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孔氏小霸王
    傣市人民医院,在秦浩面前装逼却被秒杀的青年躺在病床上脸色铁青。在傣市这边境城市,秦浩还是第一个敢揍他的人。

    傣市,地方虽小,但因和缅甸接壤,鱼龙混杂。大街上一个小混混,他的背后都有可能和缅甸的一些黑帮势力有关系,所以,千万不能小看这地方。

    在傣市,商业奇迹是景程集团,那道上的奇迹就是孔氏家族。景程集团用二十年的时间垄断了傣市的各行各业,而孔氏,就垄断了整个傣市的地下交易市场,且向周边城市辐射。

    因为垄断,孔氏被调查的次数多到令人发指。但,孔氏的关系网太深,孔氏又隐藏的太深,每次调查不是被迫终止,就是抓到一些小鱼小虾。

    这些被抓到的小鱼小虾,死咬着不松口,因此,至始至终,孔氏的江山都十分稳固。这些小鱼小虾在监狱里吃香的喝辣的,他的家人有孔氏照顾,但如果供出孔氏,他们的家人第二天就会沉尸瑞丽江。

    瑞丽江,傣市的母亲河,也是傣族重大节日泼水节取水地河。每年从瑞丽江打捞上来的尸体少则数十具,多则上百具。

    当然,因为瑞丽江鱼虾丰富,吸引了本地不少垂钓爱好者,正常溺亡实属正常。而非正常溺亡的,有一半与孔氏有关。

    近几年,在国家高压反**和打非扫黄下,孔氏越发的低调,涉及的产业,都交给代理人打理。

    本地有句顺口溜傣市一商一霸,坐豪车、住豪宅,有事没事捐点款,百姓就得感恩戴德。

    这句顺口溜,听着是赞美景程和孔氏,实则是讽刺一商一霸霸道至极,能赚钱的他们都要插手。

    众所皆知,傣市农业三大产西瓜、香蕉、甘蔗。这三大产本是农民养家糊口的生计,可近几年,随着全国经济增长,国民富裕,这三大农产品的价格也一年一个样。

    05年时,三毛钱可以买一个五公斤的西瓜,但今天,批发价已经是三元一公斤。这么大的商机,景程和孔氏自然不会放过。

    大片农田被兼并,景程还好,保持着商人的底线,给予老百姓不算太差的经济补助,同时,水果产业园的员工,以被兼并农田的主人为主。

    可孔氏就不同了,凡是孔氏看上的农田,不择手段都要弄到手。以低于景程一半的租赁价强租农田。你说价格太低不租,这好办,你家孩子上学的学校随便找个理由把你的孩子开除,或者你的家人上班的单位给你降职或者解除劳动合同。

    这些还算仁慈的,如果孔氏狠辣之时,夜间你一家人睡觉时,你的房子突然着火了,或者莫名其妙的塌方了。这还不算,有时夜间一帮人冲进家里,一顿殴打……

    有人说你干嘛不报警,好吧,如果你报警,那就是逼孔氏更加残忍的对待你。警察还没到,孔氏的人就到了。

    他们不会动你,但会让把你的孩子或者家人丢到缅甸,去那面的黑帮开设的工厂里打黑工,除了一顿两餐与喂猪差不多的伙食,你没有一分钱和自由。

    如果想逃跑,运气好的被当地警方抓到,遣返回国,罚款,拘留。如果运气不好,打死打残没人管。

    可见,孔氏是多么的臭名昭著。而孔笑夫,孔氏族长独生子,从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背着继承人的头衔,可见他是多么的风光。

    孔笑夫,比他老子和几个叔叔还要心狠手辣。这个家伙经常流连赌场,别以为他好赌,其实,他爱好的不是赌博。而是一掷千金后,踩人的快感。

    因有孔氏背书,被踩之人是敢怒不敢言。这家伙不喜欢和富豪赌,就喜欢玩个几十万上百要。输了,他就说赢家出千,然后各种殴打和装逼。赢了,就逼迫输家向他借钱。

    被逼借下高利贷的,一但无法还钱,不是把名下的地产或者土地给他,就是帮他办事。这办的事,全是违法。比如去做送毒品的马仔,或者去学校里绑架漂亮的高中、大学生给孔笑夫娱乐。

    孔笑夫遇上秦浩,第一次失手,踩人反被踩,孔笑夫岂能忍受得了这奇耻大辱。

    躺在病床上,等着去找秦浩的小弟楚白。房门推开,在赌场里被他扇耳光的楚白进来,脸色惊恐的汇报道“少爷,人已经查到了,就住在景程大酒店里,只知道他叫浩哥,和老的两个马仔关系不错,好像是从内地来寻找货源的。”

    “废物,他是老的人又能怎样,本少爷要他死,你是耳朵出问题了还是不想干了。”孔笑夫脸色暴怒。

    楚白惊恐的跪在地上,急忙说道“少爷,他住在景程大酒店里,老爷交代过,没有必要,不许去惹景程集团。而且,而且老是缅甸那面的人,我不敢动他啊。”

    楚白的惊恐,可想而知孔笑夫平常有多狠辣。小弟清晰的记得,他的前任,也就是孔笑夫的跟班,就因为一个可以原谅的小小错误,就被孔笑夫喂扔进被打了兴奋剂的野象园里,被发狂的野象活活踩死。

    “哼,总有一天,本少爷要拔了景程集团这颗钉子,让他处处和孔氏作对,去盯着他,只要他一离开景程大酒店,就给我干掉他。”孔笑夫冷哼一声。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办。”楚白如释重负,急忙退下。但他知道,他只是过了眼前这一关,如果不能干掉秦浩,他必死无疑。

    “混蛋,敢惹这个煞星,真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害得老子也要提心吊胆。”出了病房,楚白愤怒不已,恨死秦浩了。

    “哼,要不是你是孔氏的继承人,你给老子提鞋都不配,一提老,你就变脸,你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楚白的两句抱怨,透露了两条重要的讯息。孔氏与景程集团不合,老来历非凡。

    景程集团和孔氏不合很好理解,一商一霸,涉及的利益自然有重合。但老,居然让小霸王孔笑夫都忌惮,这就有点惊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