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做卧底
    第二天一早,秦浩送陈梓萌去市局,他就在市局外等着。刚到九点,汪天宝来电。

    “秦总,一个叫刘琪琪的女人找到李佳琪,想要入股我们集团,你的意见是?”

    “她来自哪里?知不知道我的股权在质押中?”秦浩眉头一皱,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已经查清了,她来自首都,她知道您的股权在质押中,但她似乎不在乎,只寻求入股之后,您的股权解除质押,在将她的应得的股权转过去。”

    “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啊。答应她,以现在的股价,每五百股一票投票权转给她百分之十。”李建仁阴笑一声,鬼魅魍魉都跳出来了,自己不接,岂不错过了大好的机会。

    “卧槽,你真够阴的。”从不爆粗口的汪天宝居然都爆粗口了,可见秦浩有多阴险。

    “你说什么?”

    “我说秦总太睿智了。”秦浩语气一沉,汪天宝吓得赶紧改口。

    “这大清早的就和哪个妹子打电话啊。”秦浩刚挂电话,陈梓萌就站在车外,审视着秦浩。

    “我哪敢啊,有萌萌老婆我就够了。”千穿万穿,情话不穿。

    陈梓萌虽然知道秦浩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还是心里一乐。嘴上却不屑道“杜局要见你,跟我来吧。”

    局长办公室,杜天豪让陈梓萌先出去,严肃的看着秦浩问道“秦先生,你如何知道陈处长此行必死无疑。”

    “因为这不是普通的毒枭,我怀疑,那帮缅甸人,与金三角有关。”秦浩不客气的坐下,点燃香烟。

    “金三角不是都改重咖啡了吗,自沙昆伏法后,我们就没有再查到过与金三角有关的贩毒集团。”

    “那是因为他们的组织更加严密,行动更加谨慎。杜局长,沙昆之后,国内的毒品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每年以百分之十的速度增长,这其中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

    “你的意思是,金三角种植咖啡,是表象?”

    “换做是你,以前每年躺着赚千万,如今让你去做农活,一年赚几万,你会干?”

    “我明白了,那你又如何保证你不会泄密,能成功打入他们内部?”

    “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请求公安厅,随时做到抓捕的准备就行。对了,劝你一句,傣市的警察最好一个都别动用。”

    秦浩无法跟杜天豪解释,难道他告诉杜天豪,当年他参与了围剿沙昆的行动。难道他告诉杜天豪,缅甸警方并没有处决沙昆,沙昆虽然在牢里,但还能控制他以前的人马?

    “这本来不符合制度,但秦先生给我的直觉,似乎你有把握打入他们内部。好,我答应你,你的任务不止是打进他们内部,配合我们抓捕,还要保证陈处长的安全,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用这个电话跟我联系。”

    杜天豪的决定有些不理智,但从上一次秦浩挫败恐怖分子袭击,解救了人质,他相信秦浩不是普通人。

    “卫星电话,不错,有这玩意在,安全更加得到保障。”秦浩收起卫星电话,通讯录中只存了一个电话,名叫老杜。

    “老杜……”秦浩笑了,杜天豪尴尬的摇摇头。

    离开市局,陈梓萌都想不通,杜天豪怎么就答应了秦浩。可秦浩将过程说了一遍,陈梓萌又不相信。

    “我们需要先改变形象,以后你说话、走路,就是干什么都要改变以往的习惯。否则,你这样子,精明的毒贩一眼就能看穿你。”

    秦浩这不是危言耸听,大型贩毒集团里,有一部分特殊的人存在。他们有的出身是退役军人,有的是多年的老警察。他们的存在,就是分辨去交易之人的举动。

    不用怀疑,如果一个警察或者军人不改变平日的习惯,在他们眼下,一眼就可以看穿。

    对毒贩来说,他们不需要有证据证明你是不是真的的条子,只要有四十分怀疑,他们会选择毫不留情的把你干掉。这就是秦浩说的,如果陈梓萌和普通警察前去,必死无疑。

    一上午,两人都在改变着形象,直到中午,陈梓萌看着两人的形象,恨不得掐死秦浩这王八蛋。

    秦浩一身花花绿绿的非主流小西装,脖子上戴着一根花了五十块钱买来,比大拇指还粗的假黄金项链。特别是头发,居然烫了直立,还特么染成了金黄色。

    在看陈梓萌,一头秀发汤得比非主流还要非主流,连鼻子上都戴了个假环。这还不算,那身衣服,如果是让她爸妈看到,估计得直接赶出家门。齐破洞牛短裤,上身一套到处是破洞的体恤,风一刮,直吹肌肤。脚上一双恨天高,让陈梓萌走路都得小心翼翼。

    “王八蛋,我就说你没有好心,你把老娘弄成这样,就是为了满足你变态的心理。”车上,陈梓萌怒火滔天,因为秦浩开着车都不放过她,右手抚摸着她大腿根部,因为短裤的太短,秦浩随时可以碰到她的门户。

    “你懂个毛线,向你之前的形象,你第一关都过不去。”秦浩翻了个白眼。

    “我看你才是不懂装懂,和毒贩谈判交易,不都是西装革履,正派的打扮?”陈梓萌非常后悔,这形象要是让市局的人看到,她以后怎么在市局混。

    “你们是电视剧看多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毒贩集团里,没有人会穿得那么正式。他们比专业的卧底还要专业,他们身在什么环境就是什么人。能做乞丐,能做普通大众,也能做顶级上流人物。”

    秦浩摇摇头,还好自己一直对毒品工厂大案留意,否则,以陈梓萌的经验,想不死都难。

    秦浩打电话安排好了一切,和陈梓萌登上开往傣市的火车。选择坐火车,是给杜天豪时间,与公安厅和傣市公安局协调好。虽然不动用那方的警力,但到人家地盘上办案,必须先得到傣市的同意。

    同时,他们选择坐火车,路上有足够的时间给陈梓萌灌输一些卧底的经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