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你就是老k
    陈梓萌一脸懵逼,秦浩这反应也太激烈了吧,听不懂缅语的她,也只能这样了,否则,她还不笑了岔气。

    “***,二位,老子决定了,以后就只从你们这里拿货,纯度就按这个,怎么样?”秦浩激动过后,丢出一个让两人欣喜的提议。

    “当然可以,我们很乐于跟浩先生合作。”光头淡淡的点头。

    秦浩将光头的表情收在眼里,心里一动,从jin ru寺庙以来,光头都极为冷静,独眼对他也太过恭敬。如果只是一个区域负责人,秦浩抛出这么大的供货量,不至于这么平静。

    除非,在光头负责的交易中,秦浩要求的供货量不算大。秦浩要求的供货量真不大吗?不可能,华夏打击毒品犯罪那么严厉,十斤级的就已经是大客户了。

    秦浩瞬间想到一个可能,在云阳逮捕的缅甸人,口供中交代,老k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如果老k是个缅甸高僧,那他的身份,就可轻易伪装。高僧,在缅甸极受尊敬,没人会去怀疑,一个高僧会是一个大毒枭。

    想到这里,秦浩突然开口道“老k先生,不知我的供货量你们可否保证。”

    “当然能保证,我是说,老k先生重视信誉,只要浩先生有钱,货不是问题。”光头脱口而出前半句,脸色明显有剧烈的变化。这是自开始,他平静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变化。

    “你就是老k。”秦浩突然站起来大喝一声,眼神凝视着光头的眼神变化。

    光头的眼睛闪过一个惊疑,刚要说话,秦浩突然出手,军刺横在光头的喉咙前。

    “浩先生,你大胆。”独眼脸色一变,一拳向秦浩轰来。

    秦浩拳头猛击而出,两人拳头迎空相撞,独眼被震得倒退几步。秦浩从桌子上一个翻跃,站在光头身后,左手按着光头肩膀,军刺横在喉咙上,用汉语说道“老k先生,我代表华夏警方宣布,你被捕了。”

    “别动!”独眼还想出手,陈梓萌眼疾手快,迅速拔枪,瞄准了独眼。

    独眼脸色巨变,阴森的瞪着秦浩,呵斥道“混蛋,你们是条子,可这里是缅甸,你们没有执法权。”

    “独眼,给我闭嘴。老k先生,请吧,华夏的警方已经恭候多时了。”时间紧迫,秦浩不给独眼拖延时间。

    老k站起来,淡淡道“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条子,我欣赏你的胆气和能力。条子一年才几个钱,我给你一百倍,做我的保镖如何?”

    老k居然会说汉语,而且还相当流利,陈梓萌大喜,这人居然是老k。小心翼翼的移动到独眼身后,手枪指着他的脑袋。快速搜过他的身,将藏在身上的手枪丢掉,紧张的用枪顶着独眼的脑袋。

    “老k,别我跟我废话,走。”秦浩押着老k出了房间,陈梓萌押着独眼。

    一出寺庙,张超和李昂脸色一变,张超急忙去开车,李昂迅速上前,将老k身上的武器搜掉后,和陈梓萌一起控制着独眼。

    张超迅速将车移动到寺庙门口,打开车门。独眼带来的保镖,见秦浩他们押着老k两人出来,迅速子弹上膛,双方形成了对峙。

    “给我滚开,否则我要他的命。”秦浩挟持着老k向前,独眼的保镖慢慢后退,到了车旁,秦浩一把将老k推上车。

    陈梓萌和李昂立即放弃独眼立即冲上车,秦浩跳上副驾驶,大喝道“开车。”

    张超一脚油门到底,兰德酷路泽直接撞开奔驰,向华夏方向冲去。

    “混蛋,快开枪!”被放弃的独眼暴怒,怒吼声中就跳上奔驰车。

    砰砰砰!

    突击步枪的子弹打在兰德酷路泽车尾上,火花飞溅。

    兰德酷路泽上,秦浩快速拔枪,手伸出窗外,对着奔驰就是一枪爆了奔驰的车胎,让独眼他们无法追击。

    “秦先生,路被挡住了。”张超突然尖叫一声,前方,村里的缅甸百姓,站在路中央,挡住了车辆。

    “给我冲过去。”秦浩眼里没有任何怜悯。

    “什么,他们是老百姓……”陈梓萌和张超同时出声。

    “他们不是华夏的老百姓,他们是在帮毒贩,给我冲。”秦浩在缅甸执行任务的次数很多,知道缅甸人的尿性。

    可以说,这些老百姓简直愚昧无知。即便是让他们把女儿送给高僧做性玩具,他们非但不会抗拒,反而会觉得是无上光荣。

    其实,这不是简单的愚昧无知。一个国家的贫穷,往往造成国民不幸福。而不幸福的人,都会找心灵寄托,佛教能发展起来,正是因为人,都需要一个精神寄托。

    华夏古代何尝不是今天的缅甸,特别是晚清时期,一个人连饭都吃不饱,就会胡思乱想,寻找一些不存在的东西来做精神寄托。

    “啊……”

    杜天豪命令过张超两人,必须听从秦浩的命令。虽然不愿,但还是双手紧握方向盘,加油向挡路的人冲去。

    一车子的人,只有老k和秦浩保持着没有怜悯的表情,后排控制着老k的陈梓萌和李昂脸色惨白。

    事实证明,在生命威胁之前,什么信仰都是狗屁。当车子咆哮着冲过来,挡路的人惊慌逃离,有两个跑得慢,被车子撞飞。

    老k脸色一变,看了一眼副驾驶的秦浩,淡淡道“你不是普通的警察,你是职业军人。”

    “闭嘴。”秦浩回手,枪托狠狠的砸在老k脑袋上,老k顿时满头鲜血,意识模模糊糊。

    “你干嘛?”陈梓萌愤怒的瞪着秦浩,华夏警察不轻易打人,秦浩的做法,在陈梓萌眼里,那是违反警队禁令。

    “闭嘴,让他磨磨唧唧,我们别想逃出去。”任务就是任务,个人是个人。一但jin ru任务,秦浩一切以完成任务为目的。

    后面,独眼脸色阴沉,急忙从奔驰车中摸出信号枪,对着天空发了信号弹。

    “给我追!”发射了信号弹,独眼带着保镖跑步追击,枪不断的向兰德酷路泽射击。不过,他们毕竟不是职业军人,山路又弯弯曲曲,始终没有打中轮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