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身在豪门的悲哀
    秦浩嘴上是拒绝的,心里是接受的。当冰语贤笨拙的含住他宝贝时,秦浩不自然的按压着冰语贤的后脑。

    冰语贤虽然神色痛苦,但心里却没有一点怨秦浩的心思。相反,还调整着自己,尽量是秦浩更舒服。

    秦浩舒服吗,不舒服。冰语贤毫无经验,何来舒服之说。冰语贤的两颗小虎牙,刺得他生疼。

    冰语贤没有不知道,此时秦浩的眼中,非但没有享受之色,反而有一股解恨。

    秦浩不知不觉间,手加重力道,粗大的巨物直入冰语贤深喉,冰语贤快要窒息了。

    此时,秦浩仿佛回到三年前的首都。秦浩一人一军刺,杀入一栋古堡中。

    古堡的主人姓冰,那一夜之间,秦浩数入几大家族。损失最惨重的就是冰家。因为,冰家是罪魁祸首,而其他的家族,是从犯。

    当秦浩放下武器,任由特种部队将他逮捕时,冰家死在他手中的人多达三十多人,加上其他家族,一夜之间,秦浩收割了上百人顶尖家族重要成员的性命。

    可以说,秦浩犯下惊天大案,从兵王沦为天字号牢房的囚犯,冰家是主要原因。

    想到是冰家让自己离开了挚爱的军队,秦浩眼里闪过一道戾气,放开冰语贤,拦腰抱起她,jin ru卧室扔到床上。

    冰语贤吃痛的闷哼一声,看到秦浩那如野兽见到猎物的眼神,身体一寒,有些惊恐的蜷缩着。

    秦浩粗暴的脱掉冰语贤的睡衣,一具还没有被开发的处子**,仅着白色小裤。

    秦浩眼神里的戾气突然消失,闪了自己一个耳光,拉被子盖上冰语贤,转身就走。

    “秦大哥,你怎么了,贤儿的身体你不喜欢吗?”冰语贤声音有些**,虽然她不知秦浩刚才为什么那么可怕,但她都被脱光了,秦浩还要走,这对女人来说,无异于侮辱。

    冰语贤从后面抱住秦浩,胸前还待开发的小白兔,与秦浩的后背,仅隔一件体恤。

    秦浩脸色一沉,淡淡道“冰语贤,刚才我冲动了。但,我们不适合,你可以找任何男人,就是不能找我。”

    “不,我只要秦大哥,我只爱秦大哥,除了你,我谁都不要。”冰语贤一个十**岁的少女,或许不懂爱情,但谁没年轻过?

    年轻男女,不需要面对现实之前,皆认为只要有爱情,就可天长地久。实际上呢,爱情,只不过是人生中放肆的一段青春而已。

    秦浩转过身,眼神盯着冰语贤的眼睛,审视道“如果我急用对付我的仇人,你也不悔?”

    秦浩原本是想逼退冰语贤,谁知冰语贤直接吻上了他的唇。秦浩没有回应,甚至冰语贤当成了空气。

    良久,冰语贤松开秦浩,坚定的说道“从小,我的理想就是找到一个我深爱他、他也爱我的男人。不论他的出身、容貌、年龄,只要他爱我,我就会用生命去爱他。爱,本就是互相利用。秦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如此防备,但我爱你,即使你利用我去干坏事,我也不后悔。”

    冰语贤太天真了,事实上,十**岁时的我们,又何尝没有天真过。我们何尝不是对自己的初恋许下用生命去爱他她,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

    冰语贤不知道,一但秦浩下定决心利用她,她的下场,将会超过她想象中的百倍不止。

    秦浩下意识的将冰语贤拉入怀里,让冰语贤靠在自己胸上,眼里挣扎了很久很久。

    秦浩终于下定了决心,将冰语贤抱起放在床上,亲吻着冰语贤的**。还是处子的她,怎么可能忍受得了秦浩的这老司机的手段,片刻,冰语贤就潮水泛滥,洁白的小裤湿漉。

    当秦退下她的小裤,绝密门户无所隐藏的向秦浩开放时,冰语贤脸色潮红,闭着眼睛羞涩不已。

    随着秦浩一声轻喝,一根炽热的巨物挺进门户。撕裂般的疼痛传遍神经,冰语贤双手死死抓着床单,痛苦的脸上,两行意义非常的清泪滑落。

    随着秦浩猛烈的**,疼痛变为舒服,情感变成**,冰语贤放开矜持,欢叫着美丽的乐章。

    几十分钟后,两人相拥一起,秦浩轻声道“你真不后悔。”

    冰语贤蜷缩在秦浩怀里,轻声说道“从小,我就住在一栋古堡中,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我一点都不快乐。他们逼我,无论学什么,都要最优秀。”

    冰语贤声音一顿,抱着秦浩的手微微用力。仿佛找到了一个安全的港湾后,继续道“从下到大,我无论做什么,他们都要干涉。我不喜欢的,不愿做的,他们都逼我去做。礼仪、文化、社交、学习,什么都逼我去学。这些我现在都很优秀,可我从小的愿望,不是成为他们眼中的大家闺秀,而是做一民普通的教师。”

    “我能来云阳,都是和他们交换的。我做到了他们所有的要求,甚至是超额完成,他们才同意给我三个月的假期。这三个月,我又便了大半个华夏,直到遇到秦大哥,我才停下自己的脚步。”

    听完冰语贤的话,秦浩暗骂自己卑鄙。当年的事,与冰语贤无关,他何必将一个身在大家族却悲哀的女人牵涉进来。

    如今虽然社会开放了,什么都追求自由。但,身在顶尖家族里,绝无自由可言。男人还好一点,从小就培养成一方强手,为将来管理家族产业而培养。

    但女人就不同了,从她们出生那一天,就背负着家族利益的包袱,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她们不能自由的爱情,她们的选择,只能是门当户对的利益牺牲品。

    向林傲雪这样的富二代,算是幸运的。但,如果不是秦浩有镇得住林震南夫妻的本事,他们一样会坚决反对。

    而冰家,论财富、地位,和清水集团的都不是一个量级。他们追求的更大,想要的更多。冰语贤从小就被按照顶级豪门所需要的儿媳妇标准去培养。目的只有一个,强强联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