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和梅花k合作
    秦浩四人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树林中不时传来枪声,秦浩脸色走在前面,在灌木丛中小心翼翼的开路。

    突然,秦浩抬手示意后面的人停止,手势一打,陈梓萌等人立即做好隐蔽。

    回头用手势示意三人隐蔽,不许出声后,几个闪身就消失了身影。

    前面,两个缅甸人抬着枪搜索过来,秦浩悄悄的摸到两人身后。

    手里拿着军刺,悄悄靠近两人,突然如猛虎一样扑出。扑倒左边的武装分子,滚落到地时,军刺已经割断武装分子的喉咙。

    右面的武装分子脸色大变,枪口迅速瞄准地上的人,可入眼的是自己的同伴。

    武装分子冒着冷汗,小心翼翼的靠近,枪口对准了地上的人。就在这时,趴着的武装人员被推开,露出一张白净的脸。

    武装人员大惊,刚要开枪,一柄军刺向他喉咙飞来。他还没有扣下扳机,军刺已经穿过他的喉咙。

    武装人员脸色痛苦,丢掉步枪,双手捂着喉咙,试图自救。但咕噜咕噜往外冒的鲜血,却让他绝望。

    秦浩扑身而上,军刺一拔,血柱直飙中,一手撑着武装人员,不让他倒地弄出声响。

    解决了两人,秦浩回程与陈梓萌他们汇合,继续上路。当走过两具尸体旁,张超和李昂脸色一变,震惊的看了一眼秦浩的后背。身为特警,他们自然能看出,这两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已毙命。

    “你果然是职业军人,我还是那句话,为你的祖国效命,一年有多少钱?做我的保镖,我给你百倍。”梅花更加意动,从两人的死亡,他肯定秦浩的实力绝对很强。

    “钱是好东西,但昧着良心赚钱,再多也是对我的侮辱。”秦浩冷笑一声。

    梅花还想再说什么,见秦浩眉头皱着拿出卫星电话,变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电话里说什么。

    秦浩走到一旁接通电话,杜天豪愧疚道“秦先生,非常抱歉,省委拒绝了我们出境支援你们的请求。”

    秦浩眉头一皱,不过他能想的通,没有十足的证据,缅甸方面也不会同意华夏的特警入境。

    “秦先生,还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您,杨队长在国境线上受到袭击,现在还昏迷不醒。他们是华夏人,其中有个女人,年龄不大,你要小心。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万一,击毙老。”

    “华夏人,袭击特警队,有意思了,杜局长,你放心,老我一定带回国,但我建议,你们立即着手追查袭击特警队的华夏人是什么来历。”秦浩笑了,这趟任务,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秦浩挂了电话后,看着梅花淡淡道“老先生,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呵呵,吃我们这碗饭的,坏消息往往预示着好消息,我先听坏消息吧。”梅花淡淡一笑,没有一点阶下囚该有的惊慌。

    “坏消息是,领导给我最新指示,随时可以击毙你。”

    秦浩的话,不止梅花一惊,包括陈梓萌三人也脸色一变,他们看向秦浩,见秦浩微微点头瞬间明白,他们没有支援。

    “果然不是好消息,那好消息呢,我想,浩先生对好消息肯定十分失望。”老对坏消息那是意料之中,但,他不认为就凭秦浩四人,就能冲过封锁线,带他回华夏。

    “好消息是,一个女人袭击了华夏特警队,我想她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嘛是为了救你。而第二个刚好与第一个相反,她在逼我杀了你。”秦浩阴森一笑。

    他的嗅觉,比杜天豪更敏感。袭击特警队的人是从华夏入缅甸国境,特别是最后出手的女人,她完全可以干掉杨队长,但她只打中杨队长的双腿,这就值得深思了。

    一个能打断双腿的枪手,你有什么理由怀疑她打不中你的头。所以,秦浩怀疑,最后出手的女人,是有意为之。

    “什么,你说是一个女人袭击了华夏特警队?”梅花突然不淡定了,他眼里的惊慌,秦浩立即捕捉到,不由得心里一动。

    “看来我猜对了,也许不用我动手,就会有人干掉你,这就有意思了,狗咬狗的戏码,我一向很感兴趣。”

    秦浩从梅花的眼神里,瞬间推断出一个可能。贩毒集团,为了保证集团的安全,往往会想办法在落入警方的同伙招供之前将同伙干掉,显然,老已经被他的组织抛弃。但,秦浩不知道,他还是推断错了。

    “我明白了,浩先生,我想和你做笔交易。”梅花沉思了一会,突然爆发出阴森的目光。

    陈梓萌三人脸色大变,陈梓萌急忙道“不可,我们不能违反禁令。”

    和毒贩的任何交易,都必须向上级请示,只有得到上级的批准,方可进行。如果秦浩私下和毒贩交易,即使毒贩最终自首,秦浩一样要受到处分。而秦浩不是警队的人,很可能被判刑。

    “不急,我倒有兴趣想要知道,老先生的交易。”秦浩示意陈梓萌稍安勿躁,感兴趣的看着梅花。

    “我和老先生到那面聊聊,你们在此等候。”秦浩带着老远离三人。

    “陈处,秦先生这是要干什么,出了问题,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张超有些焦急。

    “是啊,陈处,要是放跑了老,我们这一趟可就白忙活了。”李昂也不赞同秦浩的做法。

    “实话跟你们说吧,他主动jin ru此案,杜局授予了临机专断之权,他怎么做,都是合情合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配合他。”陈梓萌比他们还要担心,可她愿意相信秦浩,秦浩不是一个轻易乱搞的人。

    “可……”两人还想说什么,但见陈梓萌态度坚决,也不好在说什么。从级别上,陈梓萌是他们的领导,虽无调动他们的权利。

    大约一刻钟,秦浩和梅花回来了,秦浩放开了梅花,将绑手的衣服扔给张超。

    “走吧,下面,又老先生带路。”秦浩懒得跟三人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