宝典一百页出现过……

    “秦浩,你说林姐姐肯定很恨我吧,她那么信任我,我却抢了她的男人。”刚jin ru热恋期的女人是非常敏感的,离她们越近,她们感觉越抓不住。

    “你真傻,这哪里是你抢的,分明是我太帅,让你意乱情迷。”秦浩又犯贱了。我真想说,你虽然不丑,但和帅真没多大关系。

    两人就这样一直呆着,舒媚变着法的套秦浩的情话,而秦浩挖空了脑袋,想着法的满足舒媚。

    等舒媚趴在他身上睡着后,秦浩扳着大拇指数道“傲雪、若兰、语贤、媚儿,四个,我去,老子这一不小心就泡了四大美女,要是爸妈知道,二老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唉!人贱到这一步,你除了鄙视之外,还能怎么样?人至贱则无敌,看来秦浩是要将贱之一字的内涵发挥到极致了。

    舒媚睡得很香,在睡梦中,她梦见自己穿着圣洁的婚纱,秦浩穿着帅气的礼物,单膝跪在她面前,亲手为她戴上象征爱情永恒的钻戒。周围全是羡慕的目光和祝福的掌声,她笑了,她笑得那么美,秦浩笑得那么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