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送红尘走
    在卫生与廉耻之间,舒媚最终还是选择了wwん.la就在秦浩的眼前,拿着纸巾的小手,**着伸向私密处。

    终于清理干净,舒媚如释重负的将纸巾丢尽垃圾桶,不止脸色涨红,连身体都变得滚烫。

    最羞的事都经历了,后面的舒媚也习惯了。秦浩抱着她,刷牙、洗脸,全都弄好后,秦浩抱着她回到客厅,让她坐在沙发上。

    “你今天哪里也别去了,等会我给你叫外卖,我要去医院照顾个朋友,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秦浩拿出手机,打开团购软件,让舒媚选。

    “你先去忙吧,我没事的。”秦浩留下只会造成尴尬,难题已解,舒媚也不打算耽误秦浩的时间。

    等外卖送到后,秦浩才离开。当关门声响起,舒媚心里突然有些空落落的。

    医院里,秦浩买好了吃的,刚走进病房,谢清雨就愤怒的瞪着他。

    “抱歉,事情有点多,麻烦你了。”秦浩先声夺人,认罪的态度较好,谢清雨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事,病人已经醒了,情况切正常,你不用太着急了,我先走了。”谢清雨提起小挎包。

    “我买了东西,起吃点吧,要不然我会愧疚的。”秦浩真的有些愧疚,人家个女孩子,上了夜的班,和自己又不熟,借自己衣服,还帮自己照看病人,如今这年头,这么善良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不用了,我困死了,先回去睡觉了。”谢清雨拒绝了秦浩,头也不回的走了。

    “红尘,你怎么样了。”秦浩没去挽留谢清雨,急忙来到病床前。

    “秦浩,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是到了云阳,梅花k才告诉我认为,我想通知你已经来不及了。”红尘苍白的脸上有些愧疚。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也不会被逼杀人。眼镜是我让人做掉的,难道你不恨我?”

    秦浩不解,那个神秘的组织不可能不告诉她真相,眼镜是她男友,她应该恨自己才对。

    “恨?我怎能不恨,可组织里见到的那些的东西,让我恨不起来。也许,眼镜的死,对他而言,是种解脱。秦浩,我要回去。”红尘突然爆发出恨意。

    秦浩感觉得到,红尘不是不恨自己,相反,她恨自己至极。但,她更恨的是背后的组织。

    “不行,你不能再回去了,他们都死了,就你人回去,他们会怀疑的。”不管红尘如何恨自己,秦浩也不想红尘再冒险了。

    从现实来看,红尘其实是个可怜的女人。学了手黑客技术,却被神秘组织盯上。男友死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神秘组织,而秦浩这个间接的仇人,她却只能恨,毕竟秦浩救过她的命。

    “你会安排的,有你的安排,他们不信也得信。”红尘有些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秦浩居然快速出手,把呃住她的喉咙,怒喝道“臭婊子,说,是什么人派你来的,你为何而再再而三的和我对。”

    红尘眼里闪过惊恐,致命的窒息感,让她意识到随时都会死。突然,她的眼角捕捉到病房门口有人影。

    “说,在不说我就弄死你。”秦浩凶残狠辣的目光,如真要吃人样。

    红尘挣扎着,双手抓着秦浩的手,眼神挣扎。秦浩手松了些,红尘咳嗽几声,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秦浩,你杀我男朋友,逼得我成为警方的通缉犯,我和你不共戴天,没人指派我,就是我要杀你全家,给眼镜报仇。”红尘的表情,真的爆发出巨大的仇恨。

    “哈哈,杀我全家,就凭你这臭婊子?昨夜老子人就干掉你那些废物同伙,想报仇,你做梦吧。臭婊子,等晚上,我就把你扔给流浪汉,让你欲仙欲死。”秦浩如恶魔样,没有点对女人的怜悯。

    “秦浩,你这杀千刀的,我红尘生不能替眼镜报仇,死也要缠着你,和你不死不休。”红尘气得咬牙切齿,怨毒的大吼过后,两眼黑,晕了过去。

    “哼,和我斗,也不看看你有几分几两。”秦浩冷哼声。

    病房门口的身影,见秦浩要转身,急忙几个闪身就进了隔壁的病房。

    秦浩拨通罗老虎的电话,让他派几个人过来。人来了后,秦浩吩咐他们,天黑,就将红尘带离医院,扔给流浪汉,吩咐完,秦浩就带着阴沉的神色离开了医院。

    秦浩走后,隔壁病房的男子出来,他居然是冶金集团的陆如风。陆如风跟在秦浩身后,见秦浩的确离开了医院,这才发了条短信出去。

    陆如风,冶金集团董事长。直想要打入房地产行业,可耗费巨资后,竹篮打水,儿子陆金权被秦浩送进监狱。

    冶金集团的资金危机,就是神秘组织帮他解决的。他此刻出现,不可能是巧合。

    晚上八点多,天空下着蒙蒙细雨。罗老虎派来的人,推来辆病人推车,将红尘放在推车上,推出了医院。

    他们刚出医院,医院的停车场就出来辆车跟上。等他们将红尘扔在大桥之下的流浪汉之家后,后面跟着的车子上,等他们离去后,快速冲下桥,将红尘抬上车,快速消失。

    被舒媚个电话就屁颠屁颠跑到舒媚住处的秦浩,收到短信后,神秘笑。

    他是兵王,兼职干点特工的工,如何取得他人信任,打消怀疑,这点还难不倒他。

    “我感觉你的笑容总是很阴险,是不是又在算计人了。”舒媚话出就后悔了。

    “小媚媚,说,今天是谁把屎把尿的照顾你。”

    “呕……王八蛋,没看到老娘还在吃饭么。”

    舒媚怒了,从沙发上扑到秦浩怀里,记记粉拳,拳拳到肉。

    “你还反了天不成,看我抓奶龙爪手。”

    秦浩愣了,舒媚呆了!秦浩发誓,他不是故意的。谁知他伸手,舒媚就直起身体,抓奶龙爪手真抓到奶了。

    空气瞬间凝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