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独眼大师
    张超和李昂将车停在广场停车场,在佛寺正前方的冷饮吧里点了两份果汁。

    “线人jin ru了佛寺,佛寺有狙击手,现在可以肯定,佛寺并并不寻常。”张超把情况汇报给杜天豪。

    “继续监视,除了保护线人之外,切不可轻举妄动。”杜天豪脸色一沉。

    佛寺,在傣族心目中是神圣不可侵犯之地。牵涉到佛寺,杜天豪也不得慎重。否则一但引起傣族群众哗变,后果不堪设想。

    jin ru阁楼,秦浩目光快速扫视了一眼房里,禅座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师敲着木鱼,慈祥庄严。

    “兄弟,请先坐,大师正做晨课,很快就好。”牛大力招呼两人坐下,一旁的小僧奉上香茗。

    秦浩点点头,坐下后,眼神关注着中年大师的体魄,特别是他敲击木鱼的速度和手势。

    秦浩眉头紧皱了,突然随意道“五年前,我曾有幸在此相识斑斓大师,一夜长谈,我们奉为知己。可惜,听说斑斓大师两年前圆寂,想不到当年一别,就成了永别。”

    秦浩话音一落,中年大师敲击木鱼的手一僵,秦浩清晰的看到,中年大师的身体,微微一紧。

    僵硬了两秒,中年大师继续敲击着木鱼,口中喃喃着佛经。

    秦浩继续道“傣佛,与内地罗汉佛大有区别。鄙人因从小爱好佛学,内地罗汉佛,传承于大乘佛教,而傣佛,传源于小乘佛教。斑斓大师这一去,鄙人少了个研讨佛学的良师益友。”

    “斑斓大师得佛祖点化,超脱俗世。施主既是斑斓大师的良师益友,该为大师高兴才是。”中年大师敲不下去了。

    这一开口,秦浩目光一冷,他根本没有来过此佛寺,佛寺中也没有斑斓大师。现在,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位大师,是贩毒集团里的重要成员。

    “大师说的是,斑斓大师修成了正果,鄙人该为大师高兴。大师,请问你参的是大乘佛教呢还是小乘佛教。”

    秦浩这话,如果是问佛寺里真正的大师,必然会迎来佛寺的不友好。虽说佛家说的佛无南北,没大小之分。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都视对方为异类。

    “佛无南北之分,佛无大小之别,施主又何必纠结于老衲所参之佛。”中年大师脸色一变,他还真不知道傣佛参的是大乘佛教还是小乘佛教。

    “大师说的对,大师,鄙人也是礼佛之人,大师这样背着鄙人说话,鄙人很不习惯。”看不到对方的眼睛,就无法分析对方的心理活动,秦浩逼中年大师转身。

    中年大师转过身来,陈梓萌吓得脸色一白,差点就惊呼出声。中年大师没有左要,而是一块触目惊心的伤疤。秦浩心里冷笑,要是连枪伤他都看不出来,那他就白在部队那么多年了。

    中年大师的左眼受了枪伤,可他居然没死,这是多么逆天的运气。从伤疤上看,子弹是正面射进他的左眼里,理论上,子弹至少能击破他的小脑,除了开颅手术,他必死无疑。可是,他的光头上,并没有开颅手术的痕迹。

    “女施主,老衲惭愧,这幅尊容吓到你了。”中年大师愧疚一笑,可在陈梓萌看来,却是面目狰狞。

    “没……没事,是我接受能力太差,不怪大师。”陈梓萌不自然的笑了笑。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牛施主,你们暂且退下,老衲和贵客研讨佛学,你们不可打扰。”中年大师挥挥手,牛大力等人恭敬的退下,顺手将门带上。

    “来了!”秦浩暗道一声。

    “施主,海各天边、洛水无涯、因果关系、可昭日月、要明所以。”中年大师的话,让陈梓萌一脸懵逼,这五个半句,前言不搭后语,是什么意思?

    “大师,时不我待、斤斤计较、以今为首、下启承前、不驱今世,要风得云。”

    陈梓萌更懵逼了,秦浩说的更乱,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胡言乱语?

    可是,她清晰的看到,中年大师那微微有些狰狞的右眼,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惊讶。

    其实,这是毒贩之间的暗语。我们把每个半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听的明白了。中年大师说的是“施主,**可要。”而秦浩说的是“十斤以下不要。”

    这就是为何秦浩肯定没有他的随行,陈梓萌必死无疑。因为,她连毒贩之间的暗语都听不懂。一个大毒贩,怎么可能会把你毒品卖给一个连暗语都听不懂的买主,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施主好高的佛学,三日后下午四点,老衲准备在瑞丽江上举办一场佛学论坛,施主可记得赴约。”中年大师微微一笑。

    “当然,大师诚恳相邀,鄙人必然赴会。大师,钱虽非万能,货达两极,两点相触,讫直达末。”秦浩后半句,又将陈梓萌搞得一塌糊涂。

    “施主的佛学,让老衲佩服,施主请喝茶。”中年大师手一抬,示意秦浩喝茶。

    一个时辰后,奔驰车送两人回程。回到酒店,陈梓萌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们说的是什么,那肯定不是佛学。”

    “想知道?”秦浩猥琐一笑。

    “废话!”陈梓萌直翻白眼。

    “唉,这么热的天,要是洗个鸳鸯浴该多妙。”

    “你真是坏透了!”陈梓萌红着脸被秦浩抱起浴室。

    没多大一会,浴室就传来美妙的乐章。半透明的玻璃浴室外,可以看到两道黑影结合在一起,做这某种原始的动作。

    浴室里,花洒喷着水,秦浩从后面抱住陈梓萌,两人零距离接触,秦浩嘿嘿道“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要参与进来了吧。”

    “这些社会的流毒,果然够狡猾的。说,你不会干过这事吧,否则你怎么会他们的暗语。”陈梓萌身体发软,秦浩这王八蛋,连传授自己经验,那跟宝贝都要在自己体力冲撞,搞得自己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

    “好好学吧,想要抓更多的毒贩,你必须学会他们那一套。”秦浩猥琐的阴笑中,突然加速**,陈梓萌趴在浴台上,欢快淋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